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9 生活牢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29 生活牢籠字體大小: A+
     

    佟歡看到樣子有些滑稽又搞笑的陸一偉,眼睛里盈滿淚水,加重語氣反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陸一偉尷尬地笑了笑,看了看周圍道:「我剛路過這裡,看到街邊買糖葫蘆……」

    還不等陸一偉說完,佟歡一下子撲上去,手捧著對方的臉,紅唇如同磁鐵一般吸在嘴唇上,陸一偉吃驚地後退了一步,旁邊買糖葫蘆的商販更是瞪大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然後趕緊用手遮擋著臉,嘴裡喃喃地道:「現在的年輕人啊……」

    「佟歡……」陸一偉試圖推開佟歡,可對方穩如磐石,絲毫不動。引得路過的行人都停下腳步,紛紛投來異樣的眼神。

    一個深深的長吻結束,佟歡緩慢地將踮著的腳尖落到地面,一面桃紅般迷人的微笑,牽著陸一偉的手在東湖湖畔奔跑。寒風凜冽,夜色醉人,兩人飛馳而過拉出長長的影子,與燈影交輝,與星空互映,與大地交融,與心靈碰撞。陸一偉恍然出現了錯覺,是蘇蒙?是夏瑾和?還是……

    佟歡終於在體力不支後放棄了奔跑,彎著腰大口喘氣,看著陸一偉狼狽的樣子,忍不住捂嘴哈哈大笑起來。

    佟歡神奇般降臨在自己身邊,陸一偉始終不敢相信,一副無辜的表情抓起糖葫蘆,將最後一顆塞進了嘴裡。

    「我也要吃!」佟歡突然撒嬌道。

    陸一偉停止了嚼動,雙手一攤,含糊道:「只剩最後一顆了,沒有啦!」

    「我不管,我就要吃!」佟歡一個飛起,再次吻著陸一偉的嘴唇,霸道地從嘴裡奪出了那顆充滿愛意的糖葫蘆。

    「哈哈……」佟歡的笑聲在空中放飛著,像調皮的小精靈,臉上露出純潔而乾淨的笑容。

    佟歡的美麗與眾不同,她沒有大家閨秀般端莊,沒有小家碧玉般嬌羞,濃艷的妝容透露著成熟女人的魅惑,卻有一雙清澈見底的大眼睛,以及迷人性感的嘴唇,讓男人見了有一種欲罷不能的衝動。且有雙重性格,倔強起來像個女強人,嬌楚的時候又讓人憐憫。她的奔放能激起男人沉澱已久的慾望,一陣風后又讓人無比留戀懷念。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一個讓人捉摸不定的女人。

    「跟我來!」佟歡拉著陸一偉往前方奔去。

    來到一棟寫字樓的頂層,佟歡麻利地從包里掏出鑰匙,開起一扇玻璃門,打開燈,一個空曠而寬敞的舞蹈廳呈現在眼前,一堵牆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佟歡舞蹈工作室」。

    陸一偉一直懵懵懂懂,看到此後明白了一切,驚訝地道:「這裡是你的工作室?」

    「嗯。」佟歡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巴眨著,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笑容。

    上次與佟歡相聚的時候,陸一偉得知她要離開省歌舞團,於是提議她辦一家自己的工作室,沒想到佟歡說干就干,這麼快就做起來了,陸一偉興奮地左看右看,一邊點頭道:「好,好,挺好!」

    「好什麼呀!」佟歡上前一把將陸一偉拉到窗戶前,指著遠處三條的西餐廳道:「你剛才問我為什麼在這裡,現在知道了吧。」

    從這個角度,陸一偉可以清晰看到西餐廳里的陳設,恍然大悟道:「你看到我了?」

    佟歡倚在欄杆上,側著頭烏黑的長發披下來,在燈光的照射下更加迷人。笑著道:「我今天下午上課時看到你的車了,可我過去沒看到你,直到快要下課時看到了你的身影,呵呵,你說這是不是緣分啊?」

    陸一偉笑了笑,沒有回答。轉過身再次打量著道:「沒想到你行動這麼快,說干就幹了,挺好!效果怎麼樣?」

    「很好呀!」佟歡俏皮地道:「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接受了近100個學員了,就這樣還有好多人擠著要報名。馬上要寒假了,報名的人更多,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了。」

    聽到佟歡有了全新的生活,陸一偉由衷地替她高興,道:「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佟歡點了點頭,望著牆上印有自己名字的工作室,凝重地道:「這確實是我想要的生活。以前吧,總覺得自己是個演員,天生就是為舞台而生的。直到今天,我發現了舞台的另一個作用,那就是把我所學的傳授給孩子們,看到他們一天天進步,我心裡甭提多高興了,一偉,謝謝你!」

    看到佟歡一本正經的樣子,陸一偉反倒不自然了。避開眼神道:「謝我幹什麼,我又沒幫多少忙,其實你要謝的人是你自己,是你找到了另一種生命。」

    「是啊!」佟歡望著頭頂上的七彩燈感慨道:「過去的這些年,我感覺我一直禁錮在牢籠里,如同一隻供人玩賞的寵物,每日在無數雙眼睛下賣命地表演,除了得到掌聲和貪婪的吶喊,還有什麼,好像什麼都得不到。現在不同了,我自由了,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每天過得特別充實,這種生活,正是我想要的。」

    佟歡的話不經意間刺痛了陸一偉。佟歡從前在牢籠里,自己現在何嘗不是在牢籠里呢?每日緊繃著神經,面對各種接踵而來的明爭暗鬥,沒有一點自由,更多的是沉默和屈服,這種生活似乎永無止境,看不到盡頭。

    「想什麼呢?」佟歡側頭見陸一偉悶悶不樂,這一看不要緊,頓時大呼小叫起來:「呀!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傷成這樣,快讓我看看!」

    陸一偉極力躲避,嘴裡含糊道:「沒事,一點小傷!」

    「什麼小傷,都傷成這樣了,快點把外套脫掉。」佟歡心疼地道。

    陸一偉依然推辭,沒想到佟歡大聲一吼:「我讓你脫下來就脫下來,廢什麼話!」

    陸一偉被佟歡的一嗓子怔住了,木訥地站在那裡。佟歡走上前去,把外套脫掉,拉著他進了舞蹈廳一側的房間里,將其摁倒床上,道:「躺下!」

    陸一偉如同木偶般躺了下去,任由佟歡擺布。

    佟歡從抽屜里取出雲南白藥噴到傷口上,然後用紗布輕輕地揉著,眼神里流露出關切之情,還不時地用嘴吹著,一邊輕柔地道:「疼嗎?」

    許久沒有人這麼細緻入微地關心自己,陸一偉心裡莫名升起一絲感動,咬著牙搖了搖頭。

    「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不小心,你看磕成什麼樣了,淤青腫塊都這麼大。」佟歡一邊揉一邊善意地責備陸一偉。

    陸一偉的心被佟歡給揉化了。他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美妙的時刻,心潮澎湃,喉結不停地涌動,用鼻尖感受著佟歡身上散發出的茉莉清香。

    漸漸地,佟歡的手從下巴遊走到陸一偉的臉上,伴隨著短促的呼吸聲伸進了領口,指尖劃過肌膚的瞬間,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略)

    大汗淋漓之際,走廊里傳來一陣「叮叮噹噹」的皮鞋聲,陸一偉和佟歡兩人屏住呼吸側耳傾聽。不一會兒,玻璃門推開了,皮鞋聲越來越近。佟歡緊張地大呼:「我妹妹回來了!」說著,趕緊翻身慌亂地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手忙腳亂地穿了起來。

    「姐,你在嗎?」佟歡妹妹佟欣站在大廳里喊叫了一聲,見沒人回應,提著一大袋東西走進另一個房間。

    兩人麻溜地穿好衣服,佟歡望著一臉茫然且緊張的陸一偉,用手指輕輕地在鼻尖上颳了一下,貼耳小聲地道:「瞧你緊張的樣!我妹妹又吃不了你,呵呵。」說著,開門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