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0 不如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0 不如不見字體大小: A+
     

    「哎呀媽呀!嚇死我了!」佟歡突然出現在佟欣身後,著實把佟欣嚇了一大跳,捂著胸口平復道:「原來你在啊,怎麼叫了半天沒人應承?」

    佟歡看著打扮花枝招展的佟欣,雙手交叉於胸前,黑著臉道:「你昨晚又去哪鬼混了?怎麼到現在才回來?」

    佟欣抬頭看著威嚴的佟歡,拉著手撒嬌道:「昨晚有個同學聚會,吃完飯已經不早了,所以就住在那裡。姐,你別擔心我啦,我都長大了。」

    佟歡不放心地道:「你才多大啊,以後少出去鬼混,年紀輕輕的不學好……」

    佟欣不耐煩地打斷道:「好啦,我知道了!」這時,看到佟歡臉頰泛紅,她伸手觸摸了下,驚呼叫道:「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燙,是不是發燒了?」

    佟歡慌亂地低下頭,含糊道:「沒有的事。」說著,拉著佟欣走到自己房間。

    佟欣看到姐姐房間居然藏了個男人,再看看兩人不自然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一切。

    「一偉,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佟欣。」佟歡介紹著,陸一偉站起來一個微笑,大方伸出手自我介紹道:「你好,佟欣,我叫陸一偉,早就聽你姐姐講起過你,今日一見,果真漂亮!」

    佟欣確實比佟歡還要漂亮,鵝蛋臉,細葉眉,與佟歡一樣的大眼睛,五官更為精緻。尤其是近一米七的大高個,穿上高跟鞋差不多與陸一偉一般高了。眼睛清澈單純,長相天生麗質,笑起來多了份鄰家小妹般的可愛。

    佟欣被陸一偉帥氣的外形愣住了,尤其是那迷人的微笑,簡直讓人神魂顛倒。佟歡看到妹妹花痴的樣子,輕輕觸碰了下小聲道:「沒看到人家與你握手呢。」

    佟欣立馬伸出手握了一下,臉刷地一下子紅了,怯怯地藏在佟歡身後,貼耳嘀咕道:「姐,他長得真帥!」

    佟欣的這句話讓佟歡心放怒放,得意一笑,對陸一偉道:「我這個妹妹著實不讓人省心,大學畢業后在京城晃蕩了幾年,一事無成,成立了工作室后,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了,就把她叫了回來。你看,回來了也不安分,成天不知道瞎晃悠什麼……」

    「姐!」佟欣急忙打斷姐姐的話,不情願她當著外人的面批評自己,道:「我都這麼大的人了,能不能少說兩句。」

    陸一偉看著佟欣青澀害羞的樣子,勸說道:「佟歡,現在的年輕人追求思想解放,個性時尚,你也別太管著佟欣,我相信她有分寸!」

    「你看,你看!」有個人為自己撐腰,佟欣立馬腰杆子挺直道:「這位大帥哥都支持我,你以後少說兩句。」

    佟歡作為過來人,深諳如今社會的複雜和險惡,尤其是自己不慎落入深淵,不希望妹妹重複走自己的路。嘆了口氣道:「行了,你先回家吧,待會我也回去。」

    佟欣如同解放一般,頓時眉飛色舞。古靈精怪地抱著佟歡竊竊私語:「姐,這是不是我未來的姐夫啊?」

    佟欣小聲說,陸一偉全然聽到了。他沒有作聲,頭側向一邊,看著牆上的照片。

    佟歡看著陸一偉的樣子,故意道:「你問問他!」

    佟欣立馬走上前去,巴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道:「大帥哥,我以後是不是該叫你姐夫?」

    「這……」陸一偉尷尬地不知所以,跳過佟欣向佟歡求助。

    「行了,你回去吧。」佟歡見陸一偉不回答,略顯失望地道。

    佟欣走後,佟歡突然抱緊了身體,陸一偉見狀,將外套遞給佟歡。兩人並排著走到舞蹈廳,在一排椅子上坐了下來。

    沉默了許久,佟歡道:「一偉,我只問你一句話,你喜歡過我嗎?」

    陸一偉抬頭看著一本正經的佟歡,點了點頭。

    佟歡緊追不捨問道:「那你願意娶我嗎?」

    陸一偉被佟歡大膽的表白方式整懵了,習慣性地掏出煙點上,道:「佟歡,如果我早在幾年認識你,我會毫不猶豫答應你,可現在不能。我要特別申明的是,絕不是因為其他的,而是我邁不過心中的坎。」

    經歷過是是非非后,佟歡特別渴望有一個家。而她眼裡只有一個陸一偉,再也容納不下其他人。陸一偉的回答如同落地的茶杯,儘管沒有摔碎,卻發出刺耳的響聲,讓她心顫。其實她心裡清楚,陸一偉一定忌諱她曾經是丁昌華的女人。人之常情,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如此想。

    佟歡冷笑了一聲道:「都說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真的如此嗎?我這一輩子都是被人牽著走,好不容易可以直起腰版自食其力,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偉,我曾經和你說過,你是我唯一愛上的男人,你可以不娶我,但求你別離開我,行嗎?」

    陸一偉在事業上果斷乾脆,但在情感問題上,始終心慈手軟,不忍心傷害任何一個女人。面對佟歡一次又一次坦率的表白,他真不忍心傷害她,可不知為什麼,除了肉體的狂歡,佟歡始終走不進自己的內心。尤其是夏瑾和的不辭而別,讓他現在聽到結婚二字異常膽顫,不是不願意追求美好生活,而是對未來充滿了恐懼,害怕再一次被愚弄,被拋棄。

    陸一偉一支煙畢,道:「佟歡,我知道你心裡所想,我更希望你找一個好男人,我是十分失敗的人,在感情上尤為失敗,婚姻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責任和擔當,我承認有點東西做不到,與其以後傷得越深,還不如現在愛得坦誠。拒絕了你不等於一刀兩斷,希望我們還是好朋友。」

    佟歡的淚水瞬間流了下來,低頭無奈地搖了搖頭。側頭對陸一偉道:「僅僅是好朋友嗎?」

    陸一偉一臉茫然,沉默不語。

    佟歡突然站起來道:「陸一偉,你越這樣我越喜歡你,只要你一天不結婚,我就會不停歇地追求你,我要掏出真心讓你看看,我佟歡對你是真誠的。只要你不嫌棄我的身子臟,我甘願為你做一切!」

    陸一偉看著激動的佟歡,心裡掙扎地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佟歡不理會陸一偉,起身回房間麻利地換上舞蹈服,打開音樂,走到舞台中央道:「今晚,我要為你一個人起舞。」

    伴隨著音樂,佟歡翩翩起舞,讓陸一偉看得如痴如醉。佟歡越是這樣,越讓陸一偉心痛,一聲接一聲的嘆氣由心而發,嘆惋佟歡的命運,亦在嘆息自己的命運。

    一曲舞畢,佟歡一下子躺在舞池中央,嚇得陸一偉出了一身冷汗,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陸一偉連忙走過去,只見佟歡瞪著大眼睛,望著迷亂的燈光,眼角的淚水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你走吧。」過了許久,佟歡淡淡地道。

    陸一偉試圖將佟歡扶起來,沒想到被佟歡一把推開,道:「你走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看到佟歡這樣,陸一偉心裡倍感折磨。可愛情這東西不是強買強賣,不能因為同情和憐憫出賣自己的靈魂和初衷。陸一偉屬於慢熱型,並不是那種濫情之人,見一個愛一個。如果玩弄佟歡的情感,他完全可以答應,隨後拋棄,他完全做不到。

    思量再三,陸一偉哆嗦地站起來,向大門口走去。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看無動於衷的佟歡,柔弱的眼神流露出一絲溫存,推門離去。

    佟歡聽到陸一偉走後,緩慢起爬起來望著大門,心在滴血,淚淌成殤,她多麼希望陸一偉能夠返回來,再一次緊緊相擁。然而,陸一偉走了,走得那麼決絕,沒有回頭……

    陸一偉走出寫字樓,抬頭仰望依然亮著燈的工作室,搖了搖頭痛苦離去。

    他與佟歡,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本是兩個世界的人,硬生生走到了一起,背負著道德人倫的壓力,做出一些瘋狂的舉動。

    他決定,以後也不會再與佟歡相見了。因為每一次見面只會加重兩人的痛苦,與其這樣,不如不見。能夠給彼此留下美好的念想,若干年後回憶起來,也是一種幸福。

    陸一偉走了很長的路,最後在一家酒店門口停了下來。隨便登記了個房間,一覺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與李海東取得聯繫后,在上班之前趕回了南陽縣。回到南陽縣,陸一偉沒去組織部,而是徑直去了黨校。

    到了黨校院內,已經有兩三名公務員前來報到了,正站在大門口不停地跺腳取暖。陸一偉走向前去,關切地道:「你們是今天來參加培訓的吧?」

    「嗯。」幾個女生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那你們怎麼不進去?」

    一女生主動地站出來道:「許主任讓我們在這裡等著歡迎領導。」

    「胡鬧!」陸一偉憤憤地道:「快趕緊進去,這麼冷的天,別凍壞咯!」說著,將幾位小年輕帶到了二樓會議室。

    這是陸一偉擔任組織部副部長以來組織的第一次大型活動,所以他格外重視。組織這次培訓,一來是彰顯自己與其他人獨道的地方,另一方面,他要大力培養這支新興力量。他堅信,若干年後,南陽縣將掌握在這一代年輕人手中。

    (029章節因含有敏感內容被系統自動刪除,現已修改,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