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9 就這麼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79 就這麼辦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和姚娜這邊聊得火熱,劉克成和張樂飛正在對目前的形勢進行細緻分析。

    上次公安局大整頓,驚動了市政法委和市公安局,並派以市公安局政治處主任帶隊的專項督查組入駐縣公安局,對整個公安系統來了一次徹頭徹尾的「大整頓」。

    整頓期間,市局有明確指示,堅決將不作為的害群之馬剔除公安隊伍。蕭鼎元順勢對各個科室和派出機構的頭頭腦腦進行大調整,提拔了一批自己培養起來的人都不露聲色地安插下去,把張樂飛越權提拔上來的人全部撤換掉。

    蕭鼎元之所以敢如此做,是拿到了「尚方寶劍」。市局局長得知南陽政法委書記把持著公安局,隨即向市政法委書記彙報。市政法委書記得知此事後,在電話里對張樂飛進行了嚴厲批評,只准讓他宏觀把握政策動態,不允許他插手具體事務。張樂飛自知理虧,從始到終沒有參與整頓。能得到上級的支持,這一切離不開張志遠在背後運籌操作。

    劉克成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國家機器落入張志遠手中,心中有氣,卻抓不住任何把柄。

    再說縣人大主任范忠明兒子范鵬私藏槍支彈藥一事,雖最後得到妥善解決,但外界的輿論壓力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有的甚至向市委寫舉報信,列舉范鵬所犯下的罪行,要市委給一個交代。市委迫於壓力,向劉克成施壓,務必讓他給民眾一個滿意的答覆,如果確有其事,嚴懲不貸。這下可難住了劉克成。

    馬上臨近年關,各類群體性上訪事件層出不窮,這邊農民工舉著橫幅討要工資,那邊一些參加過越戰的遠征軍圍堵縣委大院要解決生活問題,現在就把范鵬的事挑起來,劉克成忙得頭暈目眩,不知所措。

    劉克成道:「范鵬的事你看怎麼解決?市委辦公廳那邊一直在催,說主要領導多次過問此事。」

    張樂飛也有思維短路的時候,范鵬的事確實很棘手。要是他是個普通人的話,直接抓起來就行了,問題是對方的老子是縣人大主任,不給他面子吧,是個老革命,給他面子吧,又交不了差,真是左右為難。

    張樂飛想了一會道:「這事我看已經成了公關事件,就算老范在背後活動,能保住他兒子的命,可總得給民眾一個合理的交代。寫聯名舉報信的人我查了,大多都是一些曾經被范鵬欺詐過的小商小販,這些人文化程度不高,你和他講大道理行不通,他們就要看到實實在在的效果。」

    劉克成嘆了一口氣道:「媽了個巴子的,過個年都不讓安寧!討要工資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

    張樂飛道:「蔡建國正在人社局和企業主談判,應該問題不大,下午就都能把工資發下去。」

    「哦!」劉克成鬆了一口氣,又道:「那那幫參加越戰的老傢伙呢?」

    「縣委辦董主任帶領著他們去民政局了,初步意見過年一人給他們發200元的補助。」

    「哼!」劉克成火氣又上來了,道:「別人不知道這幫老傢伙,我可一清二楚。他們說他們參加越戰了,上前線了嗎?根本沒有!最多有一部分充當勞工,給前線部隊挑糧食,送物資,挖地道,修工事,還有一部分人就連部隊在那都沒見著。現在使出吃奶的勁要這要那,都不嫌臉紅。」

    劉克成口中的越戰,是1979年我國對越南的自衛反擊戰。時下,越南不斷蠶食我國領土,併入侵鄰國柬埔寨,我國在剛剛結束十年動亂之後,又備受北蘇困擾的情況下,鄧小平向時任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和昆明軍區司令員楊得志分別從東西兩線發起自衛反擊。歷時兩個多月的戰爭,我方共動用9個軍29個步兵師近百萬兵力參戰,雖取得勝利,但我方損失慘重。

    兵力不足,從民間組織。於是鄉里的武裝部、村裡的民兵連都紛紛調往前線參戰。一些甚至沒摸過槍的人都投身於革命。戰爭勝利后,參加越戰的民兵陸續返鄉,當時沒得到妥善解決,留下了諸多後遺症。

    劉克成所說,有一定存在的事實。不過,這部分人理所應當得到應有的生活保障。

    張樂飛不好說什麼,只好道:「越戰老兵的事年年都會準時出現,可眼下范鵬的事……」

    劉克成突然有些牙痛。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著急上火,吃喝不到位,導致牙齦上火。他捂著腮幫子道:「老范那裡怎麼樣?」

    「他這兩天正在加緊四處活動,聽他的口氣應該問題不大,可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和民眾交代。」張樂飛道。

    劉克成突然冒出一個主意,道:「這事本來就應該政府出面,讓張縣長處理吧。」劉克成一腳把這個難題踢給張志遠。

    張樂飛臉上浮出奸笑,道:「劉書記這個主意不錯,不過我們還可以添點鹽加點醋。」

    「哦?」劉克成來了精神,向前伸脖子道:「你說說看。」

    張樂飛道:「按照創衛標準,要取締沿街的小商小販,如果我們把這一消息放出去,不僅可以沖淡范鵬的事,而且可以挑起一些是非……」

    「哈哈!」劉克成頓時牙不痛了,伸出大爪子拍拍肚皮道:「是個好主意,張縣長是創衛總指揮,這自然是他的事,預熱一下對明年開展創衛工作有一定好處,可以這麼做。」

    此話題到此為止,劉克成道:「對了,你前兩天說得那個公推直選的事弄得怎麼樣了?」

    張樂飛道:「這兩天我參考了下其他省市的方案,公推直選還在試驗階段,並不成熟。如果我們南陽縣照貓畫虎,很有可能走樣。我倒覺得此事可以縮小範圍,從全縣科級以上領導幹部中遴選,由各部門黨委擴大會議推選出候選人,再經縣全體幹部大會投票選舉,這樣下來顯得十分公平公正公開。」

    劉克成隱隱擔心道:「也不能放任推選,總得劃分個層次吧,要是在全縣科級幹部中遴選,到時候不好把握啊。」

    張樂飛了解劉克成所想,道:「劉書記,這事看上去很完美,但只要你緊緊地把握住最後一個環節,一切還都由你說了算。至於前面的步驟,參與的人越多越好,這樣才能顯得您民主嘛。」

    劉克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興奮地道:「我看這次不能只拿出三個部門,要拿出十個八個部門來遴選,這樣下面的人選擇的空間更大。」劉克成心裡盤算著,這次可要狠狠地撈上一筆。

    「那樣最好!」張樂飛道:「既然要搞,我們再拿出更大的誠意,現在常委里還不是有個空缺嗎?是不是可以一併考慮呢?」

    劉克成擺手道:「常委的位子不能動,市裡已經明確指示,那是留給康棟縣長的,萬一出現什麼岔子,到時候讓我怎麼和市裡交代?」

    張樂飛道:「這個我當然知道,這不就是個幌子而已嘛,如果沒有巨大的誘惑,下面的人哪來的動力往上爬啊。萬一出現什麼岔子,我們可以考慮安排到政協那邊去!」

    劉克成心動了,他關心的不是誰能上,而是關心的通過這次活動從中能得到多少好處。撈錢是一碼事,籠絡人心也至關重要。張志遠已經和自己發出了挑戰信號,如果這時候不注重領導幹部的管理,很有可能一邊倒地都站到張志遠那邊。他一拍桌子道:「就這麼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