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0 世紀大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80 世紀大道字體大小: A+
     

    下午,何小天早早地就到了辦公室,籌備著如何管理綜合辦,發揮上傳下達的作用。擺脫了劉克成的陰影,雖一身輕鬆,但他顯得六神無主,不知從何下手。

    以前習慣了聽從別人發號施令,現在讓自己獨當一面,還真有些放不開手腳。何小天無聊地打開電腦,看到桌面上存放著創衛工作動員會實施方案和講話稿,好奇地點開認真瀏覽起來。

    何小天通篇看完,心裡五味雜陳。不帶偏見的說,陸一偉不愧為科班出身,寫出來的東西就是有血有肉有骨頭,有理有據有靈魂,比自己這個半路出家的不知強多少倍。假如與陸一偉之間沒有恩怨,何小天絕對會狠狠地誇讚一番。

    「文人相輕」,是讀書人的通病。誰都覺得自己寫得東西好,不允許任何人褻瀆玷污,何小天同樣如此。就算你陸一偉再有文采,在他眼裡一文不值,狗屁不通。

    何小天把滑鼠丟掉一邊,心裡越想越來氣。可他搞不懂,為什麼要生氣?與陸一偉之間就真有那種不可逾越的深仇大恨?拋開劉克成的政治恩怨,其實何小天與陸一偉之間根本沒有私人恩怨,可何小天就是看不慣陸一偉比他強,比他優秀,狹隘的個人主義思想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也決定了人生軌跡的走向。

    誠然,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或盪氣磅礴,或急流勇退,或乘勢而上,或百轉千回,磨難對於一個人實在不是壞處,陸一偉經歷了北河鎮的凌辱,讓他學會了忍耐,學會了寂寞,這筆寶貴的財富將伴隨他一生。

    何小天則不然,他的人生似乎非常的順當,從師範畢業到中學教書,然後被抽調到縣委辦。還沒來得及度過冷板凳時光,就臨陣受命,直接成為劉克成的秘書。期間,別人一輩子都不可企及的光輝路程,他短短几年內就完成。如今正科級領導幹部的他,又背負著光榮的使命下來鍍金,活動一結束即將出任某個單位的一把手,成為南陽縣最年輕的局級幹部。

    這一切都是劉克成在他到創衛指揮部前規劃好的,看似很美好,然而,他真能如願以償嗎?

    何小天看了下表,已經是下午兩點四十二分,其他組室已經陸陸續續上了班,可至今都未見陸一偉的影子。於是他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算再狠狠地出口惡氣。

    剛撥了幾個號碼,政協主席段長雲背著手走進來了。何小天隨即扣掉電話,起身迎接。

    段長雲笑呵呵地道:「怎麼樣?小天同志,對這裡的辦公環境還滿意不?」

    何小天還以為跟著劉克成,言行舉止依然像以前一樣,隨意地道:「還行,馬馬虎虎吧。」

    段長雲臉上掠過一絲不快,道:「政協的辦公條件差,就委屈你了。這些還都是一偉一個人收拾出來的,他可出了力了。」

    何小天不屑地道:「那是他,要是我的話,我肯定把這裡收拾得熨熨帖帖的,這辦公室最起碼得鋪鋪地板磚,吊個頂什麼的,還有這辦公傢具,太小氣了!」

    段長雲哼笑了一聲,道:「就這樣將就吧,創衛指揮部又不是常設機構,職責一旦完成這裡就解散。再說我們是作戰部隊,就不要講究太多啦!」

    「對了,老段!」何小天叫順了嘴,脫口而出道:「你作為常務副指揮,你可得管管陸一偉啊,你看看都幾點了,現在還沒上班,他以為這還是在北河鎮啊?」

    段長雲心裡極其不舒服,厭惡地道:「一偉同志這段時間一直跟著張縣長跑前跑后,在紀律上你不要干涉的太多,畢竟他也在干工作嘛,何況張縣長是總指揮,這裡的一切都由他說了算。對了,另外我通知你一件事,按照張縣長指示,對你和一偉同志進行了分工,你負責抓總務,一偉負責抓後勤。」

    聽到此,何小天心裡不服氣地道:「段主席,這麼說我這個綜合辦主任就管不了他陸一偉了?」

    「怎麼叫管不了呢!」段長雲道:「分工明確一些也好,後勤工作太累,這不你也輕鬆些。」

    何小天立馬抓住關鍵要素,道:「那後勤都具體管些什麼呢?還有財務由誰說了算?」

    段長雲已經失去了耐心,道:「你是從縣委辦過來的,這些你應該清楚吧,至於財務歸我管。好了,我還有事,就先上去了,你忙吧。」

    何小天好像還意猶未盡,段長雲臨出門時,他喊道:「段主席,你配給陸一偉的車我收回來了,不能成為他的私人座駕,應該由大家集體使用。」

    段長雲又折返回來,拍著何小天的肩膀道:「小天同志,這人哪,還是友善些好,如果太過於刻薄,就喪失了你的行動自由。」說完,甩袖離去。

    何小天愣在那裡仔細琢磨著這句話,顛來倒去想不明白,樂呵呵地回到辦公桌前,欣賞著院子里停放的那輛嶄新的車。

    下午的安全大會一直到5點才結束。張志遠從會場走出來就馬不停蹄地上車,往省城趕去。由於今晚他是宴會的組織著,自然應該早到,總不能讓領導等自己吧。

    上車后,張志遠就問坐在前排的陸一偉:「都準備好了嗎?」

    陸一偉回過頭道:「張縣長,您放心,按照您的吩咐,都準備好了。」

    「嗯。」張志遠從鼻腔里哼了一聲,便閉上眼睛抓緊時間休息。今晚即將有一場逃都逃不過的「酒場」廝殺。

    到了江東市,已經是燈火通明,星光璀璨。長時間待在南陽縣的陸一偉看到光怪陸離的夜景、直穿雲霄的高樓和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覺得眼界還開闊了不少。怪不得人們總把從鄉下來的叫「鄉巴佬」,如論從穿著打扮,還是生活質量,都不如城市人有品位。

    農村的生活過於單調枯燥緩慢。冬日裡一早睜開眼已經早晨八點多,男人起來臉不洗頭不梳坐在炕上抽支煙,女人餵豬做飯洗衣服忙裡忙外,吃過早飯已經九點多,甚至十點,一天一少半時間過去了。吃完早飯,男人們去打麻將,女人們走街串巷嘮嗑,聊天的內容大多是村裡的「緋聞」,東家長西家短,一聊就到了午飯。下午依然重複上午的事,晚上早早地拉燈熄火,摟著老婆造人。

    而城市的生活豐富多彩快捷。不到七點起床洗臉刷牙,吃早飯的同時抓緊時間看新聞,到單位忙碌地工作,閑暇時間討論生意、股票、國家大事、國際風雲等高端話題。下午一下班,褪去工作服,換上休閑服,或運動,或娛樂,或K歌,或泡吧,直到深夜才回家,生活的充實而又有樂趣。

    陸一偉不是不嚮往城市生活,畢竟他在讀大學時就在江東市度過了4年。可當時的一紙分配意見書,把他發配回老家,斷送了他的城市夢。人一旦習慣了某一種生活,一般不會輕易去改變。陸一偉同樣如此,在南陽這些年來,讓他變得有些束手束腳,不願意推倒牆重新來過。城市夢,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車子駛入江東市剛剛修建完成的世紀大道,寬闊的路面可容納八車并行,比起南陽的那條破路,都覺得有些寒磣。

    郭凱把車子開到一家新開的五星級大酒店門口,張志遠像上了鬧鈴似的一下子就醒了過來,頓時精神抖擻,整理了下衣服,瀟洒地下了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