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06 點名見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06 點名見你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端著速食麵走出了廚房,對著牛福勇道:「福勇啊,這個時候你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要做出什麼傻事。你也知道,劉克成盯你好久了,要是你這時候跳出來,恐怕會誤傷到你。」

    牛福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就他劉克成?他敢動我一根毫毛?如果他真要對我下手,上次我進了局子就出不來了。還好你及時幫了我,狠狠地打了劉克成一巴掌,哈哈。」

    「還是小心為好。」陸一偉再次叮囑道。

    牛福勇聽不進去,跳到下一個話題,道:「陸哥,我今天來找你,想讓你陪我去一趟市裡,馬上就要過年了,總得上下打點一下吧,其中,市委郭金柱書記那裡是個重頭。我聽說郭書記很有可能接任下一屆市長的位置,這條線可千萬不能斷。」

    關於市委市府人事變動的傳聞,已經不下七八個版本。每一個版本都有可信度,但上頭沒定下來,只能說都有一定的可能。就好比牛福勇所提的這一版本來說吧,傳說現任市委書記要對外交流,到外省當市委書記去。市長林海鋒則接替市委書記職務,而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出任市長。貌似合情合理,但裡面的複雜程度是外界所看不透的。

    人不是一個獨立體,而是一個社會體,背後隱藏著複雜的權力較量,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上次因為牛福勇,陸一偉與郭金柱有過一面之緣。對這位領導印象並不壞,身材短小,長相猥瑣,說話中規中矩,最主要的是收錢就辦事,信譽可靠,值得信賴。其實陸一偉一直好奇的是,牛福勇是如何搭上這尊菩薩的船的?陸一偉秘書出身,如果對方不肯主動提及,很少主動詢問。

    陸一偉道:「你的想法不錯,這可是長期飯票,現在捨得血本投資,將來的回報肯定豐厚。你去送就可以,幹嘛還有拉上我呢?」

    牛福勇嘆了一口氣道:「陸哥,你有所不知,能牽上郭金柱這條線我前前後後花了不下百萬,可自從上次發生那事後,郭金柱對我好像沒有以前那麼熱情了,這不找你給我出出主意。」

    陸一偉立刻想到「福來客」茶社的老闆丁昌華,於是道:「那位茶社的丁老闆你認識不?」

    「你說丁昌華啊,認識!他和郭金柱一樣,在刻意疏遠我,我搞不懂這是什麼原因!」牛福勇搖頭晃腦地道。

    如果說郭金柱神秘,那這位茶社的丁老闆就更加神秘了,於是道:「那你說說這位丁老闆的來歷,也好對症下藥。」

    牛福勇道:「丁昌華具體幹什麼的,我也不太清楚。此人神神秘秘的,但郭金柱對他十分信賴,好多人都是通過他的門路搭上郭金柱的。包括我,我也是走得這條線。我聽說丁昌華以前是個什麼什麼廠的會計,不知靠什麼本領與郭金柱搞到一起,開起了茶社。那個茶社說白了就是權錢交易的場所。」

    「哦。」陸一偉沒有得到有價值的線索,但他從牛福勇嘴裡聽出了些端倪。牛福勇開始說郭金柱有可能接任市長一職,又說對他沒有那麼熱情,如此一聯繫起來,郭金柱極有可能如外界所傳,正在加緊活動。同時,盡量避諱聯繫舊部,收取錢財,這是在刻意保護自己。想到這一點,陸一偉道:「福勇,我的建議是你今年就不要去找郭書記了,要去的話等到他的仕途塵埃落定時,然後給他送一個大大的賀禮,他肯定會全盤接受。」

    牛福勇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道:「照你這麼說,先等等看?」

    「對!你這個時候去送禮最不明智。你要看到事情的另外一個層面,他不是對你不熱情,而是對所有要主動靠近他的人都不熱情。官越大,都有這個忌諱,尤其是在這個關鍵時期,萬一有任何對他不利的事情,那不是自掘墳墓嘛。」陸一偉耐心解釋道。

    「好,我聽你的。」牛福勇算是明白了些,又道:「哎,真麻煩,每年過年對於我來說都是考驗,從上到下那尊菩薩都不敢得罪,孝敬的少了又不行,孝敬的多了咱又承受不起,媽的!」牛福勇憤憤說道。

    陸一偉苦笑一聲,道:「何況是你,我也一樣。一到年關,當領導那才叫過年,咱這些苦命人就是在過錢啊,呵呵。」

    「好了,不說了,我還有事,改天咱哥倆好好喝一頓。」說完,牛福勇火急火燎地離去了。

    牛福勇走後,陸一偉把吃了幾口的速食麵扔到那裡,拿起手機打給了紀檢委副書記趙東升。

    趙東升看到陸一偉的電話,就知道是問詢魏國強事情的。從今天早上7點,到目前為止,趙東升的手機幾乎快要被打爆了,個個都是在詢問此事。他接起電話,悄聲道:「一偉,是問魏國強的事?」

    陸一偉笑笑道:「既然趙書記知道我想要什麼消息,方便的話就透露一點?」

    趙東升拿起茶杯呷了一口,把粘到嘴唇上的茶葉吐到地上道:「這事我也不清楚,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而是紀委廖書記一手經辦的。但和你陸老弟,我可以透露一二我所了解的。」

    事情正如牛福勇所講,是劉克成在背後下黑手。陸一偉不禁感嘆:「劉克成心狠手辣,凡是對他不利的人和事,想盡辦法要清除障礙。魏國強算是他的心腹了,也還不是照樣被玩弄於股掌?官場處處是陷阱,稍不留神,前方就是萬丈深淵。」陸一偉掛斷電話,再回想縣長張志遠的談話,心裡犯起了嘀咕。

    上午無所事事,陸一偉去新家幫爸媽整理了下院子,正準備吃午飯,就接到政府辦主任蔡建國的電話,道:「陸一偉,你現在在哪?」

    聽到蔡建國語氣急促,便疑惑地道:「我現在在縣城。」

    「好,你現在趕緊來南陽賓館,副市長蘇啟明點名要見你。」蔡家國道。

    「啊?這不是女友蘇蒙他父親嗎?」陸一偉暗道,他不敢含糊,立馬驅車往南陽賓館趕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