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05 水到渠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05 水到渠成字體大小: A+
     

    張志遠經過一段時間苦心冥想,終於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他打算成立一個環境衛生整治領導小組,由自己任組長,副縣長任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就讓陸一偉來當,然後把自己看中的人都抽調到這個臨時機構來,這套人馬就是將來在南陽縣立足的先鋒隊。

    張志遠的這招十分高明,他首先以一個不痛不癢的環境衛生作為切入口,這樣一來,劉克成也不會太在意,一準就同意了他。另外,讓陸一偉出任辦公室主任,不顯山不露水的,似乎也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不僅能解決陸一偉的正科身份,而且還能建立一支「張家」隊伍,待到日益龐大的時候,直接給劉克成一個下馬威,看誰厲害!

    現在剩下的就是與劉克成談判了。張志遠打算等過了年後再和劉克成提出來,現在要做的,就是招兵買馬,然後向上面去要「附身符」,再加大籌碼和劉克成談判,水到渠成。

    當然,這一切陸一偉並不知道,他經過反覆思考,卻始終摸不透張志遠的用意。他此刻十分想找個人好好聊一聊,但張志遠臨出門時的那句話,讓他打斷了念頭。

    陸一偉突然捕捉到一個細節,張志遠最後說「你我知道就行了」,那潛台詞的意思就是其他人並不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老領導那裡可能也並不知情。如此一想,陸一偉更加糊塗了,難道真的如張志遠所說,他看重的是自己的德和才嗎?

    不管怎麼說,能被縣長張志遠相中,這就意味著他要跳離苦海,即將迎來事業的第二春。想想這五年,陸一偉苦笑一聲,把一瓶酒喝下去,倒頭沉沉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陸一偉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陸一偉迷迷瞪瞪睜開眼睛,把被子踢開,起身探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機。拿起來一看,是牛福勇打來的。陸一偉鬆了一口氣,又躺了下去,接起來道:「福勇。」

    牛福勇當選北河村村長后,心情一直不錯。他此時正往縣城走的路上,笑呵呵地道:「陸哥,你在哪?」

    「在家呢,能去哪?」陸一偉揉了揉發脹的腦袋道。

    「好,等著,我馬上就到。」

    掛掉牛福勇電話,陸一偉起床疊好被子,到衛生間洗臉刷牙間隙,牛福勇已經站在門外了。

    牛福勇進門后,看到茶几上亂放的酒瓶,道:「陸哥,你不夠意思啊,一個人喝悶酒,也不說叫上老弟一起喝。」

    陸一偉一邊穿褲子,一邊道:「我晚上失眠,不喝點酒睡不著,沒想到昨晚越喝越提神,早上才迷迷糊糊睡著。」

    牛福勇順手抓起一把花生米吃著,道:「陸哥,你聽說了沒?昨晚魏國強在家裡被紀檢部門帶走了,至今未歸。」

    「啊?」陸一偉吃驚地道:「消息可靠?」

    「嗨!」牛福勇提高了聲調,道:「我說陸哥,雖然你被魏國強冷落,但也不至於不關心朝中大事吧,這件事已經傳著沸沸揚揚,敢情你還不知道啊?」

    陸一偉搖搖頭,想了一會,又繼續穿衣服。魏國強被紀檢部門帶走,雖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他問道:「沒說什麼原因?」

    牛福勇撓撓頭道:「不太清楚,據說與修建北河中學的事有關,被人查出來了。」

    前一陣子,徐青山為扳倒魏國強,讓牛福勇寫舉報信,陸一偉當時不同意,可牛福勇不聽勸,還真漫天散發。就在前兩天吃飯的時候,紀檢委副書記趙東升也提到過魏國強正在接受調查,如此一聯繫,牛福勇這邊的作用不可小覷。

    陸一偉很快反應道:「這事你去找市委郭書記了?」

    「啥?郭金柱?為這事找這尊菩薩,你以為我傻啊。和你說點內幕,據說是縣委劉書記要搞魏國強。」牛福勇神秘地說道。

    「啊?」陸一偉再次驚奇。魏國強是縣委書記劉克成一手提拔起來的人,怎麼可能是劉克成背後要搞他?道:「我說福勇啊,這種事你可不能隨便亂說啊,人家可是穿一條褲子的人。」

    「我瞎說?我是有根有據的。」牛福勇不服氣地道:「這世上那有不透風的牆?據說是北河中學審計出現了問題。查他的人不是縣裡,市裡,而是國家教育部。上級要求,一定要徹查,並要嚴查嚴辦。你也知道,北河中學修建當初有一部分資金是上級配套資金,可那魏國強的小舅子偷工減料,作假造假,吞了一大筆錢。他小舅子吃了也罷了,偏偏這裡面還牽扯到劉克成,你說劉書記能把自己推到火坑裡?當然就是拉個替死鬼,把這件事辦成鐵案。」

    經牛福勇這麼一說,陸一偉半信半疑。如果劉克成成心讓魏國強當替死鬼,那麼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再在北河鎮待了,輕則調任,並黨內處分;重則免職,直接閑置。想到魏國強在北河鎮的這幾年,也算是罪有應得。

    陸一偉給牛福勇倒了杯水,道:「魏國強的位子一空出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去爭去搶呀。」

    牛福勇神秘地道:「你說徐青山有沒有可能接替?」

    「不可能!」陸一偉果斷地道。他太了解劉克成的性格了,此人最看不慣兩面三刀的人,徐青山原先屬於「楚派」,后倒戈「劉派」,能保住他的鎮長位置就算燒高香了,再上一個格次,幾乎可能性不大。

    「哈哈,這個魏國強,他媽的早該收拾了,要不是他,你能成了現在這副模樣?陸哥,不是我說你,該爭取的時候就要爭取,要不我去市裡幫你活動活動?」牛福勇關心道。

    如果昨晚縣長張志遠沒有找他談話,或許陸一偉打算爭取一下,如今這個局面,他不打算去淌這趟渾水,於是道:「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就一副鎮長,不可能直接上書記位置,再說我也不打算在北河鎮長待。」

    牛福勇接過話茬,急忙道:「陸哥你要離開北河鎮?」

    陸一偉見自己說漏了嘴,連忙辯解道:「以後,以後肯定會離開,你總不能讓我在那個鬼地方待一輩子吧,呵呵。」

    牛福勇掐滅煙頭道:「陸哥,我還是那句話,需要我的時候你儘管開口,別啥事都一個人撐著,太累了。」

    陸一偉苦笑一聲,起身到廚房煮速食麵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