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以畫明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以畫明志字體大小: A+
     

    朱家來人是朱元豐府上的楊大管家,他此時就站在照壁處等候,這也是照壁的作用,來訪者不用站在門外等候,而是在府內照壁前等候,主客雙方都不尷尬。

    在楊大管家背後站著十幾名僕婦,范寧粗枝大葉,沒想到僕婦的問題,但朱元甫卻想到了,他和范寧父母同來,知道他們沒有帶丫鬟下人,而范寧也剛從鯤州回來,那裡來得及招募僕婦,一到兄弟府上,他便立刻讓三弟朱元豐安排十幾個僕婦過去。

    范寧快步走出來,一眼看見楊管家身後的十幾名僕婦丫鬟,他眼睛一亮,難道這些人是朱三老爺派來的?

    楊大管家連忙上前行一禮笑道:「官人,我家老爺知道官人沒有下人,特地讓小人安排一下。」

    范寧大喜,還是真是來解決自己難題的,他連忙笑道:「請大管家替我感謝老爺子,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楊大管家向范寧又行一禮,指著身後的十幾名下人,「他們都是在朱府呆了至少五年以後,非常可靠,一定會讓官人滿意。」

    他又對十幾人道:「還不快過來給姑爺見禮!」

    這十幾人就是一早來收拾范寧府宅的那些僕婦,剛剛才回府,又被安排過來了,他們一起躬身行禮,「參見姑爺!」

    范寧點點頭,對眾人道:「在我這裡做事和在朱府做事是一樣,大家好好乾,我不會虧待大家!」

    朱府所有下人都從阿冬身上看到這位準姑爺是個出手闊綽的主人,替他做事不會吃虧,眾人心中都充滿了期待。

    楊管家又把其中一個女管家叫上來,「這是莫管家婆,官人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她,別的沒什麼,我就告辭了。」

    范寧送他出去,又問道:「阿佩住在三祖父哪裡嗎?」

    「她住在自己家中,她父母調回來了,官人有什麼信件之類要我轉給她嗎?」楊大管家微微笑道。

    范寧還真取出一封信遞給楊管家,「這封信替我交給她,多謝了!」

    「沒問題,我現在就過去。」

    楊大管家拱拱手,坐上一輛牛車走了。

    范寧走回府中,莫管家婆上前陪笑道:「請姑爺吩咐!」

    莫管家婆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婦人,看起來非常精明能幹,之所以要安排一個管家婆過來幫忙,一是過來的下人基本上都是丫鬟僕婦,男僕只有三個;其次他們主要是和范寧母親打交道,安排一個管家婆更方便一點。

    范寧想了想道:「北面院子有房間,莫管家先安排大家住下,等會兒我母親會過來,看需要添買什麼東西,莫管家直接對我母親說。」

    「需要什麼東西,朱府那邊都有,我會添置,姑爺就別操心了。」

    「那好吧!你們先住下來再說。」

    范寧指了指北面的小門,莫管家婆向范寧行一禮,準備帶一群僕婦去北門。

    就在這時,外面又響起了車輪聲,范寧走出大門,只見門口停著十幾輛驢車,上面堆滿了大大小小箱籠,這是他父母的行李送來了。

    范鐵戈跳下驢車笑道:「阿寧,叫大家都來拿行李!」

    范寧連忙對莫管家婆笑道:「先來幫忙拿行李,就放在客堂上。」

    管家婆一聲令下,眾僕婦們紛紛上前幫忙拿行李。

    范鐵戈有點奇怪,低聲問范寧道:「阿寧,他們是什麼人?」

    「朱府的下人,三老爺子安排過來的。」

    「哦!想得蠻周全,我還準備去找牙人安排呢,這下省事了。」

    范鐵戈拎起兩個大箱子遞給范寧道:「我在這裡看著,你去把三叔叫來。」

    范寧無奈,只得提著兩個沉重的大箱子向府內走去。

    ........

    朱佩進京后便直接回了自己在京城的家中,她父親朱孝雲正好上個月被調回京城,在地方上磨礪四年後,被升為正奉大夫,出任給事中一職,已經是正四品的高官。

    隨著婚期一天天臨近,眼看離婚期還有五天了,朱佩既歡喜又羞澀,歡喜是終於要嫁給自己喜歡的愛郎,以後可以名正言順地天天在一起,羞澀是她想到了洞房花燭夜,昨天母親給自己講了洞房花燭夜要做的事情,讓她一夜都沒有睡著。

    男女之間的事情朱佩也並非一點不懂,她和范寧在一起也溫存過,也讓那臭小子滿足了祿爪之欲,但當母親那麼詳細地說出來,還是讓她羞不可抑,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還是期待,但她知道,那是她從小娘子變成小妻子的必經之路。

    朱佩此時坐在二樓小窗前,托著腮望著窗外想入非非,一張俏臉羞得通紅,半晌她從那些羞人的事情中收回了想象,美眸流轉,又看到了桌上的一封信。

    那是楊大管家帶給她的愛郎的信件,信中除了情意綿綿的話語外,還有就是讓她早點想好,要不要跟他一起鯤州?

    『臭小子是不是不想讓我跟著他,明擺著的事情他居然還要問?』

    自己馬上要成為他的妻子了,難道不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嗎?當然要跟他一起去鯤州,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居然還要自己考慮,朱佩心中著實有點惱火,那臭小子一定是不想讓自己跟他去鯤州。

    朱佩有了心事,她一定要儘快問個明白,那臭小子到底什麼意思?她收起信從樓上跑下來,對坐在門口曬太陽的劍梅子道:「劍姐,你去找一下那個臭小子,他問我去不去鯤州,到底是什麼意思?」

    劍梅子看了一眼朱佩,慢吞吞道:「其實我覺得不用去問姑爺,這個答案可能我知道!」

    「你知道?」

    朱佩愕然,連忙道:「那你說是什麼原因?」

    「問題不在你的身上,而是你家人不想讓你去鯤州。」

    朱佩有點糊塗了,「劍姐,你能不能說清楚,倒底是誰不想讓我去鯤州?」

    「我是聽阿桃說的,你祖父和范寧父母都認為婚後你還是留在平江府比較好,他們覺得鯤州太危險了,好像你父母也是這個想法,反正范寧還有兩年就回來了,你沒必要再去鯤州。」

    「我去哪裡是我自己決定,他們管不著!」

    朱佩氣得滿臉通紅,一跺腳便上了樓,『哐!』的一聲,樓上傳來重重的摔門聲。

    劍梅子有點不放心,連忙跟了上去,在外面敲敲門道:「阿佩,這種小事情你還生氣嗎?」

    「我已經出嫁了,他們還要管束我,到底要管我到什麼時候?」

    聽到朱佩孩子般賭氣的話,劍梅子笑道:「所以寧姑爺才寫信問你,問你要不要去鯤州?這就是他的意思,讓你自己決定,不要受其他人影響。」

    朱佩忽地開了門,「我和你一起去找阿寧,我要親口告訴他,我跟他一起去鯤州。」

    劍梅子躊躇一下,「這不好吧!不是說成婚前新人不能見面嗎?」

    「誰說不能見面了,這種習俗既不是周禮,也不是大宋的律法,只是平江府鄉下的臭規矩罷了,開封府這邊就沒有這種規矩。」

    劍梅子笑道:「就算沒有規矩,但你好意思這時候見他嗎?」

    朱佩的俏臉驀地紅了,她咬著嘴唇低頭想了片刻,她還真沒有勇氣去見愛郎,如果母親昨晚沒有給她說那件事,她去見見那臭小子倒也沒有關係,但現在......她哪裡還有勇氣?

    「那.....那我畫一幅畫兒,你替我交給他。」

    朱佩坐在桌上提筆畫了一幅畫,兩隻大雁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飛翔,一起飛向遙遠的東方,只寥寥數筆,便將她想說的話繪製出來。

    待墨幹了,她用一根綢子把畫卷束起,遞給劍梅子,「劍姐,辛苦你跑一趟,把這幅畫給他,最好別讓人看見了!」

    「放心吧!不會讓人看見的。」

    劍梅子微微一笑,拿著畫捲走了,朱佩望著劍姐走遠,她幽幽嘆口氣,她相信愛郎也希望她一起去鯤州,否則他就不會寫信來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