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商討嫁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商討嫁妝字體大小: A+
     

    無論豪門大戶,還是小戶人家,婚姻都是一件大事,無論男方或者女方家,一次婚姻就得傷筋動骨十幾年。

    尤其在商品經濟高度發達的宋朝,對財禮和嫁妝就更為看重,男方家是送財禮,而女方家是陪嫁妝,所以『門當戶對』在這個時候就尤其重要了。

    門不當,戶不對,首先成婚就是一個大問題,一方給出寒酸的財禮,另一方卻拿出豐厚的嫁妝,這門婚事怎麼也讓人難以接受。

    有人說只要女方長得如花似玉,嫁妝寒酸點也無妨,男方也會拿出豐厚的財禮來迎娶,這種說法也能成立,但更多時候不是娶妻,而是娶妾。

    宋朝的夫妻大多時候是平等的,而平等的基礎就是經濟財力的相當,門當戶對就是經濟財力的一種保證,那種貧寒人家把女兒嫁入豪門就想獲得平等地位的想法,從古至今都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尤其對於豪門權貴,婚姻更是一種政治利益的維護或者交換,娶妻嫁女會更加慎之又慎。

    雖然范家在財力上只能算是中戶人家,遠遠不能和平江府第一富豪相提並論,但在很多人眼中,朱家女兒嫁給范寧卻是高攀了。

    要知道範寧現在的名望和身份,是完全可以迎娶郡主或者縣主的,當然,迎娶公主還差一點,迎娶公主一般都要開國元勛的後代才行,比如曹家、郭家、高家、潘家等等,歷史上,趙禎的長公主就嫁給了曹詩。

    朱家雖然富可敵國,但政治地位卻只能算三流,一流是皇室宗親,二流是開國元勛和宰執權臣,三流是外戚新貴。

    可就算是外戚,朱家的地位也遠遠比不上張堯佐家族,朱家只是先帝的貴妃,屬於過氣的外戚,朱元駿被漸漸排擠出權力圈,和這個原因有著直接關係,當然也和他自己當年站錯隊有關。

    范寧是科舉童子科第一名,進士科第四名,得天子青睞,十九歲就升為從五品高官,官封秘書少監,執掌地方一州大權,尤其是海外開疆大吏,天下聞名,如果他願意,就算沒有合適的郡主、縣主,至少曹家是很願意把嫡女嫁給他。

    這就是朱元甫寧可和兄弟翻臉,也不肯放棄這門婚事的緣故。

    朱府後堂上,朱元甫和兄弟朱元豐以及朱佩的父親朱孝雲,三人正在敲定朱佩最後的嫁妝。

    一般而言,女方的嫁妝清單應該在男方家下財禮時同步拿出來,但雙方都是門當戶對,或者知根知底,嫁妝清單最後給也無妨,朱家嫁女,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財富了,所以朱家在這一點上很慎重。

    朱佩的嫁妝清單是厚厚一疊,那些金銀首飾、珠寶翠玉、綾羅綢緞之類就不談了,至少有幾百箱之多,關鍵是不動產,這才是大頭。

    「父親是一直打算住在木堵鎮嗎?」朱孝雲小聲問道。

    朱元甫搖搖頭,「我是朱氏族長,又是長子,自然要長住老宅,守護父母之墓,當年搬去木堵也是因為你祖母信仰靈岩寺的緣故,等阿佩成婚後,我就打算搬回吳江了。」

    「既然如此,何不把木堵鎮的房宅給阿佩?」

    木堵鎮的房宅佔地足有兩百畝,是朱元甫的別宅,他打算留給次孫朱毅,朱元甫有四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四個兒子先後給他生了十幾個孫子孫女,朱佩在他孫女中排行第三,不過是他最喜歡的孫女,一直帶在自己身邊。

    朱元甫的長孫朱哲,出生時缺氧,導致頭腦不太好,只能養在府中。

    次孫朱毅也是朱孝雲所生,他卻是事實上的長孫,已經讀完太學,得天子恩典,賜同進士出身,被朱元甫運作,得了從九品官,現出任平江府司士,目前住在長洲縣,他妻子是吳縣大戶顧家的女兒,朱元甫便想把木堵鎮的府宅留給他。

    朱元甫走兩步問朱元豐道:「你覺得呢?」

    朱元豐沉思片刻道:「那座倉庫明仁明禮一直在用,據我所知,裡面的物品大部分是阿寧的,我同意孝雲的意見,再說,毅兒在長洲縣做官,基本上不去木堵,那座宅子給了他,最後也是給顧家,你讓住在木堵鎮的范家怎麼想?」

    「你說得對,我有失計較了,那這座宅子就列入佩兒的嫁妝,還有我在木堵鎮購置的五千畝土地和幾座店鋪,也一併給佩兒。」

    朱孝雲看了看嫁妝清單又道:「父親真打算把京城的朱氏錢鋪也做為嫁妝嗎?」

    朱元甫看了兒子一眼,「這是早就定下來的事情,我已經給阿寧父親說過了,你又有什麼想法?」

    「孩兒的覺得嫁妝是不是太大了,父親可是有五個孫女,十二個孫子啊!」

    朱孝雲並不是不心疼自己女兒,正因為朱佩是他的女兒,他才有點難做人,他下面還有三個兄弟,還有十幾個侄子侄女,父親把這麼重要的資產都給自己女兒了,其他三個兄弟肯定會不滿。

    朱元甫冷笑一聲道:「趙宗實想把自己的妹妹許給范寧,范寧沒答應,曹老爺子想把嫡孫女許給范寧,范寧也沒有回信,一心要娶佩兒,假如別的孫子孫女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我也不會吝嗇。」

    朱元甫又對朱孝雲道:「你不知道吧!阿寧給佩兒的定情信物是一顆夜明珠,不是熒石,是真正的夜明珠,這可是皇室以外的唯一一顆夜明珠,堪稱無價之寶,那時佩兒還是我朱家的女兒,阿寧都如此大氣,難道我朱元甫還會再把說過話收回來,你不在乎顏面,我還要這張老臉!」

    朱孝雲被父親斥責得滿臉通紅,躬身道:「孩兒知錯!」

    朱元甫重重哼了一聲,「你是目光短淺,做不了大事!」

    朱孝雲心中苦澀,他怎麼會不明白呢?自己女婿的官職都快追上自己了,他怎麼會在意給女兒陪嫁那點財產,關鍵是那些錢鋪不是他朱孝雲的財產,而是父親的財產啊!

    父親有四個兒子,自己又是長子,他怎麼能不表態一下,要知道父親最值錢的財產是朱氏錢鋪,而朱氏錢鋪的精華就是京城的十二家錢鋪,父親就這麼一揮手就給自己女兒了,讓其他兄弟怎麼想?

    朱元豐在旁邊笑道:「孝雲的擔心可以理解,最好大哥召集幾個侄兒說明一下,大家達成共識,以免將來幾個兄弟之間有了隔閡。」

    「有什麼好商議的!」

    朱元甫眼睛一瞪怒道:「朱家的很窮嗎?錢鋪在天下一共有八十六家,各地房產有一百多座,光京城就有七座大宅,良田上萬頃,庫存銅錢數百萬貫,黃金白銀更是不計其數,還有那麼多名貴之物,這麼多財產還不夠他們瓜分?我這次的決定,誰敢啰嗦一句,我取消他的繼承權,一文錢都不給!」

    朱元豐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事實上他心中如明鏡一般,他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他給朱佩出嫁的禮物就是二十艘萬石大海船,朱佩哪裡需要這個東西,他也是借朱佩出嫁這個理由送給范寧,朱元豐同樣看好范寧,在他身上押下重注。

    「那就這麼敲定了,除了給阿佩的陪嫁細軟外,再有就是木堵那座宅子,三家鋪子,五千畝土地,還有京城的十二家錢鋪,就這樣吧!」

    朱孝雲連忙道:「父親,我和阿佩母親也打算給佩兒一萬貫錢。」

    朱元甫揮揮手,「那是你們給女兒體己錢,不算嫁妝。」

    「那我給阿佩的也不算嫁妝了。」朱元豐笑道。

    「那也不算,二十艘船放進去,不讓人家笑話嗎?虧你想得出來,居然送二十艘船。」

    朱元豐笑了笑道:「是阿寧告訴我,他們三兄弟準備做海外貿易,我就想支援他們一下。」

    朱元甫心中一動,連忙問道:「這件事我怎麼不知道?」

    「可能是他們剛剛決定吧!大哥,這件事我們朱家就不要參與了。」

    朱元甫很了解范寧,就像當年范寧要做田黃石一樣,誰能想到當初一文不值的田黃石居然會變成珍寶,范寧要做遠洋貿易必然有他的深意,這件事他真要和范寧好好談一談。

    這時,管家在門外急聲道:「啟稟老爺,范家送催妝禮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