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五章 朱府祝壽(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五章 朱府祝壽(一)字體大小: A+
     

    范寧大喜,難得這小娘良心發現,他連忙給朱佩介紹另外兩塊石頭。

    「這兩塊太湖石,一塊叫做三潭映月,屬於上品太湖石,另一塊是我起的名字,叫做晉娘舞衣石,屬於精品太湖石。」

    朱佩一下子喜歡上了第二塊石頭,「我喜歡晉娘舞衣石,這個名字起得好。」

    她又歪著頭問道:「為什麼叫晉娘舞衣石?」

    范寧微微笑道:「那我先問你,魏晉之風是什麼?」

    朱佩想了想道:「王佑軍之字飄如游雲,矯若驚龍,陶淵明之詩清純淡雅,入於悠然之境,魏晉文人悲落葉於勁秋,喜柔條於芳春,總之就是一句話,俊逸飄灑,自然不羈。」

    「說得好!」

    范寧暗贊朱佩總結得好,他又指著這塊太湖石道:「你看這塊太湖石仙姿飄逸,像不像一個舞女在隨性而舞,裙裾飄飄,而石態瘦骨嶙峋,是不是有魏晉之風,所以叫做晉娘舞衣石。」

    朱佩歡喜得直拍手,「說得好,斗石的時候我就這樣說!」

    她連忙令家丁把石頭挑進府去,這時,范寧又把描金木匣遞給她,「這是我給你祖父的壽禮,你轉給他吧!」

    「是什麼?」

    朱佩接過木匣好奇地問道:「也是一塊石頭?」

    「不是,這次是兩瓶酒。」

    「酒?」

    朱佩眉頭微微一皺,朱府自釀的朱瓊玉液在京城也是鼎鼎大名,這臭小子怎麼送兩瓶酒來?

    范寧笑道:「你可別小瞧這瓶酒,它可是天下獨一無二,要不是你祖父過壽,我還不會拿出來。」

    「瞧你說的,又有魏晉之風的玄意了。」

    朱佩抿嘴一笑,「我就拿給祖父嘗嘗,范寧酒是什麼滋味。」

    她給范寧使個眼色,「跟我來吧!」

    范寧跟隨著朱佩從側門進了朱府,遠處正廳一帶人聲鼎沸,而這邊卻十分幽靜。

    「那邊都是各地的豪門權貴,你若有興趣,我帶你去結識結識?」朱佩戲謔地問他道。

    「我去那邊,還不被他們當猴耍?不去!」

    范寧心知肚明,喊一聲神童來了,保證個個都圍觀上來,考詩的,問經的,說不定還會把自己拆散成零件去研究,他可沒那個興緻去奉陪。

    朱佩見范寧頗有風骨,心中倒也歡喜,便笑道:「我帶你去后宅,那邊安靜。」

    「朱佩,你們家做酒生意嗎?」范寧找到了機會低聲問。

    「我祖父不做酒生意,不過我三阿公在京城有幾家正店,算是一個大酒商,你問這個做什麼?」朱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范寧有點不好意思開口,但機會不抓住,就會轉瞬即逝。

    他只好硬著頭皮道:「盒子里有兩瓶酒,你拿一瓶給你三阿公嘗嘗,讓他評價一下。」

    「哦——」

    朱佩恍然大悟,一臉鄙視地望著范寧,「我還以為當了縣士就有點出息了呢?結果本性難改,還是一個小財迷。」

    范寧合掌央求,「小弟窮困潦倒,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你老人家就幫幫忙,那塊晉娘舞衣石就送你了。」

    「哼!誰稀罕你的破石頭,幫不幫忙,就看本衙內的心情吧!」

    范寧已經很了解朱佩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既然這樣說,那事情就有眉目了,范寧一時間心情大好。

    他們走上一條長長的廊橋,時值早春,梅花初開,廊橋內沁香撲鼻,兩邊一簇簇粉白之色,格外嬌艷奪目。

    再遠處居然還有兩畝菜地,黃燦燦的,開滿了油菜花。

    「朱佩,你曾阿婆好不好?」范寧看到菜地,忽然想到了上次的老太太。

    「她好著呢!一天到晚念著你,就指望你給她澆菜。」

    范寧啞然失笑,「好!等會兒我就去給她老人家澆菜。」

    朱佩白了他一眼,「現在哪有菜給你澆,要不,你幫我澆澆花吧!」

    「我是你們家的賓客,你好意思讓我澆花?」

    「哼!就知道你心不誠。」

    兩人一邊鬥嘴,很快便走過了廊橋,便直接進入后宅,這邊賓客稍多,幾乎都是女眷,一個個打扮得浮翠流丹,丰姿盡展,整個后宅到處鶯鶯燕燕,濃香撲鼻。

    她們大多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賞花觀魚,閑聊家常。

    范寧撓撓頭,一臉尷尬之色,「朱佩,我還是去別處吧!這裡全是女客,我不太方便。」

    朱佩捂嘴咯咯直笑,「你一個小屁孩,誰會把你當回事,還居然說自己不方便,你哪裡不方便了?簡直要笑死人!」

    「阿佩!」

    旁邊走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貴婦人,穿一件白色繡花的褙子,身材修長,雍容華貴,烏黑油亮的梳成高高的雲團狀,她的臉上塗得雪白,一雙丹鳳眼格外犀利。

    「大姨,你什麼時候來的?」

    朱佩語氣有點冷淡,上次姨母受徐績慫恿,讓她不要參加神童比賽,朱佩到現在還有點耿耿於懷。

    「你什麼時候去看看錶哥吧!他被打那麼慘,哎!老爺子下手也太狠了。」

    「那是他活該!」

    朱佩冷冷道:「好好的正人君子不做,非要做梁上君子,要我說,打斷他一條腿才會讓他吸取教訓。」

    范寧忽然明白了,她們在說徐績,那個徐績似乎被打得很慘。

    雖然范寧沒有徐績的消息,但在他的意料之中。

    為了出口氣,不僅搭進了徐家的一座店鋪,還讓他父叔面臨丟官的危險,這樣不知好歹的紈絝子弟,不被家裡嚴懲才怪。

    王氏頓時臉色沉了下來,自己侄女怎麼說話這麼難聽?

    她目光一瞥,落在范寧身上,有些不滿道:「這個小官人是誰家的衙內?怎麼能隨便進內宅?」

    范寧笑了笑,「在下范寧!」

    「你就是....」

    王氏臉色一變,驚得後退兩步,瞪著范寧,慢慢的,她柳眉倒豎起來,眼中閃爍著怒火,「你把我侄子害得好慘,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朱佩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她十分不滿地對姨母道:「這是我家,范寧是我請來的客人,請大姨尊重我!」

    「你!你....竟然幫外人說話。」王氏氣得眼前發黑。

    這時,周圍女眷都紛紛向這邊望來,竊竊議論,似乎阿佩和她姨母吵架了,那個小官人又是誰,阿佩挺護著他。

    范寧輕輕把朱佩讓到一邊,他淡淡一笑,對王氏道:「夫人如果聰明的話,現在就應該客氣一點,我是苦主,我若把事情鬧大,徐績涉嫌偷盜,他還想不想參加科舉?

    夫人的夫君是官員吧!朝廷會容忍一個偷稅的官員高坐廟堂?還有令郎,令郎就算考上進士,恐怕會被革去功名,我言盡於此,如果夫人還想鬧,我奉陪到底!」

    說完,他對朱佩笑道:「朱佩,我們走吧!」

    朱佩心中著實對姨母不滿,嫁給徐家,整天就想著徐家的利益,哪裡想過自己是她的侄女。

    她也不理睬姨母,帶著范寧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王氏則呆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臉上雖然塗著鉛粉,看不出臉色,但她脖子卻紅透了,眼中閃爍著羞惡和驚懼之色。

    「阿獃,你別理會我姨母,她頭腦簡單,一向就沒什麼見識的。」

    范寧呵呵一笑,「這種小事情我不會在意!」

    不多時,他們來到了一間院子,這就是朱佩住的院子了,佔地有五畝,前面是一座大花園,花園裡小橋流水,流水兩邊矗立著七八座造型別緻的上品太湖石。

    還有一座小山丘,山丘上種著幾棵茂盛的大樹,山丘最頂端是一座八角白玉亭。

    後面是兩座紅色閣樓,一座是朱佩的寢房,另一座是朱佩的起居房和書房。

    「阿哥!」朱佩向亭子喊了兩聲。

    范寧才發現亭子坐著一個少年,身體很胖大,背對著他們,似乎沒有聽到朱佩的喊聲。

    朱佩無奈,只得對范寧道:「上面是我阿哥,他和你一樣也是個大獃呆,我去給祖父送酒,你陪他坐坐吧!」

    范寧忽然想起朱元甫給自己說過的話,朱佩有一個兄長,已經十五歲,智力只相當於三四歲孩子,一直住在京城。

    他點了點頭,「你去吧!我陪陪他。」

    「我阿哥脾氣是最好的,你可不準欺負他哦!」

    朱佩又囑咐院中丫鬟幾句,這才抱著木匣子走了。

    范寧把懷中太湖石交給劍梅子,快步向山丘上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