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四章 機會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四章 機會來了字體大小: A+
     

    果然是徐記奇石館出事了,奇石館四周站滿了看熱鬧的百姓,人們議論紛紛,尤其是奇石巷的商販,奇石館被查封,有人開心,也有人擔憂。

    只見十幾名縣衙的公差將一隻只裝滿石頭的大箱子抬了出來,並貼上了封條,幾塊大型太湖石也被抬上船。

    「李大叔,發生了什麼事?」范寧看見了小販李阿毛,便走到他身邊笑問道。

    李阿毛咧嘴呵呵笑道:「聽說好像是偷稅,居然是掌柜李泉揭發,真有意思!」

    范寧頓時明白了,必然是李泉當了替罪羊,深恨徐家無情,所以把奇石店偷稅的老底揭發。

    「李大叔,這種店鋪一般怎麼偷稅呢?」

    旁邊另一個擺攤的老者笑道:「小官人就不懂了,我們這些坐攤,坐一天,攤稅三十文,賣多賣少都是這麼多,想偷稅也偷不到。

    而店鋪不一樣,它們賣石頭,商稅是賣價的三厘,每個月稅務所都會來收稅,關鍵就看你賣價報多少,一塊石頭,貴的十貫錢,便宜的一兩貫錢,這裡面水份就大了。」

    李阿毛撇撇嘴,「說這麼多廢話,不就是報稅時,價格往低里報唄!甚至很多交易根本就沒有登帳。」

    范寧心如明鏡,哪裡是十貫錢只報兩貫錢那麼簡單,那可是收藏價按市價報稅啊!這個稅可就偷狠了。

    這時,范寧看見店鋪里有都頭陸有根的身影,他快步走進了店鋪。

    陸有根正在指揮衙役搬運店鋪中的幾塊大型太湖石,范寧一眼便看見了周鱗給他說過的鎮館之石。

    這是一塊高達一丈的青色太湖石,體態極為玲瓏剔透,風姿綽約。

    整塊石頭布滿大大小小的孔洞,石態纖細,很像一株珊瑚,發育得異常完美。

    它的名字就叫青珊瑚。

    范寧第一眼看見這塊青珊瑚,就感到了一種端麗冠絕的美感。

    奇石館卻將它認證為精品太湖石,但范寧和周鱗都一致認為,它應該屬於極品範疇。

    鎮館之石是周鱗給它的封號,奇石館並不認可,李泉將一塊兩尺長,形似九層寶塔的太湖石認定為鎮館之寶。

    此時,這塊九層寶塔石就躺在陸有根的懷中,放在一隻長長的木匣子里。

    這就是一種認知層次上的差異,低層次的賞石人過於注重石形,卻不太懂石魂。

    掌柜李泉就是這樣,他雖然從業二十年,但辨石層次還是比較低,缺乏文學上的積累,否則他就不會錯過了溪山行旅石。

    他過於注重石頭的外形,把九層寶塔石視為至寶,卻看不懂青珊瑚獨一無二的美感。

    不過按照奇石館的規矩,大型太湖石都要經過東主徐重的鑒定。

    青珊瑚剛進貨不久,還沒有走完這個流程,暫時不出售,周鱗也在等待買下它的機會。

    「這幾塊石頭抬出去當心點,別碰壞了。」

    陸有根回頭看見了范寧,連忙迎上前笑道:「小官人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昨晚就回來了,怎麼樣,那個周大毛抓到了嗎?」

    陸有根搖了搖頭,「現在事情鬧大了,估計他更不敢輕易回家,想抓住他,我看有點難度!」

    「那我的案子就這樣不了了之?」范寧有點不滿道。

    陸有根看看左右無人,低聲對范寧道:「這個案子你就別太為難縣君了,上面有消息說,他被推薦為江寧知縣,朝廷正在過審。

    這個節骨眼上,他可不敢出事情,那塊玉的事情,就拜託老弟不要再提。」

    吳縣縣令是從八品,江寧知縣是正八品,這可是升兩級,且升為京官,難怪李雲這麼小心,自己的溪山行旅石也不敢要。

    「這是都頭的意思,還是縣君的意思?」范寧又試探著問道。

    「當然是縣君的意思!」

    范寧又仔細打量一下四周的太湖石,目光中帶著一種暗示。

    他笑著對陸有根道:「我哪裡敢為難縣君,那塊玉實在找不回來,我也只能認了,但我的損失總該有所補償吧!」

    陸有根頓時心領神會,他呵呵笑了起來,「你放心,縣君會給你補償的,回頭你看中哪一塊,給我說一聲。」

    范寧心中大喜,他迅速看了一眼青珊瑚,連忙抱拳:「那就讓陸都頭費心了!」

    說到這,范寧又好奇地問道:「徐家也是官宦人家,你們縣君抄他的店,就不怕徐家報復?」

    陸有根冷冷哼了一聲,「徐重孫子指使下人盜竊,他開的店又偷稅巨大,若消息傳到京城,徐重的兒子還能保住官職?孫子還想參加科舉?

    現在徐家求縣君還來不及,哪裡還敢報復?」

    「縣君和徐家有過交流嗎?」范寧又問道。

    「應該有吧!聽縣君說徐大儒要去宣州出任州學教諭,這家店他不打算要了。」

    陸有根又低聲道:「關鍵是那個李泉交出一本帳,上面記載了奇石館十五年來的每一筆交易,算下來徐家偷稅至少近萬兩銀子。」

    范寧點點頭,應該是李雲和徐重達成了某種交易,李雲不追究偷稅,再把這些太湖石送去京城,估計李雲的高升就鐵板釘釘了。

    如果這家店徐家不要了,這是不是自己的機會呢?

    范寧怦然心動,這件事他需要好好籌劃一下。

    公差們將所有的太湖石都搬上船,又用封條貼上大門,公差們坐上船便揚長而去。

    奇石巷的攤販們卻不肯散去,依舊圍在四周議論紛紛,奇石館被查封,無疑將會攪動木堵鎮的花石市場。

    .......

    次日一早,范寧換了一身簇新的青緞士子袍,這是他新年做的衣服,但新年時他沒有穿,直到今天才換上身。

    今天是朱元甫的六十大壽,范寧前天收到了請柬,要去朱府拜壽。

    「我兒子真有面子啊!整個木堵鎮朱家只發了十張請柬,居然就有你一張。」

    張三娘一邊給兒子梳頭,一邊念念叨叨。

    「昨天隔壁的顧家娘子向我炫耀,說她舅舅收到了朱府的請柬,我就把你的請柬給她看,你猜怎麼樣,她當時就呆若木雞,哼!我不向她炫耀就不錯了,她還居然跟我炫耀。」

    「娘,我和朱大官人的孫女是同窗,對她很照顧,他請我參加壽禮不是很正常嗎?」

    「胡扯!」

    張三娘在他頭上重重敲了一下,「當你娘是傻瓜嗎?你如果不是考得縣士第一,他會給你請柬?」

    范寧忽然意識到,自己若不想再次被暴擊,最好的辦法就是閉嘴。

    .........

    按照吳縣的風俗,祝壽和喝喜酒一樣,一般要辦好幾天。

    朱府大門前熱鬧異常,數百名賓客已陸續抵達朱府,寬闊的空地上停滿了馬車,朱府的專用碼頭上更是停著上百艘華麗的船舫。

    朱府一共發出了三百張請帖,賓客來自天南地北,甚至京城也來了不少人,當然,賓客主要還是江南一帶偏多。

    前來拜壽者非富即貴,成為木堵鎮上的一道極為亮眼的風景,轟動了整個平江府。

    平江府還特地為此派出數百名鄉兵來鎮上維持秩序,壽辰這三天,給鎮上人的生活多多少少帶來一點不便。

    木堵鎮也有人接到了請柬,主要是朱家平時相處不錯的鄰里和友人。

    上午時分,范寧獨自一人來到了朱府大門前,他懷中抱著一個描金朱漆木盒。

    木盒裡是他蒸餾提純的一瓶酒,大概在四十度左右,算得上是天下白酒之冠了,這是他給朱元甫的壽禮。

    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名挑夫,挑著范寧的三塊太湖石。

    距離朱府大門還有二十餘步,一名早就在關注范寧的管家迎了上來。

    這也難怪,一個少年帶著一名挑夫,怎麼也不像來拜壽的賓客。

    「小官人請留步!」

    管家很客氣,上前向范寧拱拱手,「請問小官人的家人何在?」

    他以為范寧是跟隨家長一起前來。

    范寧把請柬遞給他,管家頓時肅然起敬,「原來是范小官人,失禮了,小官人請跟我來。」

    管家給了挑夫十幾文錢,便換了一名家丁替范寧挑石頭。

    剛走到大門前,便看見朱佩從府中跑了出來,後面跟著她的護衛劍梅子。

    今天朱佩換了女裝,穿一間深紅色窄袖短襦,用上好的蘇緞縫製,印有雲狀花紋,袖口和下襟綉著金線,下身穿一條寬大的淡黃色金邊羅裙,腳穿一雙蔥綠色繡花鞋。

    遠遠看起來,她的衣裙格外色彩艷麗,引人矚目,她臉上特地畫了眉,更顯得她一張俏臉晶瑩如雪,五官精緻可愛,就像一個花中小仙子。

    她心情很好,看見范寧,一張俏臉笑開了花,但語氣卻依舊在埋怨。

    「阿獃,你怎麼才來!」

    范寧撓撓頭笑道:「現在時間還早吧!」

    「可我心裡急啊!」

    朱佩俏目一瞥,看見了三塊太湖石,她頓時眉開眼笑,「太好了,你真把石頭帶來了。」

    「當然,我可是守信之人,這邊有三塊太湖石,你自己挑一塊。」

    范寧故作大方,他在賭朱佩沒有見過溪山行旅圖。

    「真的?」

    朱佩狡黠一笑,「你可別後悔哦!」

    范寧忽然意識到不妙,他一把溪山行旅石抄在手中,「這塊不算,另外兩塊隨便你選一塊。」

    朱佩撇撇嘴,「你這人果然沒有誠意,人家隨便一詐,就把你的老底詐出來了,不行!我就要你手中那塊。」

    范寧意識到自己上當了,這個臭丫頭實在太精明。

    他乾笑兩聲,「這塊太湖石只是一般品,另外兩塊才是上品和精品。」

    「瞎說!如果只是一般品,奇石店的掌柜會派小賊把它偷走?」

    范寧一怔,「你也知道了?」

    「我昨天才知道的,你蠻厲害的嘛!居然一個人跑去找縣令,我祖父都把你誇上天了。」

    范寧想了想,便把手中太湖石遞給了她,「好吧!這塊就給你。」

    朱佩看了他片刻,「你是誠心給我?」

    范寧點點頭,「我三叔現在過得很好,多虧你幫忙,這塊石頭叫溪山行旅石,算得上是極品太湖石,品味比那塊柱狀千洞石還要高。」

    朱佩心中有點感動,她嫣然一笑,「我其實是逗你玩的,另外兩塊我選一塊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