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命運牽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命運牽連字體大小: A+
     

    碎冰域。

    玄冰家族的十階血脈戰士,都聚集在因秦烈八目妖靈血脈形成的空間漩渦處,神情凝重。

    族長寒澈和冰暉,突然從遠處閃現過來,臉色複雜。

    「人族冰帝……」

    寒澈皺著眉頭,看向靈域各族聚集的方向,道:「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消息很準確,在靈域的百族當中,還真的存在著棘手的角色。冰帝,就是足以和絕望魔王、恐怖魔王一戰的難纏人物。」

    人族冰帝現身於碎冰域,同絕望魔王交鋒時,寒澈和冰暉第一時間感知到。

    碎冰域內極寒之力的異常流向,那些極寒規則的微妙變化,讓寒澈和冰暉意識到人族的冰帝,和他們一樣對天地間的極寒之力,有著無比深刻的感悟。

    他們通過自身的血脈力量,通過解析血脈內的奧妙,去領悟極寒規則。

    冰帝,則是通過靈魂感知,通過體內寒冰靈力的變動,通過碎冰域這樣的天然奇地,去洞察寒冰之力的玄妙。

    兩者雖然領悟的方法不同,但對極寒規則的認識,到最後還是殊歸同途。

    以寒澈的眼界來看,兩萬年前就是人族三帝之一的冰帝,對極寒力量的理解恐怕不在他之下。

    這讓他收起了對靈域百族的輕視之心。

    冰暉更是如此。

    「人族的冰帝,卓絕的實力,大大超過了那些龍族和其他人族。」寒澈神情肅穆,對聚集此地的玄冰家族強者說道:「根據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說法。當年人族三帝。和烈焰家族的族長同時消失。」

    「冰帝突然到來,說明雷帝和炎帝,也可能還健在人世。」

    「雷帝和炎帝的實力,比起冰帝來,絕對絲毫不弱,他們應當都有和我們十階巔峰血脈戰士爭鋒的力量。」

    寒澈沉吟了一下,道:「暫時緩一緩。不要急著向靈域發動衝擊,等另外四大家族過來再說。」

    「族長,這個星淵……」一名玄冰家族族人徵求意見。

    「不用理會,絕望魔王和恐怖魔王的到來,應該只是意外。我們真要是摧毀星淵,絕望魔王和恐怖魔王發現不能返回深淵,反而可能在暴怒之下,給我們造出巨大的麻煩。」寒澈道。

    「哦,明白了。」

    ……

    光怪陸離的深淵通道。

    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離混亂深淵接近的一片區域,漸漸凝現。

    他湛藍色的眼睛,靜靜注視著一個緩緩膨脹的黑洞,那黑洞……正是絕望魔王、恐怖魔王穿過之地。

    黑洞的另一端就是碎冰域。

    如果秦烈和繆怡姿在此,會發現站在此地的那人,正是靈域來歷最神秘的一人——天棄大師。

    只是。此刻的天棄大師。卻沒有遮掩他的身份,有著湛藍色的眼瞳和藍色頭髮。

    天棄大師靜靜看著那黑洞時,在他的身旁,又有兩人漸漸凝現出來。

    來人一老一小,都是靈族的族人,小的是深藍,老的是靈族現任族長阿薩德。

    阿薩德牽著深藍的小手,臉色滿是不加掩飾的慈愛,道:「還不快見過大祭司。」

    「大祭司。」深藍恭恭敬敬道。

    天棄大師微微一笑,視線從那黑洞內移開。落在深藍的臉上,說道:「不必客氣,我族能否在未來大興,你是最關鍵的人物。」

    「大祭司,你索要的那一滴十階八目妖靈的精血,給了奪取本源始界的那個混血者?」阿薩德奇道。

    天棄大師笑著點頭,道:「那傢伙叫秦烈。」

    阿薩德一臉迷惑,道:「大祭司,那個混血者究竟有何奇特之處?你為何如此關注他?」

    天棄大師看沉吟了一下,說道:「烈焰鳶那瘋子成功在他的身上,將『完美之血』計劃給實現了,目前在他的鮮血之中,至少混雜著神族、深淵惡魔和八目妖靈三種血脈體系,而八目妖靈的血脈體系和我們靈族又息息相關。」

    「完美之血成功了?!」阿薩德臉色驚變。

    「外公,那烈焰鳶就是烈焰家族上一任的族長么?」深藍好奇地問道。

    她早知秦烈體內的血脈特殊,所以並不奇怪天棄大師的那番話,她奇怪的是烈焰鳶這個人。

    「不錯,烈焰鳶就是烈焰家族上任族長,也是神族史上最難評定的一個爭議人物。」阿薩德先回應了一句,旋即又凝重地看向天棄大師,道:「完美之血的成功,豈非意味著神族的將來,會因為那個秦烈發生翻天覆地的巨變?在未來,神族的新一代,會不會都同時覺醒嗜血、光明、玄冰、黑暗和烈焰各類血脈屬性?」

    神族,每一個出生的族人,一直都只能擁有一種血脈屬性。

    即便如此,神族依然是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之一,實力絲毫不遜色他們靈族。

    如果新一代的神族族人,和他們靈族一樣,一出生都兼用幾種不同的血脈屬性,那神族豈非要將整個浩淼星河都給轟下來?

    「不,那個秦烈必然是因為各種特殊性才出現的。」天棄大師搖頭,然後看向深藍,說道:「他和深藍一樣,都具備唯一性,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冒出一堆的。烈焰鳶終其一生,恐怕也只能弄出一個秦烈出來,不然他也不會沉寂到現在。」

    「我相信再過百萬年,神族也不可能出現另外一個秦烈,他的存在有著諸多的偶然性,你的擔心永遠不可能發生。」

    阿薩德聽他這麼一說,才鬆了一口氣,旋即又道:「大祭司,你為何將那一滴八目妖靈的精血給他?」

    深藍也一臉的好奇。

    「我有一種奇異的預感,我總覺得他體內的各種血脈體系,和各族的命運有著微妙的聯繫。」天棄大師精神恍惚,如夢囈般地說道:「似乎,能夠在他體內佔據主動的血脈體系,對應的一族命運,也會同時發生某種神妙變化。」

    「那一滴八目妖靈的血脈,令他體內八目妖靈的血脈體系,變得強大,我感覺這對我們靈族有益。」

    「可我沒有預料到,他體內八目妖靈血脈強大以後,形成的星淵,恰好又將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弄到了靈域。」

    「似乎,深淵惡魔一族,也同時受益了,我猜想他體內的深淵惡魔血脈,或許也變得強大了。」

    「可能他在煉化那一滴八目妖靈血脈的時,也同時增強了深淵惡魔的血脈,兩頭深淵魔王那麼巧發現這個正在形成的黑洞,並突然沖了進去,可能是嗅到了他體內深淵惡魔血脈的氣息。」

    「這種種巧合,其實都和神秘的命運有關,而如此詭異不明的命運波動,即便是我,也無法完全看清看透。」

    「我也只能靠猜測去捕捉命運之線間的交織和串聯。」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