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面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面見字體大小: A+
     

    黯元界。

    秦烈的那一具血魂獸分身,突然在地底囚室發出一聲震天咆哮,血魂獸的那一具軀體,本來筋脈和血肉如掛在骨骸上,血淋琳的模樣可怖無比。

    這時,隨著血魂獸的嚎叫,他那巨大的骨骸,突然湧現強大的氣血能量。

    一層新的皮肉,隨著筋脈和鮮血的顫動,從血魂獸的身上生長出來。

    不一會兒功夫,潛藏另一端的血魂獸,就完成了軀體的蛻變,通過吞食的那些異族邪物,恢復到八階的力量。

    一簇簇魂團,也在血魂獸的腦海內涌動著,不斷增強著靈魂力。

    「一個曾遭受重創的魂族族人。」玄冰家族的米雅輕喝道。

    她在幽暗的地底囚室,沒有能看到潛藏另一端的血魂獸,卻可以聽到血魂獸不加掩飾的嘶吼。

    她通過血魂獸嘶吼聲中表露出的暢快,就大致猜測出真相。

    「我想我知道他是誰了!」米雅神情一動,猛地看向秦烈,道:「聽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族人說過,三萬年前他們初臨靈域時,就發現有魂族族人先一步到來。那些魂族的來人,試圖在靈域建立和魂族連通的空間隧道,引更多魂族族人到來。」

    「那時,烈焰家族的上一任族長,當機立斷下達了一個命令——先全力斬殺魂族族人。」

    「之後,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強者,便前往幽冥界、古獸界和修羅界。將顯露出的魂族族人一一追殺致死。」

    「我剛剛見過的那一個寄托在魂獸體內的魂族族人。應該就是三萬年前,其中的一個魂族族人的分魂吧?」

    秦烈瞥了她一眼,道:「猜的不錯。」

    「你為何要幫助他恢復?」米雅追問。

    血魂獸分身,不久前才剛剛恢復八階的血脈力量,以米雅對秦烈的實力來看,如果秦烈願意,是可以提前將血魂獸殺死的。

    ——她並不知道血魂獸和秦烈的真正關係。

    她看秦烈沒有動手。自然認為秦烈和血魂獸之間,一定有著某種協議,否則不會任由血魂獸恢復力量。

    秦烈皺眉,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考慮該如何安排米雅。

    米雅乃寒澈的女兒,他如果將米雅殺死,以寒澈為首的玄冰家族,勢必瞬間瘋狂,會不惜一切代價攻擊靈域所有的種族。

    三萬年前。神族對靈域的入侵,也只是要靈域百族臣服,並未採取過於極端的方式。

    他要是殺了米雅,徹底激怒了寒澈,他知道玄冰家族絕不會和三萬年前那樣,以溫和的方式對靈域進行逐步的蠶食。

    他忽然有些頭疼。

    就在此時。他在擎天城的暗魂獸分身。被咒之始祖要求單獨談談。

    他眯著眼,沒有理會眼前的米雅,而是以靈魂之間的聯繫,聆聽著咒之始祖對暗魂獸分身的一番話。

    「你本體如今在何處?」咒之始祖詢問。

    「黯元界。」暗魂獸分身答道。

    「黯元界,一個不錯的地方,屬於秦家的私密域界。你本體附近……有沒有靈域其他種族的族人?」咒之始祖再問。

    「沒有。」暗魂獸分身回答。

    「請將黯元界的域界之門的空間坐標告知我,有個人……想去黯元界見你一面。」咒祖道。

    「誰?」

    「他去了你便知道了。我可以向你保證,他對你,對秦家絕無惡意!」

    「我考慮一下。」

    「好。」

    他和咒之始祖的交談,很快就中止了。他在黯元界的本體思量了一番,旋即將黯元界域界之門的空間坐標告知。

    之後,人在地底囚室的他,便冷眼看著那一個域界之門。

    他的血魂獸分身,在黯元界以異族邪物來恢復血脈力量時,秦業就藉助域界之門先離開了。

    秦業離開時,將黯元界的域界之門坐標,還有黯元界的情況都詳細告訴他了。

    黯元界乃是一個極小的域界,周邊星河中,再沒有別的域界,離靈域和其他的大型域界都相隔遙遠。

    這個域界,本就是秦家的一個放逐之地,專門用來囚禁敵對者。

    此地,連依附秦家的那些勢力,也沒有幾個聽說過,屬於頗為隱秘的一個域界。

    而咒之始祖一聽說他在黯元界,居然說那個地方很隱秘,適合相見,這說明咒之始祖對秦家情況其實很清楚。

    這倒是令他也暗暗吃驚。

    他始終不明白咒之始祖和他爺爺,以前究竟有著怎樣的約定,不知道為什麼他爺爺得知咒之始祖靈魂分散,將殘魂化為擎天城一部分的時候,要將擎天城打造成秦家的老巢,對擎天城反反覆復的改造。

    他總覺得在咒之始祖的身上,隱藏著太多的秘密。

    「或許,一會兒要過來的那人,能幫我解開一點咒之始祖的秘密……」他暗暗道。

    幽暗地底宮殿。

    他不再理會米雅,而是專心看向那域界之門,看著域界之門突然劇烈動蕩,泛起強烈的空間波動。

    在他驚異的目光下,一名面容古樸的白衣長者,突然從域界之門閃現而出。

    此人倏一在地底囚室現身,他魂壇內的那一幅寒冰意境圖,驟然從魂壇表層清晰浮現,他對此人突生一種很強的熟悉感。

    他獃獃看著來人,愣了十幾秒以後,突然喝道:「冰帝!」

    來人淡然一笑,輕輕點頭,說道:「真是沒有想到,我烙印在赤瀾大陸那玄冰之地下的極寒意境,竟然被你這秦家小子所得。我更加沒有預料到,藉助你那一幅寒冰意境圖,加上你突然覺醒的神族玄冰血脈,竟令你激發了玄冰家族的『絕對零度』血脈天賦。」

    此言一出,秦烈還沒來得及答話,米雅反而驚叫道:「他覺醒的『絕對零度』,竟然和你有關?」

    冰帝笑道:「那是當然。」

    秦烈渙然醒悟,這時候他才想起來,他體內神族血脈突發異常時,他的魂壇也同時發生巨變。

    他旋即明白冰帝所言非虛。

    他的神族血脈,能在擁有玄冰屬性以後,神奇的覺醒「絕對零度」血脈天賦,絕對和魂壇內的那一幅「寒冰意境圖」脫不了干係。

    「你不要責怪咒祖了,玄冰家族的族人,能夠提前降臨碎冰域,主要還是我的意思。」冰帝突然道。

    「你的意思?」秦烈疑惑道。

    「他是在我指引下,去碎冰域扭轉了空間隧道,令玄冰家族的族人,提前了兩年踏入了靈域。」冰帝坦然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