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太陽神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太陽神宮字體大小: A+
     

    同樣是寒寂深淵。

    泊羅界各族強者,橫七豎八倒在地上,很多人都遍體鱗傷。

    滕遠,尼維特,還有九階朱雀,都直接以本體形態示人。

    化為明黃色巨猿的滕遠,腰腹處有著明顯的傷痕,尼維特巨蛇軀體上,也有斑斑血跡。

    九階的朱雀,平日里一雙熾熱眼睛,也是黯淡無光。

    另外,黃金巨人班德拉斯,魔龍巴雷特,還有邪龍卡爾弗特,包括黑獄族的泰勒,都是萎靡不振。

    一群九階血脈異族都在沉默。

    「是誰?」

    巴雷特巨大的眼瞳內,閃過一束驚慌的光芒,猛地沉喝。

    一條白蒙蒙屍氣如天河般飄逸而來。

    屍氣垂落,慢慢化為苗風天,他看向這些泊羅界的巔峰存在,錯愕道:「怎麼回事?」

    「我們伏擊一頭深淵領主的行動失敗了。」滕遠身形收縮,漸漸化為人族老者形態,蠟黃色的臉上,顯得無精打采,「我們合力也沒有斬殺那名和巴特茲臨近的深淵領主。他僅僅只是重傷,我們也耗盡了力量,也被他重創好幾個,不得不撤退回來。」

    「同為九階血脈,為什麼此地的深淵領主,會如此的強大兇悍?」巴雷特低吼。

    苗風天沒有立即回答。

    他將這些泊羅界的強者,一一打量了一番,才說道:「幽冥界集結了所有力量,同樣沒有擊殺巴特茲,也是狼狽逃了回來。」

    「我們的力量要強過幽冥界各族!」尼維特尖嘯道。

    「不久前。主人集結了所有魂奴,加上我御動的屍妖,姜鑄哲等嗜血者,還有失敗而回的格雷、戈登和魯茲三名九階血脈者。動用數十枚烈焰玄雷,最後還請出主人的魂獸分身,才艱難地擊殺一名極炎深淵的九階深淵領主。」

    苗風天神情深沉,又道:「這一股力量應該強過你們吧?」

    此言一出。泊羅界的各方強大存在,都紛紛被驚動。

    「聚集了那麼多力量,才艱難擊殺一名深淵領主?!」巴雷特駭然。

    剩下的那些泊羅界各族強者,忽地沉默,一下子啞口無言了。

    他們很清楚柯蒂斯等人的戰鬥力,一點不遜色他們集合的力量。

    時常在深淵征戰,曾以惡魔血肉為食的那些修羅族虛空境強者,一個個都像是陰森的毒蛇。

    那些人身上的氣息。讓他們都感到不安,讓他們都暗暗驚懼。

    就是這群可怕的傢伙,加上苗風天御動的屍妖,姜鑄哲為首的嗜血者,還又添上格雷三人,又動用烈焰玄雷和魂獸分身,這才幹掉一頭深淵領主。

    九階的深淵領主。究竟該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恐怖?

    忽然間,泊羅界的眾強,對深淵領主的力量又有了新一輪的認識。

    「不要著急捕殺深淵領主,你們應該先從八階的深淵惡魔動手,慢慢積累和深淵生命種族戰鬥的經驗。」苗風天說道。

    滕遠等人若有所思地點頭。

    「這一枚空間戒是主人讓我給你們的,裡面有一些八階深淵惡魔的血和肉,應該有助於你們的恢復。」苗風天取出一枚空間戒,將其遞給滕遠,說道:「儘快恢復力量吧。短時間內。不要嘗試和別的深淵領主血戰。主人可能需要藉助於你們的力量,征戰於另一個深淵層面。」

    「幫我們謝謝秦烈那小子。」滕遠認真道。

    「我會的。」苗風天回應。

    從此地離開,他又朝著人族聚集地而來。

    由暴亂之地人族各大勢力形成的同盟,處在一根根冰柱之間。

    人族因近期學聰明了。沒有找強大的深淵惡魔狩獵,只是對落單的動手。他們還算有所斬獲。

    其中很多境界凝滯者,經過強大深淵惡魔的壓力刺激,逐漸呈現出突破瓶頸的徵兆。

    還有一些人,即將突破境界者,在廝殺之下,還真的就順理成章地邁入全新境界。

    更有甚者,通過吞食那些捕獲的深淵惡魔的血肉,修鍊血肉秘術的人,一個個實力暴漲。

    尤其是萬獸山的那些武者。

    他們在服用深淵惡魔血肉以後,幾乎各個提升了淬鍊肉身的境界層次,獸化以後軀體的爆發力大增,肉身也變得堅若鐵石。

    但最讓人族各大勢力興奮的,則是段千劫經過上一次的重創,竟藉助一頭八階深淵惡魔,跨入了虛空境初期。

    此時,段千劫已藉助於李牧和炎日島的幫助,開始築造第四層魂壇了。

    段千劫的突破,讓受困於不滅境的各方首腦,都紅了眼。

    他們從炎日島拿到烈焰玄雷,積累了力量以後,也都磨拳霍霍,準備大展拳腳了。

    就在此時,苗風天找到炎日島在此地的負責人——唐北斗,將另外一枚空間戒交給了他。

    「都是八階和七階深淵惡魔的血肉?哪來的?!」

    唐北斗接過空間戒,靈魂意識一掃,猛地驚叫起來。

    「主人從別的深淵層面捕殺得來的。」苗風天低垂著頭,說道:「這些血肉,很大一部分都適合你的火焰靈訣,主人希望你利用起來更進一步。」

    唐北斗振奮道:「都是給我的?」

    「嗯。」苗風天平靜道。

    「其中很多八階深淵惡魔的骨骸,還會是築造四層火焰魂壇的珍貴靈材!而八階深淵惡魔的血肉,蘊藏的豐沛火焰力量,對我同樣有著巨大幫助!」唐北斗喜形於色。

    「主人也希望你能築造出第四層魂壇。」苗風天道。

    「我明白了。」唐北斗嘿嘿笑道。

    ……

    泊羅界地底。

    阿卡洛斯將深淵領主三分之一血肉吞食以後,秦烈立即開啟星門,將他送回極炎深淵。

    那片本屬於阿特金斯的領地。周邊深淵魔氣濃郁無比,地心還有潛藏著的火山岩漿,有助於阿卡洛斯真正蛻變成九階的深淵領主。

    送走阿卡洛斯以後,他又讓柯蒂斯等人。重新回到寒寂深淵。

    幽暗地底,於是只剩下他的本體和魂獸分身。

    「第一巫蟲的煉化,先暫時緩一緩,有了阿特金斯的金色獨角。我們要將白骨鐮刀拿回來重新祭煉了。」秦烈喃喃道。

    魂獸分身的眼瞳,也驟然浮現出詭異綠光,似將無數碎小的靈魂意識延伸出去。

    秦烈本體端坐在分身下方,也漸漸閉上眼,以心魂感應。

    他靈魂如橫跨虛空,飄飄蕩蕩的,跟隨著分身的魂絲,慢慢進入存放白骨鐮刀的空間。

    依然是靈域外層的虛空亂流域。

    白衣如霜的繆怡姿。以空間之力牽引著那柄巨大的白骨鐮刀,從她私有的秘境離開。

    她釋放出六層如時空重疊般的奇異魂壇,豐腴曼妙的酮體,靜靜端坐在六層魂壇上,以魂壇駕馭著下方白骨鐮刀,在虛空亂流域深處漂浮。

    精通空間秘術的她,在虛空亂流深處。如魚兒游弋在深海般安然,絲毫不受那些域外風暴,黑洞,罡風的影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牽引著那柄白骨鐮刀,漂浮到一個不知名的黑洞口。

    她就此停了下來。

    望著那黑洞,她黛眉一蹙,彷彿有些猶豫不決。

    黑洞內,如太陽般的聖輝倏然閃現,一個高大英俊的中年男子。從黑洞內一團聖光內浮露出來。

    他滿臉和煦的笑容。在聖光中躬身,做出邀請的姿勢。

    繆怡姿靜靜看著他,看著他臉上陽光和煦的笑容,最終帶著那柄巨大的白骨鐮刀踏入黑洞。

    她和白骨鐮刀一同從虛空亂流域消失。

    一座沐浴在日光下的宏偉宮殿廣場。眾多神情嚴肅的武者,散落在廣場中央的域界之門附近。

    他們的眼睛都盯著那一扇域界之門。

    光幕扭曲變幻。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率先從中穿梭出來。

    滔天的凶戾血腥氣味,從那柄白骨鐮刀上透露出來,令廣場的氣氛愈發壓抑。

    旋即,白衣若雪的繆怡姿,也從域界之門閃現出來。

    她曼妙身影倏一走出,剛剛穿過的那一扇域界之門,陡然炸碎。

    繆怡姿令人自慚形穢的美麗面容,在身後域界之門爆碎以後,倏然一變。

    下一刻,她就發現周邊的空間,如被看不見的巨石鎮住,她竟無法以空間秘術動用。

    她明眸驟然冷冽如冰。

    再看身旁的陣仗,她才發現太陽宮的各方宮主,還有太陰殿的幾名殿主,赫然全部聚集於此。

    之前在黑洞內,一臉和煦燦爛笑容的太陽宮宮主,那張英俊的臉上,則是流露出略顯尷尬的訕笑。

    她冷冷看向此人,一顆心如被空間利刃狠狠刺了一下,「君天耀,你將我從虛空亂流騙來,又擺出這樣的陣仗,是想要殺我么?」

    修鍊空間秘術的她,六層魂壇皆蘊含空間玄奧,只要她人在虛空亂流深處,就算是域始境強者要對付她,她也能從容而退。

    同等境界者,想要在虛空亂流域深處擊殺她,幾乎沒有一絲成功的可能。

    就是因為如此,她才將私有秘境設在虛空亂流深處。

    這趟她之所以過來,是太陽宮的宮主君天耀傳訊於她,說他知道那柄令她疑惑許久的白骨鐮刀究竟是何物,讓她帶來做進一步的鑒定。

    對君天耀這個追求她多年的英俊男人,她雖沒有什麼愛意,卻多少還是有著一絲好感。

    就是因為一絲好感,她才答應幫助前往泊羅界,幫太陽宮建造一座域界之門。

    也是因為這一絲好感,她才會在明知道外界局勢詭譎的情況下,還冒然前來太陽宮。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