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圖窮匕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圖窮匕見字體大小: A+
     

    沐浴在明媚太陽光下的廣場中央,繆怡姿臉色冷如堅冰,心也如被寒意淹沒。

    寬闊的廣場,連君天耀在內,一共散落著九名虛空境強者。

    這九人,六人為太陽宮的宮主,另外三人則是從太陰殿而來。

    三名太陰殿的來人,為首者,赫然就是殿主柳賢哲。

    此刻,太陽宮宮主君天耀,訕訕乾笑著,不敢和繆怡姿對視。

    面對著繆怡姿如冰刀般的冷冽目光,他低垂著頭,明顯有愧於心,所以沒有答話。

    反倒是遠道而來,和君天耀為敵多年的柳賢哲,輕輕一笑,說道:「我們弄出這個陣仗了,倒不是真要擊殺你,而是想要弄清楚一件事。」

    柳賢哲和君天耀一樣,都是虛空境後期,六層魂壇的強者。

    他們兩人執掌的太陰殿和太陽宮,乃中央世界次一級黃金級勢力,多年來一直和六大勢力保持著緊密的聯繫。

    這兩人,以前時常明爭暗鬥,在各個域界爭奪著霸主權。

    泊羅界,就是他們最為激烈的一個域界戰場。

    然而,隨著神族將要歸來的痕迹,越來越明顯,以前經常爭鬥的勢力,漸漸停止了廝殺。

    在六大勢力的約束下,柳賢哲和君天耀這對仇敵,為了泊羅界的共同利益,竟然還攜手合作了。

    君天耀請動繆怡姿,派出卓韋丹,柳賢哲派出麻豐和鞏聖遠,進行了星空征途。

    可惜。這次針對泊羅界的計劃,卻無疾而終。

    除繆怡姿外,卓韋丹、麻豐和鞏聖遠,就此消失在星海之中。再沒有消息傳來。

    因姬家、補天宮的壓力,六大勢力不得不約束他們,讓他們中止對泊羅界的計劃。

    他們精心籌謀的計劃以慘敗收場,讓他們心生疑惑。從而懷疑到繆怡姿身上。

    「你們想弄清楚什麼?」繆怡姿語氣冷漠。

    「麻豐他們是否已經死亡?」柳賢哲淡然道。

    繆怡姿輕輕皺眉,不耐道:「我回來不久就向你們解釋過,麻豐、鞏聖遠和卓韋丹三人,在我受困時並沒有過來幫我。我被一頭暗魂獸纏住時,也曾發出求援訊號,他們同樣沒有聲訊。在那一個時間點,他們和我一樣,應該都遭受了別方勢力的圍擊。而我。自知不是那暗魂獸的對手,不想葬身於茫茫星海,所以才遁回虛空亂流。」

    「就是說你根本不知道他們遭遇了什麼?」柳賢哲再問。

    「不錯。」繆怡姿冷聲道。

    「我猜是秦家派人伏擊了他們。」柳賢哲突然道。

    此言一出,廣場上那些太陽宮和太陰殿的虛空境強者,臉色都沉重起來。

    就連君天耀,也是搖了搖頭,輕輕嘆息一聲。

    「我聽說你和你師兄一直沒有斷了聯繫?」柳賢哲的眼瞳深處。如浮現出兩輪寒月,冷光熠熠。

    一股清冷幽寒的陰月氣息,如寒霧瀰漫開來,將繆怡姿所處的方位淹沒。

    柳賢哲身旁,兩名太陰殿的殿主,同時眯起眼睛。

    一束束銀亮月光,從他們身上閃亮出來,似在和柳賢哲身上的氣息相互映照。

    僅僅只是柳賢哲三人,施展出太陰殿的「寒月禁術」以後,就將繆怡姿所處的空間給鎖定。讓她難以從容活動。

    「我和我師兄的確存在聯繫?你想說什麼?」繆怡姿冷聲道。

    「可是你走漏了消息。讓秦家知道了我們對泊羅界的計劃,從而派人伏擊?卓韋丹,麻豐,還有鞏聖遠三人。可是因你而亡?」柳賢哲臉色陰沉如水,道:「如若不然。為何他們三人慘遭殺害,而你卻還活著?」

    停頓了一下,柳賢哲聲音高昂尖銳,目顯厲色,喝道:「你不是應該和他們一起死嗎?」

    「我六層魂壇,又精通空間秘術,為什麼要和他們一起去死?」繆怡姿神情冷冽,沒有去看柳賢哲,而是望向太陽宮的君天耀,冷聲道:「我答應前往泊羅界,也是因你苦苦勸說。我並不是你們太陽宮和太陰殿的人,我只是拿酬勞辦事。事情沒有辦成,我在回來以後,已經第一時間將酬勞退還給你們,你們還想怎樣?」

    君天耀滿臉苦澀。

    在繆怡姿如針芒般的冷冽目光下,他微微抬頭,攤手無奈道:「是九重天和星辰殿認為你和秦家還有牽連。」

    繆怡姿曲線玲瓏的身子,輕顫了一下,明眸也浮現出驚異之色,「我和秦家在三百年前已沒有來往!」

    「你剛剛還說你和你師兄有來往,而你師兄……則是忠心於秦家老爺子!這豈不是證明,你和秦家之間的關係,壓根就沒有斷裂過?」柳賢哲冷笑著,不耐煩地說道:「上面的六大勢力,要在神族正式到來之前,將秦家這個隱患給滅掉。近期六大勢力在域外星河,針對秦家的一次次行動,你應該有所耳聞吧?」

    繆怡姿沉默不語。

    她雖然一直待在自己的私有秘境,卻有別的途徑來獲知外界的局勢變化,所以她的確知道近期六大勢力對秦家連番出擊。

    秦家設立在域外星空的很多據點,在近期內,都被六大勢力攻擊。

    只是,那些據點破碎以後,秦家就彷彿突然消失了。

    茫茫星河,有著無數域界星辰,秦家真要一心潛藏,六大勢力根本沒辦法搜查出來。

    而她,因為和陳霖的聯繫,應該是被當成一個突破口。

    果然,柳賢哲很快再一次開口,確定了她心中的猜測。

    「你只要告知我們,秦家的老巢在域外星空哪兒?我們就不會為難你。」

    此時,君天耀也勸說道:「你也很清楚,秦家的第三代秦烈,身懷神族的血脈,這證明秦家和神族必有勾結!在越來越多跡象表明神族即將到來的大勢下,秦家,就是神族留在靈域的內應!只有大家齊心協力,先將秦家這內應滅掉,在神族到來以後我們再能沒有後顧之憂啊!」

    停了一下,他一臉誠懇地說道:「怡姿,你和你師兄既然有聯繫,你應該知道他的位置吧?」

    「住嘴!你不配那樣稱呼我!」繆怡姿厲色道。

    若非君天耀的欺騙,她不會以身涉險,不會在局勢不明朗的敏感時刻,冒然離開虛空亂流域。

    就是因為君天耀一再承諾,說知曉那柄白骨鐮刀的來歷,出於對此人的信任,她才會前來太陽宮。

    結果,倏一到來,就看到了眼前的陣仗。

    到了這一刻,她已漸漸看明白了,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六大勢力,在始終找不到秦家以後,想起了以前和秦家來往密切的她。

    六大勢力將她當成了對付秦家的突破口。

    君天耀和柳賢哲兩人,一直聽命於六大勢力,或許是六大勢力下達了命令,也或許是兩人想要邀功,這才弄出如此陣仗,將她給困於太陽宮。

    在繆怡姿來看,不論君天耀是受命行動,還是主動出手,從他欺騙自己過來那一刻起,此人就被她定義為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

    對於卑鄙小人,她從來不會假以顏色,連敷衍都還沒有學會。

    所以她再也不會給君天耀絲毫面子。

    被她毫不客氣地呵斥以後,君天耀臉色一僵,皺了皺眉頭,忽然沉默下來。

    君天耀望了一眼柳賢哲。

    那眼神,分明就是將這次的話語權,交給了仇敵柳賢哲。

    ——他是將一切交給了柳賢哲做主。

    柳賢哲陰惻惻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君兄,你既然都將她誘騙過來,為何還要如此畏頭畏尾?呵呵,也罷,你既然不願意將臉上那層皮扯去,那就交由我吧。」

    他和君天耀本就是仇敵,所說的話也不客氣,他所說的君天耀臉上的那層皮,擺明了是指的君天耀的虛偽。

    君天耀英俊的那張臉,微抖了一下,神情有些難看。

    可他還是忍著沉默了下來。

    「繆小姐,在你沒有將秦家潛藏星河的確切位置道明,在六大勢力沒有搗破之前,我們只能將你擒拿下來。」柳賢哲不再啰嗦,笑著下達命令:「大家不要太粗魯了,繆小姐乃是空間秘術方面的宗師級人物,她的命可是非常值錢的。」

    「至不濟,將來也可以拿她的性命,來要挾陳霖!呵呵,或許我們只要釋放出要殺死繆小姐的消息,她師兄就會急匆匆由域外星空回來救人!」

    話到這兒,柳賢哲眼睛一亮,思路開闊起來。

    「不錯不錯,這還真是一個好主意!聽說秦家的老爺子以前很關照你,將你當成女兒來看待,說不定秦家還真的願意為了你,從烏龜殼內鑽出來呢!」

    柳賢哲大笑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