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一章 聯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一章 聯手字體大小: A+
     

    「你說他能和邪龍談什麼?」

    絕陰墓地上面,杜向陽和洛塵等天劍山武者,守在一個洞口處,閑著無聊,杜向陽沒話找話。

    洛塵冷著臉,漠然道:「鬼知道。」

    「那小子越來越看不透了。」摸著下巴,杜向陽眼瞳有光爍閃耀,「他從神葬場得來的封魔碑,怎會有那麼多神妙用途?又能用來感知三鬼族,又能引發他們身上的烙印,如今還能和邪龍交涉,真是讓人不得不驚訝。」

    「在他身上,肯定還隱藏著別的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洛塵推斷道。

    杜向陽深以為然地點頭,「我也這麼想。」

    「希望他能活著出來。」洛塵皺眉。

    「他的命一向很硬!」杜向陽回答道。

    ……

    另一邊。

    天器宗的賀沂,畢尤,還有羅可馨等人,也聚集在一塊兒,低聲談論著什麼。

    「賀老,有沒有覺得……秦烈不僅僅只是掌握封魔碑那麼簡單?」羅可馨壓低聲音道。

    「我也覺得他不可能通過封魔碑做成那麼多事情!」馮一尤哼道。

    賀沂看向眾人,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道:「神葬場不像你們所想的那樣簡單。」

    「哦?」羅可馨神情一震,正襟危坐,流露出濃厚興趣。

    馮一尤也凝神聆聽。

    「有些事情,只有寥寥幾人知曉,你父親叮囑過我們。不允許我們向外透露。」賀沂看向馮一尤。

    「你們幾個去外面一點!」畢尤沖身旁幾名天器宗武者下令。

    幾名只有如意境、破碎境的武者,聞言默默後退,一直退到數百米之外才停下身子。

    這麼一來,還聚集在賀沂身旁的,要麼境界達到涅槃,要麼則是如羅可馨、馮一尤一般身份特殊者。

    「外面很多傳言屬實,我們……和姜鑄哲的確暗中有來往,這一點,想來你們也都心中有數吧?」賀沂看向馮一尤和羅可馨。

    兩人輕輕點頭。

    尤其是馮一尤。他垂著頭,臉色頹敗:「我知道我能在神葬場活下來,皆是因為姜鑄哲,不然我必死無疑。」

    「你明白就好。」賀沂點了點頭,想了想,才說道:「姜鑄哲對神葬場的了解。遠遠超過我們,據他所說,神葬場原本就是專門為搏天族後裔準備的磨練之地!無垢魂泉,太古生靈遺骸,純凈的魂壇,這些都是他們為獲勝者準備的戰利品!」

    羅可馨等人紛紛動容。

    他們雖然在天器宗身份特殊。但是這一類的宗門秘辛,馮毅和羅翰都不曾向他們道明。

    所以他們並不知道神葬場的真正玄妙。

    「海月島的時候。秦烈能夠從姜天興,還有你……」賀沂看向畢尤,說道:「他能從你們手中奪取封魔碑,或許不是機緣巧合,而是有可能……他體內流淌著搏天族血脈!」

    此言一出,當真是石破天驚,畢尤。馮一尤,羅可馨皆是差點尖叫起來。

    羅可馨更是緊緊捂住了嘴唇。

    「搏天族血脈?他怎會有搏天族血脈?!」畢尤駭然失色。

    「這就不是我們所能知曉的了。」賀沂搖了搖頭。繼續分析:「只有擁有純正搏天族血脈的後裔,才能輕易獲取封魔碑!也只有擁有搏天族的血脈,他才能輕而易舉點燃三鬼族族人體內烙印,以封魔碑洞察他們的動向!」

    「同樣的。」

    賀沂看向下面的絕陰墓地,「也只有體內有著搏天族血脈,他才敢進入地底深處,去會見那些邪龍!」

    「嗜殺無道的邪龍,仇視很多種族,人族更是首當其衝!他如果僅僅只是人族,一旦和邪龍會面,立即就會被殺掉,絕不可能存活下來!」

    「這麼說,他很有可能和邪龍達成一致?」畢尤驚奇道。

    「這我不敢肯定。我只能說,邪龍一族絕不會背信棄義,不會在絕陰墓地的地底深處將他擊殺。也就是說,沒意外的話,他應該可以活著走出來。」賀沂表態。

    「賀老,有多少把握肯定他有搏天族血脈?」羅可馨認真道。

    「九成!」賀沂一臉嚴肅。

    眾人忽視一眼,突地沉默下來,不知該如何是好。

    「搏天族最終是被我們人族,聯合靈域各大種族,將其驅逐到域外星空。」畢尤臉色陰沉,「我想,如果有朝一日搏天族捲土重來,一定不會放過我們。這個秦烈……會不會是一枚棋子?一枚埋在靈域,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的棋子?」

    「沒人能給你答案。」賀沂嘆道。

    「關於秦烈……究竟該如何對待?」羅可馨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必須要活著!只有他活著,我們才有可能通過他,獲知那些古陣圖的奧妙!他體內擁有搏天族血脈一事,我們要幫忙掩飾,必須要嚴守這個秘密!」賀沂嚴厲道。

    他眼睛直勾勾盯著馮一尤。

    馮一尤脖子一縮,弱弱道:「我豈會那麼不識大體?」

    「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就算是你父親,也絕饒不了你!」賀沂冷哼。

    「知道了。」馮一尤乖乖點頭。

    ……

    絕陰墓地上方,天劍山,寂滅宗,天器宗和萬獸山,數千名武者都在等候著。

    一個時辰匆匆掠過。

    地底深處沒有任何動靜,秦烈沒有出現,也沒有傳遞絲毫訊息。

    許多人都覺得他恐怕出了事,被那些邪龍給隨手料理了,因此,有一部分人覺得不應該一味的等候下去,要麼撤離絕陰墓地,要麼。就深入地底查探。

    在眾人漸生不耐的時候,賀沂站了出來,說道:「大家放心,我相信秦烈一定還活著,他肯定會走出來!」

    「賀老,你為什麼會這麼有信心?」萬獸山的塗牟驚訝道。

    「是啊,他只有如意境的修為,還不夠邪龍一爪子抓的,你怎知道他能活下去?」天劍山也有人不耐了。

    「這一路上。他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賀沂喝道。

    此言一出,眾人沉默了下來,很多人細心去想,然後發現一路走來秦烈幫了眾人太多的忙。

    從秦烈種種舉動,他們知道秦烈並不是魯莽的人,知道秦烈冷靜且思路清晰。絕不會去做沒有一點把握的冒險事。

    「再等等吧。」塗牟安撫萬獸山的人。

    不耐叫嚷的那些傢伙,遲疑了一下,也都不再多言,又重新安靜了下來。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

    待到一些人,重新不耐的時候,地底深處傳來邪龍的吼聲。

    眾人紛紛色變。

    一輛輛戰車。巨輦,靈禽。立即呼嘯上天,四大白銀級勢力武者,幾乎都重新取出了靈器,準備應付突來的變故。

    「都別率先攻擊!看清楚情況再說!」賀沂急忙道。

    「喀喀喀!」

    絕陰墓地的一個個洞口,傳來巨石炸碎的聲音,彷彿有巨獸正向外衝擊。

    眾人都緊張不安起來。

    「咻!」

    一道身影,從洛塵等人守候的洞口衝出。嚇的天劍山的那些人差點忍不住出手。

    「別動!是秦烈!」杜向陽大聲叫道。

    那些人一驚后,凝神去看。才發現衝出來的,果然是秦烈。

    「賀老,我和絕陰墓地的邪龍,達成了一個協議,不知你能否做主?」秦烈站在下方,仰望著端坐在水晶戰車上的賀沂,揚聲高呼。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自然而然聚集在了秦烈身上。

    「你先說說看。」賀沂回應。

    「底下有一頭八階的邪龍,加十三頭七階邪龍,他們願意和我們一道,幫助我們撲殺三棱大陸的三鬼族族人。」秦烈抬頭喝道:「但他們希望此戰過後,暴亂之地的人族,不要對他們窮追不捨,不要對他們展開清掃行動。」

    賀沂目顯異光,他深深看向秦烈,沉默半響,點頭道:「我可以答應此事,但我也只能代表天器宗!」

    秦烈又去看其餘三方在這裡的領頭者。

    萬獸山那邊,塗牟看向遠處一名留著長長山羊鬍的老者,以目光詢問。

    那個老者,一直都在天瑜身旁,至始至終沒有離開過,自然也沒有加入庇護秦烈的大軍當中。

    他叫公羊頌,涅槃境三重天巔峰之境,也是萬獸山這邊真正的主事者。

    「我可以代表萬獸山同意此事!」公羊頌的聲音刺耳難聽,他一講話,很多人都紛紛皺眉,「但這些邪龍決不允許在暴亂之地亂來!」

    「好!」秦烈點頭。

    「裘師叔?」杜向陽和洛塵看向一名身穿青衣,體型瘦削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名叫裘青竹,也是涅槃巔峰之境,天劍山這一塊戰力最強的一人。

    「天劍山也沒有問題。」裘青竹洒然一笑。

    「我代表寂滅宗答應此事!」最後的寂滅宗,則是由沈月拍板,她一講話,寂滅宗很多老一輩都同時輕輕點頭。

    顯然,這裡的寂滅宗老輩,都認可沈月的身份地位。

    「那好!」秦烈精神一振,一腳猛地跺地,喝道:「出來吧!」

    「嚎,嗚嗷……」

    一聲聲邪龍咆哮,從地底深處傳來,許多絕陰墓地的洞口爆碎。

    緊接著,一頭接著一頭的邪龍,在漆黑的深夜,扇動著只有邪龍才有的翅膀,如一頭頭妖魔般從地底沖飛出來。

    連吉爾伯特在內,一共十四頭邪龍,都在秦烈身後的夜空冒了出來。

    邪龍身上獨有的血腥暴戾氣味,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令很多人捂著鼻子,臉色有點難看。

    看著十四頭邪龍,還有在他們身前的站的筆直的秦烈,眾人心中都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這些邪龍恐怕只會聽命於秦烈一人。

    ……

    ps:明天補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