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七十章 與龍交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七十章 與龍交涉字體大小: A+
     

    「你要去見那頭邪龍?為什麼?」賀沂微驚。

    「或許,我能和那些邪龍達成默契,他們似乎極其厭惡三鬼族的族人!」秦烈表態。

    賀沂沉吟了一下,又道:「邪龍和三鬼族的確勢成水火。」

    眾人驚訝起來。

    「搏天族沒有從域外星空降臨之前,邪龍一族,就和三鬼族時常血戰。待到搏天族踏上這片天地,各大種族一一歸降后,邪龍一族也變成搏天族的一柄利器,據傳言,邪龍一族歸順的條件之一,就是滅掉三鬼族。」

    「當搏天族對三鬼族進行種族滅絕的時候,邪龍一族,也是有力的參與者,陪著搏天族對三鬼族大開殺戒。」

    「這兩大種族一旦相遇,會立即展開廝殺,也是在情理之中。」

    身為天器宗最卓越的煉器師之一,賀沂對太古時代的一些舊聞,似乎有些認識。

    「我對三鬼族的了解,僅限於一本古籍,所以雖然我知道三鬼族,知道他們和邪龍一族的過節,但我並不識得他們。」賀沂解釋,「所以如果沒有你指明他們,我就算是見到這些異族,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哪一個種族。」

    秦烈點了點頭。

    「你有信心見到那頭邪龍之後,不會被他擊殺?邪龍一族,嗜殺,殘暴,冷酷無情,陰險狡詐,幾乎沒有什麼優點,你肯定要去見他?」賀沂再問。

    「我想我不會有事。」秦烈一手按著封魔碑,說道:「我有它。」

    「那好。你下去就是,我們可以在外面等候你一段時間。」賀沂輕輕點頭。

    「這……」

    「會不會太危險?」

    「為什麼非要去見那頭邪龍?」

    很多人表示不解。

    秦烈並未解釋什麼。

    從沈月的那一隻金翅鸞跳躍下來,他徑直落入一個絕陰墓地的洞穴口,朝著陰寒幽暗的地底深處潛入。

    六個虛渾之靈,之前曾尾隨三鬼族的族人,一直進入地底深處,分散在石宮各個區域。

    虛渾之靈就是他的耳目,憑藉著記憶,他一路下潛。持續深入。

    沿途所見,皆是一具具三鬼族族人血肉模糊的屍身,那些屍身大多數被撕成粉碎,還有很多被腐蝕毒液噴到,變成了一架架血骷髏。

    一路上見到的場面,當真是血型無比。濃稠腥臭的血腥味,幾欲令人嘔吐起來。

    整整半個時辰后。

    通過一條條通往地底的隱蔽石道,恐怕深入了地底近萬米之後,他終於來到邪龍吉爾伯特所在的石宮。

    「咻咻咻!咻咻咻!」

    分散在其它方位的虛渾之靈,化為一束束流光而來,環繞在他身旁。如六個太陽般閃爍著奪目光芒。

    秦烈凝神一看,發現六個虛渾之靈的身子。縮成了一團,像是一個皮球不斷膨脹著。

    「呼……」

    他還沒有來得及多言一句,六個虛渾之靈,仿若疲憊欲死,紛紛重返鎮魂珠休憩。

    他突然意識到,等虛渾之靈再次出來的時候,應該就能真正進化一階。

    就在此時。一個龍爪猛地落了下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就被龍爪攥住。

    一陣天旋地轉后,他終於穩住身子,然後就發現龍爪帶著他,來到了吉爾伯特的眼前。

    邪龍吉爾伯特的眼睛,如綠幽幽的大燈籠,在幽暗的石宮顯得無比陰森詭異。

    然而,在這頭邪龍巨大的眼瞳深處,仔細去看的話,會發現兩個烈焰家族獨有的印記。

    待到秦烈看到那兩個印記后,他忽然放下心來,還咧嘴一笑,說不出的輕鬆。

    他開始運轉血脈之力。

    一簇簇烈焰,從他血液當中蒸騰出來,無數神文流動著,如從他渾身毛孔飄飛,令他瞬間顯得炫目無比。

    吉爾伯特握著他的那隻龍爪,也被烈焰灼傷,這讓邪龍禁不住哼了一聲。

    在秦烈以秘術激發血脈,令其燃燒的更加旺盛之時,連吉爾伯特的眼瞳深處,也有烈焰浮出。

    吉爾伯特突地痛呼起來。

    這時,秦烈的血脈之力才陡然收斂,停下來問話道:「你們邪龍一族的誓言,如今還算不算數?」

    先前,他在絕陰墓地上方的時候,鮮血燃燒之時,他從血脈寶庫中窺見了一些東西。

    賀沂所言不虛,邪龍一族,的確曾經向搏天族宣誓效忠,永不背棄。

    這個誓言形成以後,令搏天族的後裔在成年之後,可以去邪龍一族挑選一頭邪龍為坐騎。

    一旦搏天族的後裔,和選中的邪龍達成默契,就有搏天族的老輩,在邪龍的身上留下那名後裔家族獨有的印記。

    此時,這頭名為「吉爾伯特」的邪龍,眼瞳深處,恰恰有著烈焰家族的印記。

    那印記,是在吉爾伯特尚未蘇醒之前,由封魔碑烙印下來。

    秦烈從血脈寶庫得來的知識,除了有邪龍一族和搏天族的盟約外,還有以血脈來激發邪龍體內印記的秘術。

    就是因為憑藉那個秘術,他才敢孤身一人深入絕陰墓地的地底深處,來見這頭邪龍。

    因為他先前通過虛渾之靈,已看到這頭邪龍的眼瞳深處,有著烈焰家族獨有的印記。

    「我族從不會背棄誓言!」吉爾伯特以靈域的通用語低吼。

    「神族後裔,成年之後來我族挑選夥伴,只能選擇八階以下,沒有真名的族人!」

    「而我,高貴,偉大,威武的吉爾伯特,則是已經達到八階,並且是擁有真名的邪龍!」

    「擁有真名的邪龍,絕不可能成為你的坐騎!更何況,你不但不是純粹的神族,而且還那麼的弱小!」

    「所以,你不配成為我的主人!」

    吉爾伯特咆哮著吼道。

    「我來,不是為了要奴役你,我不需要你成為我的坐騎,而是想找你談談合作。」秦烈微笑道。

    「合作?」吉爾伯特疑惑起來,旋即冷哼一聲,失望道:「果然不是純粹的神族,真正的神族,從不會談什麼合作!」

    「哦?那他們一般怎麼做?」秦烈好奇道。

    「要麼歸順,要麼就殺掉,他們從不給別人第三個選擇!」吉爾伯特敬畏道。

    「這裡除你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擁有真名的邪龍?」

    「沒有了!」

    「你只有八階,如果遇到十來個擁有魂壇二層、三層的鬼族老鬼,你有信心活下去嗎?」

    「沒有。」

    秦烈點了點頭,笑了起來,「沒有,那你的麻煩就大了。現在,至少有十名三鬼族的魂壇強者,在雲霄深處和人族魂壇強者血戰,他們之所以沒有殺到這裡,只是因為他們暫時騰不出手來!」

    吉爾伯特突地咆哮起來,「若非跟隨你們神族進行了百族之戰,我族絕不會死傷慘重,如果我族擁有真名的族人,如今都在這裡,那三鬼族的老傢伙都會變成我們的食物!」

    「可惜這裡只有你。」秦烈不客氣地截斷他接下來的話。

    「說吧!你究竟想怎麼樣?」吉爾伯特怒吼。

    「縮在這裡不是好辦法。一旦天上的戰鬥,分出了勝負,只要還有三鬼族魂壇強者活著,他們必然會殺到這裡,將你們這一支邪龍滅族,以你們的血肉,來迅速恢復他們的戰鬥力!」秦烈冷哼。

    「我們又能如何?」吉爾伯特怒嘯著,扇動著翅膀,在石宮內飛旋著,充滿怨念地吼道:「你們神族戰敗后,從靈域遁離向域外星空,你們只帶上了極少部分我族族人。更多的邪龍,八階以下沒有真名的,就被遺棄在了這裡,我們要面臨人族,修羅族,木族,龍族,古獸眾多種族的滅殺,你知道我們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秦烈沉默。

    「我族的族人,很多被生擒活捉,被他們剝皮抽骨,變成他們的靈材!成為他們餐前的美食!」

    「那些,由你們賜予給我們的輔世界,一個接著一個淪陷,被戰勝的那些種族分刮。」

    「我們能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

    「只要我們活著,只要龍魂還在龍軀內,我們的龍息就不會消失。」

    「他們就能通過龍息找到我們。」

    「為了活下去,我和我的族人,只能通過碎魂,將龍魂以邪龍一族秘術碎掉,令龍魂分散在不同地方,和龍軀分離開來,潛藏在地底極深之處,才能以假死狀態存活。」

    「我們因此放棄了進一步的修鍊。」

    「因為,你們曾承諾,有朝一日你們必將捲土重來,我們於是沉寂在地底深處,以假死狀態默默等候。」

    「我們在等候你們回歸的那一天!」

    話到這裡,邪龍吉爾伯特停了一下,深深看向秦烈,道:「可惜,你並不是我們等待的人。」

    秦烈繼續默然。

    他知道,邪龍所等候的,乃是真正的神族族人。

    他們在等神族的族人,再一次從天外而來,重新開啟靈域全新的時代。

    「我的確不是你們要等的那個人。」半響后,秦烈臉色凝重,說道:「但你們如今的情況很不妙,你們必須要做點什麼,否則……要麼你們被鬼族斬殺,要麼,在將來被人族強者圍剿。」

    擺在這一支邪龍面前的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