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級靈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級靈器字體大小: A+
     

    「這柄飛劍很可能是天級靈器!」秦烈再次說道。

    幾日前,他在礁石上第一次摸到這柄「五火流光劍」的時候,就知道他能修復成功。

    因為他熟悉這柄劍內部的古陣圖。

    羅可馨煉器天賦或許已聞名天下,可惜她對古陣圖一無所知,偌大一個天器宗也沒有精通古陣圖的煉器師。

    所以她斷定無人能夠修復「五火流光劍」。

    她代表器具宗,代表著暴亂之地技藝最高的煉器聖地,她的話讓杜向陽深深絕望。

    秦烈沒有當時就修復這柄飛劍,一是因為雪驀炎恰好找來,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和羅可馨並沒有明顯衝突,不想明顯的打臉,不想太過於暴露自己的煉器手段。

    事後,他回到寂滅宗那邊,將這柄飛劍內部損壞的古陣圖修復成功,當時就覺得這柄飛劍有些不凡。

    他手中沒有精確的器皿,不能測度這柄飛劍,不能重新評測這柄飛劍的等階。

    但他知道這柄飛劍不同尋常。

    「天級靈器?!」

    杜向陽的屋舍內,傳來失控的尖叫,還有粗重的喘息。

    聲音來自於杜向陽和洛塵兩人。

    「鬼叫什麼?」

    坐鎮此地的燕白衣,並沒有隨同洛楠在前方和寂滅老祖等人寒暄,而是留下來通過隱秘手段聯繫天劍山,將這邊情況道明。

    聽到杜向陽的怪叫,他禁不住呵斥一聲。身影一閃,便在杜向陽屋內冒了出來。

    燕白衣為天劍山五大天劍之一,魂壇強者,也是杜向陽的授業恩師。

    杜向陽對他非常敬畏。

    只是,這時候的杜向陽明顯處於極度亢奮狀態,所以他並沒有因為燕白衣的到來而收斂,反而愈發興奮。

    「師傅,這柄劍,你快看看這柄劍!」他如孩子般炫耀著手中的飛劍。

    六道劍芒。如六柄飛劍,流光溢彩,傳來炙熱炎力。

    隨著杜向陽的劍訣變幻,六道劍芒火蛇般飛旋著,火勢越來越洶湧,越來越恐怖。

    杜向陽身上的火焰靈訣。隱沒飛劍之後,如被一疊疊增幅著,形成滔滔炎海。

    火海內,六道劍芒不斷遊動著,鋒芒畢露,帶出一道道炫目火芒。

    燕白衣瞳孔一縮。也分明被驚住,死死盯著杜向陽掀起的火海。

    他以靈魂感知火勢。窺探那柄飛劍的軌跡,細細感知。

    半響后,燕白衣身形一震,喝道:「天劍山再多一柄天級飛劍!」

    「哈哈!哈哈哈!」杜向陽放聲狂笑,激動得手舞足蹈,眼中射出的火芒,足足有半米長。

    「你這傢伙運氣還真好。」洛塵羨慕不已。

    天級靈器數量極其稀少。就連白銀級的天劍山,天級靈器的數量也是屈指可數。

    飛劍類的天級靈器。對天劍山而言,更是顯得彌足珍貴。

    因為天劍山的武者全部練劍。

    一柄達到天級的飛劍,將來註定會被豎立在天劍山的峰頂,這柄飛劍的最初持有者,即便未來隕落了,名字也會烙印在天劍山。

    這意味著杜向陽的名字將來能刻在天劍山的峰頂。

    對所有天劍山的武者而言,名字被刻在天劍山,都是無上的榮耀。

    「怎麼一回事?」燕白衣畢竟是魂壇強者,他很快鎮定下來,眼中帶著濃濃驚異,「你小子得到這柄飛劍后,還頹喪過一陣子,這次非要過來,也是想找天器宗的人幫你修復吧?說說看,究竟是哪一位天器宗的煉器宗師,幫你將這柄飛劍修復成功的?」

    不等杜向陽回答,燕白衣又道:「應該不是羅可馨這類小輩!就算她天賦再驚人,現在也應該不夠資格去動天級靈器!」

    「是賀沂大師吧?」他猜測道。

    「不是。」杜向陽笑著搖頭。

    「那一定就是吳瑎大師了!」燕白衣語氣很肯定,讚歎道:「不愧是吳瑎大師!上次我還聽到傳言,說吳瑎大師也能單獨煉製天級靈器了,我還當僅僅只是傳言,現在來看應該傳言不虛!」

    「也不是!」杜向陽又是大笑。

    洛塵也是嘴角扯動,表情怪異。

    「不是?」燕白衣愕然,「難不成是馮毅那傢伙?不可能啊,老傢伙自從坐上天器宗宗主寶座后,已極少親自煉器了,更何況是幫人修復靈器這種瑣事,他豈會出手?」

    「我當然不可能情動天器宗的宗主。」杜向陽不再笑了。

    通過燕白衣的反應,他突然意識到幫他修復「五火流光劍」的秦烈,究竟有多麼的令人震驚。

    「這趟過來的天器宗煉器宗師,只有賀沂、吳瑎、還有馮一尤這三人,具有修復天級靈器的可能。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還有誰能達成此事。」燕白衣越來越驚訝了。

    「這個人就在你面前。」杜向陽不再賣關子。

    屋內,只有秦烈一個外人,燕白衣幾乎立即反應過來。

    他瞬間盯住秦烈,一臉的匪夷所思,「你竟然能修復天級靈器?!」

    「僥倖而已。」秦烈笑道。

    「難怪李牧那傢伙說你有點鬼門道。」燕白衣輕輕點頭,話鋒一轉,又道:「灰島的烈焰玄雷是否也和你有關?」

    秦烈暗驚。

    他和燕白衣沒有見過幾次面,也沒有過交流,但燕白衣對他彷彿知之甚詳,竟然能通過對「五火流光劍」的修復,聯想到烈焰玄雷來。

    他發現每一個魂壇強者果然都非同小可。

    「有一點關係,不過真正將烈焰玄雷煉製出來,還是灰島上的煉器師。」他如此解釋。

    「厲害,看來灰島大為不凡,假以時日,灰島可能成為第二個天器宗,在未來主導暴亂之地的煉器走向。」燕白衣毫不吝嗇地讚揚。

    「燕前輩過譽了。」

    「不,你們灰島有這個潛力!等解決掉天鬼族,我會和其餘人談一談,以後多多和灰島合作,由你們灰島幫我們煉製一批飛劍出來!」

    「我先謝謝燕前輩。」

    秦烈明白,以前都是由天器宗幫他們煉製飛劍,從中賺取豐厚的利益。

    大多數暴亂之地強大勢力,如果有靈器方面的需求,也都是找天器宗解決。

    天器宗也因此積累了驚人財富。

    灰島若能打響名號,從天器宗手中搶食,為各大白銀級勢力煉製靈器,出售靈器,必然能一躍而成暴亂之地新貴,迅速積累海量的財富。

    這要比開採礦脈來到還要快捷許多。

    「不用謝,我看好你們灰島。」燕白衣笑著點了點頭,身影一閃,如電般消失。

    此時,杜向陽依然愛不釋手把握著那柄「五火流光劍」,時不時發出一兩聲傻笑,智商如瞬間降了兩層。

    洛塵明顯頗為羨慕。

    「咳咳,那個……你們對寂滅宗的沈師姐了解多少?」秦烈突然道。

    「沈師姐?」杜向陽愣了一會兒,慢慢將注意力從那柄飛劍上移開,旋即表情曖昧起來,「怎麼?你也對沈師姐有興趣?」

    「不是那樣。」秦烈搖頭。

    「別解釋!你放心,看在你幫我將這柄飛劍修好的份上,以後只要是你看中的東西,我斷然不可能和你搶奪!包括女人!」杜向陽豪氣干雲。

    頓了一下,他又道:「只是,你不已經有了宋婷玉了嗎?還有那雪驀炎,也和你不清不楚的,哦,聽說你還有個未婚妻對吧?呃,秦烈啊秦烈,你小子其他方面真沒的說,但在女人方面……你是不是太濫情了一點?」

    洛塵深以為然地輕輕點頭。

    秦烈尷尬萬分。

    「算了算了,男人嘛,不都是這個德行?」杜向陽大度地笑了笑,「楚離那傢伙不也是這樣?哦,對了,你想要打聽沈師姐的事情,為什麼不找楚離,誰會比他還清楚?」

    「你們之後沒有交流過?」洛塵訝然。

    「不會吧?你們都在寂滅宗,這都好幾天了,難道一直沒有再次談話?」杜向陽大呼小叫。

    「我一直忙於修復你的飛劍。」秦烈攤開手,一臉無奈。

    「這樣啊……」

    杜向陽拉長聲音,忽然道:「沈師姐是寂滅宗沈老的孫女,深得南老怪的器重,好像許然夫婦也很喜愛她。她的修鍊天賦極為出眾,境界比我們都要高,而且她很聰慧,在寂滅宗一直幫她爺爺打理宗門內的各種事情,什麼事情在她手上都做的有聲有色,很少出什麼紕漏,她……」

    杜向陽喋喋不休說了一堆關於沈月的事情。

    「我不關心這些,我只想知道沈月私生活方面的事情。」秦烈打斷他的絮叨。

    「暴露心思了吧?還說你對她沒有想法,你小子也太假了吧?」杜向陽鄙夷道。

    「隨便你怎麼說吧。」也不想解釋了,秦烈問道:「她私生活是不是很不檢點?是不是有很多男人?」

    「不檢點?你小子可別胡說八道,我們可從未聽過沈師姐的負面消息!據我所知,沈師姐向來眼高於頂,對身邊男人從來不假以顏色,一直沒有人能打動她的芳心,她連私生活都沒有,何來不檢點一說?」杜向陽叫道。

    「沈師姐從沒有過什麼不好的緋聞。」洛塵附議。

    秦烈愕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