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修復飛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修復飛劍字體大小: A+
     

    沈月、許然一唱一和的痕迹有點明顯。

    他感覺到沈月對他有著濃郁興趣,似在暗中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彷彿有所圖謀。

    許然應該知道沈月想要什麼,順水推舟地配合著,支持著沈月。

    這就讓他看不懂了。

    「沈師姐,你真有辦法幫到我們?」沉吟了一下,他不動聲色地問道。

    沈月微笑點頭。

    「你們聊,我們到前面看看。」許然握住童真真的手,帶著她往前面的船艦而去。

    童真真看了林涼兒一眼。

    林涼兒臉色漠然,一言不發,默默跟在兩人身後。

    如此一來,這個還算寬敞的議事殿堂,就只剩下他和沈月。

    眾多寂滅宗武者,都在各個修鍊區整裝待發,準備應付接下來的血戰,沒人有閑暇來此閑聊。

    「還請師姐指教。」秦烈微微鞠身。

    沈月原本站著,這時候忽地坐在一張軟椅上,整個身子放鬆下來,向他招手道:「來這邊坐。」

    議事殿堂內,擺放著許多軟椅,方便門人談話。

    秦烈微笑著,踱步走來,在離沈月最近的一個軟椅內一屁股坐下。

    別頭看向沈月,他眼睛綻出攝人電光,道:「師姐需要我做什麼?」

    「真聰明,也夠直接,我很喜歡。」沈月明眸熠熠,不但沒有迴避他眼中精光,還順勢回望過來。

    沈月美眸漸漸綻出令人心神搖曳的異彩。

    四目相對。

    如受到強磁場的吸引。對視中,秦烈的心魂,似要沉溺在沈月眼中蕩漾的異彩中。

    在他的感知中,沈月的眼瞳深處,深藏著某種能吸引人沉淪其中,永遠不願意離開的美妙。

    一種靈魂相交的美妙滋味,映入他心田,令他的靈魂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秦烈轟然巨震。

    「秦師弟,你看我漂亮么?」沈月的靡靡之音。如從天外而來,猶如美妙的樂章,灑落他心田魂湖。

    沈月眸中閃爍著深邃幽光。

    幽光如牽引著他的靈魂,慢悠悠地,將其引導到沈月眼瞳深處的美妙勝境。

    秦烈靈魂飄忽著,以兩人目光為橋樑。似要逸入沈月眼中。

    全然不受他理智的掌控。

    秦烈心生駭意。

    「我能幫你解決手頭麻煩,但並非無償,我要你給我一些東西。」沈月柔聲蜜語。

    她的輕柔聲,如楊枝甘露滴落秦烈心田,令秦烈全身毛孔都覺得舒泰,說不出的放鬆愜意。

    「你要什麼?」沒有張口。秦烈心念一起,靈魂念頭飛出。已明確表達了出來。

    這是心語。

    傳言,心有靈犀的男女,通過眼睛的對視,就能傳遞心語。

    心念一動,對方立即就能感知,這便是心語,玄之又玄。

    「我要你。」沈月桃腮泛著艷光。眼瞳深處,如編織成縝密情。要將他俘虜。

    秦烈一下子怔住。

    下一刻,一絲絲肉眼難見的流光,從兩人眼睛中間的對視區回涌,如流淌出去的江水,重新被收回。

    「寒冰訣。」

    森白寒霧突然從他毛孔釋放,將他淹沒,徹骨冰冷的寒意,灌入四肢百骸,心靈識海。

    他慢慢恢復冷靜。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一臉怪異地看向沈月,驚訝道:「師姐,你剛說什麼?」

    他當他精神恍惚聽錯了。

    「我要你。」沈月微羞道。

    秦烈張大口,獃獃看著她,忘了該如何回應。

    「很抱歉嚇到你了。」沈月抿嘴一笑,臉腮上的羞澀之意,迅速收斂消失。

    她很短時間就調整了過來,恢復了平靜,以一根玉指纏繞著一簇耳邊青絲,她神態從容,彷彿談論著一筆交易,自然而然地說道:「我幫你解決麻煩,你幫我解決身體上的需要,這買賣怎麼看都是你划算,你說呢?」

    秦烈啼笑皆非。

    出道至今,他從未遇到過像沈月這樣的女人,也從未經歷過由美女主動要求的「艷遇」,沈月那落落大方的架勢,讓他覺得兩人似在探討武道上的修鍊,或是在談論著一筆生意。

    而不是男女之間那種禁忌之事。

    他確實有些被震驚到。

    「你看,我並不難看。而且先前你我靈魂淺談即止的接觸,也說明我們靈魂的碰撞,還能產生很美妙的滋味。」沈月語氣輕鬆,越來越從容,「這說明在你潛意識裡,我還是不錯的女人,能為你帶來愉悅感,這樣不就足夠了?」

    秦烈獃獃看著她。

    半響后,秦烈一臉怪異地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這種事真需要理由么?」沈月美眸如能看透人心,「你遇到美麗的女人,應該也會心神蕩漾,會有種種幻想,有一親芳澤的念頭。那天,我從上面下來,從杜向陽還有洛塵的眼中,就看出他們對我有好感,他們……對我都有那種幻想。」

    秦烈訝然。

    「可惜我對他們沒有興趣。」沈月一笑,優雅地把玩著秀髮,慢條斯理地說道:「就像他們對我有那種幻想一樣,女人對中意的男人,我對你……也有這種幻想。只不過一百個女人中,九十九個都只敢想想,不敢付諸行動。最多,也就有那麼一個女人,不但敢想,還敢實施,而且是立即行動。」

    「而我,就是敢立即行動的那一個。」

    秦烈深深看向她,驚嘆不已,「師姐真是令我敬佩萬分。」他說的是實話。

    沈月這類完全無視男女間重重道德壁壘,敢於肆意打破的女人。乃是他生平僅見。

    他是真心佩服。

    「或許你一時無法適應我行事作風,沒關係,我給你時間慢慢考慮。」沈月不急不緩,「去吧,你忙你的事情,等考慮清楚了再來找我,我反正不著急。」

    秦烈點了點頭,神情恍惚地走了出去。

    離開沈月後,秦烈很想去找楚離。想通過楚離問問關於沈月的事情,想知道這女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楚離和沈月都是寂滅宗的天之驕子,兩人走得很近,應該彼此熟悉。

    可惜,因為南正天的器重,導致楚離心中有結。令他們間的關係也出現了一絲裂痕。

    他暫時還沒有找到彌補裂痕的方式,為了避免兩人獨處尷尬,只能放棄去找楚離。

    「或許杜向陽也了解沈月,還有,那五火流光劍也該還給杜向陽了。」

    沉吟了一會兒,他從這邊離開。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去了天劍山。

    天劍山的洛楠等人,也在隊伍前方和寂滅老祖等人交談。秦烈到了天劍山那一塊兒,表明來意,很快就有人去通傳。

    杜向陽和洛塵兩人很快就走了出來。

    「大戰將起,你現在過來做什麼?」杜向陽愕然道。

    「還你東西。」秦烈取出那柄五火流光劍。

    「都說送你了。」杜向陽帶著秦烈來到他所在的修鍊室,邊走邊說,「我已經準備重新購買一柄飛劍了。」

    「或許還是它更加適合你。」進屋后,秦烈將那柄五火流光劍遞過來。

    「無法修復的靈器。在交戰中,會發生不可預料的意外。再好的靈器,一旦破損,再也無法恢復如初,那都不能當成性命相修之物。」杜向陽遺憾道。

    講話間,他還是將那柄「五火流光劍」接過,還是有些戀戀不捨。

    「再試試看。」秦烈鼓勵道。

    「什麼?」杜向陽一愣。

    「試試這柄劍!」秦烈輕喝。

    洛塵眼睛微亮,心中生出期待,也催促道:「試試吧。」

    杜向陽半信半疑,稍稍聚集火焰靈力,將其灌注到那柄飛劍當中。

    「咻咻咻咻咻!」

    五道顏色各異的火芒,瞬間從劍刃上擴散開來,猛一看,那柄五火流光劍如變成了六柄劍!

    除了劍體本身,另外五道凝鍊的火芒,火蛇吞吐著,同樣釋放出炙熱炎力。

    杜向陽轟然巨震后,眼中射出驚喜若狂的光芒,身子不自禁的抖動起來,激動至極道:「怎會這樣?怎會這樣?」

    他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和感覺。

    洛塵雖然心有期待,然而,在看到那柄劍的神奇變化后,依然被深深震驚。

    「秦烈!是你,是你修復的這柄劍?」杜向陽如要癲狂了。

    秦烈笑著點頭。

    「媽的!你還真是怪胎!竟然真的懂得煉器!」杜向陽重重捶擊了他一拳,以此來發泄動蕩的心情,他臉上洋溢的笑容,燦爛無比。

    「感覺如何?」秦烈再問。

    沒有立即回答,杜向陽將更多靈力灌注其中,只見那柄「五火流光劍」變成了六柄火劍,隨著他的靈訣變幻,六柄火劍又像是六條燃燒的靈蛇,做出種種騰怒跌宕的靈巧姿勢。

    「這柄劍品階絕不低!」洛塵驚叫。

    「內部靈陣圖沒有修復之前,我也以為它只是一件地級靈器,但現在……通過你的的表現來看,它的品階可能超出我們的預料。」秦烈沖杜向陽說道。

    「嗤嗤嗤!」

    激動之下,從六道劍芒上浮升的火芒,將杜向陽自己都燙到。

    他幾乎是跳將起來,臉色漲得通紅,大喊大叫:「你說什麼?秦烈,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覺得這柄飛劍可能達到了天級靈器的範疇!」秦烈道明心中所想。

    杜向陽和洛塵同時尖叫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