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身份之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身份之疑字體大小: A+
     

    落日群島的血煞宗,和姜鑄哲一脈的血煞宗,在暴亂之地武者的眼中,可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姜鑄哲惡名遠揚,幾乎所有的勢力,都視他為邪魔外道,不認同他血煞宗的身份。

    至今,姜鑄哲那一脈的武者,也不敢光明正大地現身,不敢暴露身份活動在暴亂之地各個熱鬧的地界。

    秦烈背著寒冰鳳凰的屍身,在外人眼中,他這種反常詭異的行為,暗合姜鑄哲一脈的作風。

    月姬會這麼認為,也在情理當中,眾人細想后,心中也都表示認同。

    就連董萬齋都是暗暗嘀咕起來,「莫不成,這個叫姚天的小子,真是姜鑄哲一脈?」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看向秦烈的目光,也不由地多出一絲厭惡。

    「姜鑄哲一脈,和我們勢同水火,絕沒有緩和的餘地!」秦烈臉色一正,大義凜然道:「我敢傳訊落日群島,就足以證明我和姜鑄哲一脈沒有關聯!」

    「也未必。」月姬又冷冷道。

    這女人看起來也就三十歲,眼眸中像是始終蒙著一層薄霧,令她的氣質顯得有些飄渺神秘,分外誘人。

    除此之外,她身材豐腴,有著成熟女人的風情,同樣讓她出眾顯目。

    「你傳向落日群島的書信,又沒有給別人看過,誰知道你寫了些什麼?」月姬蹙著眉頭,豐澤的嘴角滿是譏誚,「你如果隨隨便便說個兩句話。那些落日群島的人,也不會知道你是姜鑄哲一脈,只當你是我們拜月宮的也說不定。然後,他們會將我們送過去的三十萬地級靈石,給退回來,而你,頂多只是面子不夠,我們又能說什麼?」

    秦烈啞口無言。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言辭很鋒利。他找不到反駁的借口。

    如果他真是姜鑄哲一脈,依照月姬的說法,隨隨便便寫上一段話,以拜月宮的身份請求落日群島出售烈焰玄雷,也全然沒問題。

    血煞宗要是願意出售,自然會將烈焰玄雷送過來。不願意出售,也會退還三十萬地級靈石。

    這麼一來,他既不會在拜月宮暴露,也不會引起血煞宗的注意。

    「月姬言之有理!」有拜月宮的武者附和。

    「他要是姜鑄哲一脈的,不但不能繼續呆在月石城,還要生擒起來!」月姬眼睛一冷。「寂滅宗承認的血煞宗,乃是落日群島的血煞宗。而不是姜鑄哲一脈!姜鑄哲此人,當年在暴亂之地掀起的腥風血雨,波及了周邊許多地界,我們月石城有很多人,祖輩都曾被姜鑄哲的麾下吸血至死!」

    董萬齋眉頭深鎖,忽地為難起來。

    「灰島所產的烈焰玄雷,如今最是炙手可熱。各大勢力都在爭搶,和血煞宗沒有交情的勢力。想要以市價求購烈焰玄雷是千難萬難。」名叫劉鶴的拜月宮武者,沉吟了一番,說道:「這個姚天如果不是落日群島的血煞宗,絕對不可能為我們換回烈焰玄雷!大家等下去,只要回來的是烈焰玄雷,那麼姚天的身份就一定不會有問題!」

    「如果,從空間傳器陣內送回來的,只是三十萬地級靈石……」

    劉鶴吸了一口氣,看向秦烈,臉色不善道:「那麼,姚天的身份,就必須推敲推敲了!」

    「劉叔說的在理。」月姬輕輕點頭。

    其餘兩名女子,也是出言附和,贊同了劉鶴的說法。

    一屋子的拜月宮武者,小聲交流了一番,也都各自發表意見。

    他們都認為,只要從空間傳器陣那邊送回來的是烈焰玄雷,那麼秦烈就必然是落日群島的血煞宗。

    否則,就有兩種可能,要麼,秦烈身份地位不夠,不足以令落日群島的血煞宗給面子。

    要麼,秦烈根本就不是落日群島的血煞宗,而是姜鑄哲一脈!

    姜鑄哲一脈,惡名遠揚,月石城有很多武者恨不得殺光姜鑄哲的人!

    一旦確定秦烈和姜鑄哲有關,那麼,秦烈的命運將會非常悲慘。

    「等半個時辰吧。」董萬齋沉聲道。

    他並沒有明確表態。

    「宮主,月姬的祖輩,就是當年的受害者,被吸食了鮮血而亡。」劉鶴眯著眼,嘴唇蠕動著,向董萬齋傳遞訊息。

    劉鶴在拜月宮負責消息整理和收集,對拜月宮內成員的來歷和過去,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

    通過劉鶴的傳音,董萬齋心中漸漸瞭然,明白了月姬反常的緣由,愈發覺得頭疼。

    他猶豫了起來。

    「宮主,我加入拜月宮也有一些年頭了,這些年我未曾求過你什麼,今天我求你一次。」月姬垂頭,聲音很輕,語氣很堅定,「半個時辰后,如果沒有烈焰玄雷從落日群島送來,希望你能將這個姚天交給我處置!」

    董萬齋深深皺眉,道:「他也可能只是血煞宗普通的門人,身份不夠,所以血煞宗不給他面子。」

    「他是如意境的修為!而且,他非常年青!就算是在以前的血煞宗,這麼年輕就能達到如意境的門人,也必然被重用,何況是現在?」月姬猛地抬頭,雙眸中已滿是森寒,「只有兩種可能,他要麼從落日群島而來,身份不凡!要麼,和姜鑄哲有關,那也是核心人物!」

    董萬齋想了想,也覺得月姬說的有道理,心中其實已傾向月姬。

    像秦烈這麼年青的如意境武者,不論是血煞宗的哪一脈,都不會泛泛之輩,必然被委以重任,當成深具潛力的可造之才對待。

    這類角色,書寫一封信,為拜月宮說個情,分配十枚烈焰玄雷過來絕對不會有問題。

    更何況,他們拜月宮又不是沒有付出靈石?

    董萬齋心中漸漸有了決定。

    「半個時辰后。那邊如果沒有烈焰玄雷送回來,我跟你走。」秦烈淡然一笑。

    他有十足把握。

    以他在落日群島的身份地位,不論是血煞宗的人,還是灰島原器具宗的人,只要看到他那封信,必然會有妥善安排。

    半個時辰后,將烈焰玄雷送回來,在他來看是妥妥的。

    「好!」董萬齋沉喝一聲,目顯異色。道:「我相信姚天小兄弟!」

    他投來一道讚賞的目光。

    屋內,那些拜月宮的武者,見秦烈如此有自信,也是暗暗詫異,也覺得他恐怕真是落日群島一脈的血煞宗。

    這麼一想后,他們便輕鬆下來。連劉鶴也輕聲寬慰月姬,「等等吧,半個時辰以後,自然就有揭曉。在此之前,你不準對姚天小兄弟無禮!」

    「我就等待半個時辰。」月姬看了秦烈一眼,忽然垂著頭。就在屋內坐了下來。

    她身旁的兩個姐妹,也是一左一右。在她身旁落座,耐心地等候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屋內,突然安靜下來,眾人誰也沒有講話。

    「半個時辰到了!」劉鶴突然道。

    眾人的視線,倏地集中到「空間傳器陣」上,發現上面空空蕩蕩,既沒有烈焰玄雷回來。也沒有被歸還三十萬地級靈石。

    所有人的眉頭都深鎖起來。

    「不太對勁啊。」

    「為什麼會這樣?」

    「就算是不肯出售,也應該將靈石退還給我們吧?」

    「血煞宗一向很有名譽!」

    眾人七嘴八舌商討起來。

    董萬齋臉色也沉了起來。

    三十萬地級靈石。對拜月宮而言,也不是小數目,就這麼平白無故沒了,他也不能繼續保持淡定了。

    「姚天,你在那封信上,究竟書寫了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董萬齋沉聲問道。

    「沒什麼,就是讓他們將十枚烈焰玄雷送來,然後,說一些我自己的事情,其他就沒了。」秦烈回答。

    他也覺得很奇怪。

    只要他的那封信到達落日群島,被血煞宗和灰島,甚至金陽島的武者發現,那些人都會重視起來,會迅速做出回應。

    不太可能半個時辰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給出的那封信,很有可能有問題,興許……那邊從他的筆跡,認出了他姜鑄哲一脈的身份。也只有這樣,落日群島的血煞宗,才會拒絕將我們傳過去的三十萬地級靈石扣下來!」劉鶴急道。

    三十萬地級靈石,對誰都不是小數目,劉鶴還負責拜月宮的賬目記錄,自然知道這三十萬地級靈石對拜月宮意味著什麼。

    一下子沒了三十萬,這讓屋內一眾拜月宮的武者,都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這時候,坐在地上的月姬,突然站了起來,對董萬齋說道:「宮主,這個人交給我吧,你放心,我不會一下子弄死他,我會慢慢審問,弄清楚他在那封信上,究竟寫了什麼。」

    「宮主,月姬做事一向很有分寸,交給她不會有事。」劉鶴也勸道。

    董萬齋沉吟了一下,臉色陰沉沉的,道:「好吧。」

    秦烈頓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這一屋子的拜月宮武者,大多數境界在如意中後期,剩下的都是破碎境,每一個人都不容易對付。

    暗暗衡量了一下,他知道要想從這些人當中突圍出去,簡直難比登天,幾乎沒有一絲可能。

    一旦他反應激烈,還有可能被當場擊殺,莫名其妙就死了。

    他也相信,血煞宗那邊,早晚都會有回應,會證明他的清白。

    他只是需要時間。

    於是,他很快就有了答案,點了點頭,很配合地說道:「我跟你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