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拜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拜月字體大小: A+
     

    落日群島。

    血煞十老之一的洪博文,從一座大型「空間傳器陣」上,將一封信抽離出來。

    只是看了一眼,洪博文便神情一變,沖旁邊十來名血煞宗門人吩咐:「這裡由你們暫且照看!」

    「長老,這裡有三十萬地級靈石,應該也是換取烈焰玄雷的。」一人看著陣法中央的一袋袋靈石,請示道:「怎麼處理?」

    「先收下來,不要有別的動作。」洪博文沉聲道。

    那些血煞宗門人神情驚疑,其中又有一人詢問,「洪長老,是誰傳來的信件?」

    「秦烈撰寫的,但我認不得他的筆跡,所以要去一趟灰島,請墨大師和唐小姐鑒別。」洪博文說道。

    「原來是秦島主!我們明白了!」

    「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洪博文匆匆離去。

    不多時,他便降臨到灰島上方,徑直朝著墨海、唐思琪所在的煉器區行來。

    時隔一年,灰島上又修建了更多的樓閣宮殿,有眾多大大小小不等的儲藏室,專門用來存放靈材。

    這一年,灰島的發展簡直勢不可擋,通過出售烈焰玄雷,灰島積累了驚人財富。

    通過那些靈石,他們讓血煞宗幫忙向周邊勢力,收購了數量龐大的靈材,用來培養新的煉器師,鑽研新的煉器之道,支持血矛武者的修鍊,煉製更多的烈焰玄雷。

    灰島上的建築規模如今翻了三倍都不止。

    從赤瀾大陸而來的那些原器具宗的弟子,只要稍稍具備煉器天賦。就會被安排單獨的石樓,提供一名煉器師所需要的所有煉器材料,熔爐,巨鼎,火源,靈材,經書典籍,灰島現在應有盡有。

    毫不誇張地說,今時今日的灰島。在財富、規模、煉器造詣上,已全面超越了全盛時期的器具宗。

    灰島如今還欠缺的,僅僅只是更多的煉器人才,這需要時間的積累。

    洪博文親自過來,驚動了宋婷玉和墨海兩人,他們馬上出面迎接。詢問情況。

    「秦烈派人送來了書信,我不識得秦烈的筆跡,還望你們能辨別一下。」洪博文表態。

    「宋小姐,你認不認識秦烈的筆跡?」墨海神情振奮,急忙詢問道。

    宋婷玉臉色有些頹喪,略顯尷尬。「我也不識得。」

    「那就只有等思琪出來了。」墨海無奈道:「思琪和秦烈以前在器具宗的時候,就一起聯手煉器。她對秦烈的筆跡非常清楚。只是,這時候思琪正在鑽研一種古老的陣圖,一時半會兒恐怕出不來,洪長老,要不你先回去?」

    「無妨,我就在這兒等一會吧。」洪博文笑呵呵地說道。

    「不介意的話,將那封信給我看看可好?」宋婷玉主動要求。

    「沒問題。」洪博文隨手將信件遞了過去。然後就在灰島,靜候唐思琪的出關。

    他們並不知道。因為他們這邊的耽誤,給在月石城的秦烈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

    秦烈被月姬,夜姬,水姬三名女祭司,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帶走,乘坐著一亮月牙船形狀的飛行靈器,竟然直接出了城。

    月牙船比水晶戰車大了十來倍,但是又小於大型的飛行靈器,速度很是飛快。

    月光下,閃耀著白瑩瑩月華光芒的船隻,從下方去看,像是又一輪新月。

    船上,除了月姬、夜姬和水姬外,還有十幾名女子,也是身穿亮銀色長袍,一個個模樣都是貌美膚白。

    月姬為破碎境初期修為,夜姬和水姬,都是如意境後期,加上十來個通幽、如意境的女子,這一股力量足以震懾的秦烈不敢輕舉妄動。

    更何況,這一塊皆是屬於拜月宮的勢力範圍,就算是月姬她們一時拿不住秦烈,只要招呼一聲,傳遞個訊念出來,立即就會有大批武者蜂擁而至。

    因為有著充足的把握,所以月姬只是以一具枷鎖,將秦烈脖頸和雙手扣住,並沒有禁錮他全身力量。

    寒冰鳳凰的真身,也還是背在他身上,沒有被弄下來。

    秦烈坐在月牙船一角,垂著頭,閉目養神。

    他回憶著關於拜月宮的傳言。

    據他所知,拜月宮來頭不小,許多年前,寂滅宗還沒有發跡的時候,天寂大陸曾經有一個強大的勢力——拜月教。

    拜月教曾鼎盛一時,崇拜月亮,以明月為圖騰標記,勢力最強的時候,曾輻射到天滅大陸和天戮大陸。

    拜月教的時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朝拜月亮,舉行肅穆大型的祭祀。

    月姬,夜姬,水姬,就是拜月教的女祭司,專門負責這方面的事宜。

    後來不知道因何原因,拜月教漸漸敗落,加上寂滅宗漸漸強大,拜月教最終被取代。

    拜月宮,就是拜月教分崩瓦解后,所形成的一個旁系分支。

    許多年來后,拜月宮再難恢復昔日拜月教的榮光,還必須要依附寂滅宗才能存活下來,但是拜月教古老的祭祀傳統,還是得以保留了下來。

    因此,即便是如今的拜月宮,還是設有月姬、夜姬和水姬,來主持祭祀方面的事情。

    思考著關於拜月宮的傳聞,秦烈一路無言,月姬等三女也沒有在中途詢問什麼。

    月牙船出了城,在月色下飛行了一段時間,帶著秦烈到了一個山巒高聳的山谷中。

    山谷呈月牙形狀,在月色下,谷內的湖泊反映著月亮,波光蕩漾,很是明亮。

    谷內,豎立著許多古老的石柱,石柱也是以月石製成,上面雕刻著古老神秘的符號。月光下閃閃發亮,非常奇異。

    一棟棟和拜月宮類似的建築,分散在山谷各個位置,也是明晃晃的,能將月光反射的更加明亮一般。

    湖泊旁邊,有一個巨大的祭台,上面擺放著許多祭祀用品,各類琉璃器皿,陶罐。獸骨項鏈等等。

    「帶他上去。」月姬從船上走下來,沖眾人示意。

    幾名通幽境的女子,按著秦烈的肩膀,將他待到了祭台上。

    祭台上,有六根不是由月石製成的石柱,那些石柱上都有著銀色金屬鎖鏈。

    那些銀亮的鎖鏈。很快纏繞在秦烈的手臂和腳踝上,他被弄在六根石柱中央,一動彈,身上鎖鏈就傳來哐當哐當的響聲。

    秦烈深深皺眉,說道:「不管你們信不信,我都要事先聲明。我和姜鑄哲一點關係沒有。落日群島那邊,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那邊就會將十枚烈焰玄雷傳送過來,各位只需要再多一點耐心,多等候一段時間,自然就會明白我是落日群島那邊的血煞宗。」

    「我們已經等了半個時辰了。」有著小麥色肌膚的夜姬,皺著眉頭,不耐的說道。

    「我們雖然在這兒。可是和月石城並沒有斷了聯繫,只要那邊收到十枚烈焰玄雷。會立即傳訊給我們,我們自然就知道你的清白。」水姬也說道:「那時候,我們自然會放了你。」

    「不用這麼麻煩,以拜月宮獨有的搜魂之術,我們馬上就能知道你是不是被冤枉的!」月姬冷聲下令。

    一名名身穿銀色長袍的女子,分別在祭台各個邊角坐了下來,呈環形將他圍在中央。

    不顧秦烈的解釋,她們暗暗運轉靈訣,身上都冒逸出皎潔的月華光芒。

    一股神妙的牽引力,從祭台上的六根石柱上傳來,直達天穹深處。

    秦烈心有所感,禁不住抬頭看向夜空,看向那一輪似乎突然顯得更加明亮的月亮,臉色微微一變。

    高懸虛空的月亮上,六束清冷的月光,凝為了實質,如月光流水般從天灌落。

    六道月光垂落在六根石柱上。

    一圈圈皎潔明亮的光波,從六根石柱上蕩漾出來,和那些祭台邊角月姬等人身上的靈力光芒,奇妙的融合在一起。

    「起!」月姬輕喝。

    一輪縮小的明月,從月姬的頭頂飛逸出來,緩緩升空,將月華,靈力月芒,種種其餘的波動,一一吸收。

    那小小的月亮,越來越炫目,越來越明亮,其中傳盪出來的氣息也越來越令人驚奇。

    「去吧!」月姬兩手一推。

    那月亮立即朝秦烈飛逝而來。

    在秦烈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那小小的月亮,一下子就飛到他頭頂,並且馬上沉落。

    「轟!」

    秦烈猛然巨震,雙眸中爆出雷電光芒,兩縷電芒有一米長,從他眼瞳內直接射了出來,讓他顯得極為駭人。

    一輪小月亮在他識海內突然閃現!

    月亮閃耀著明晃晃的光芒,帶著一種洞察人心,將靈魂最深處秘密給照耀的秋毫畢現的神秘力量,不斷在他識海遊盪著。

    秦烈生出一種被人看穿的可怕感。

    他瞬間調集雷霆閃電之力。

    識海內,一道道粗長閃電,如巨龍,帶著恐怖的神威,一路轟隆隆爆響著,去衝殺轟擊那一輪月亮。

    出奇地,對靈魂邪力,對冤魂幽鬼有著奇效的雷霆閃電,竟未能將那一個小月亮轟擊爆碎。

    那月亮,似乎並非由靈魂之力凝結而出,似乎當真為天穹的月華匯聚。

    這讓秦烈驚恐異常。

    然後,更讓他驚奇的是,在那一輪月亮光幕的照耀下,他被塵封的記憶壁障,似乎也要稍稍裂開一道口子出來。

    本欲瘋狂反擊的他,突然安靜下來,不但將所有雷霆閃電收斂,還主動迎合那一輪月亮的照射。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