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斬盡殺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斬盡殺絕字體大小: A+
     

    黑雲宮宮主鄭志合,同天海閣的閣主江浩,一起從深海下緩緩飛上天際。

    也在同時,薄波澤的屍身,失去靈力的支撐后,無力地垂落深海,在海面上濺射出一個小小的水花。

    「鄭志合!江浩!」邢宇遠臉色陰沉,冷冷道:「項西,你竟然和黑雲宮、天海閣勾結,你可曾想過要是給幻魔宗知道這件事,會如何處置你?」

    在鄭志合、江浩從海下浮出后,邢宇邈也面沉如水,忽然沉默下來。

    他知道項西已下定了決心。

    「按照我們的約定,只要邢家兄妹的性命,其餘人交由我來處置!」項西瞪著講話的兩人。

    「我們自然沒有問題。」鄭志合神態隨意,無所謂地說道:「我們和邢家兄弟只是利益之爭,並沒有私仇在內,也並不是非要趕盡殺絕,將所有邢家族人滅掉。」

    他看了一眼下方,意有所指道:「別人會不會這麼大度,我們可不敢打包票。」

    江浩也望向下面。

    項西也皺起眉頭。

    一名身形瘦削,一頭灰白相間長發,五六十歲的老叟,忽地在一艘柳葉飛舟上現身。

    抬頭看著項西,他以一種沙啞沉悶的聲音,說道:「邢家直系必須斬殺乾淨,直系和旁系,可以留一條生路,但也需要廢掉一身修為,令他們終生沒有修鍊武道的可能!」

    「夏侯聖!」

    邢宇邈、邢宇遠兄弟,一見此人現身。幾乎立即目眥盡赤,如要瘋狂。

    大船上,邢勝男看了此人一眼,整個身子都在不斷顫抖,眼中射出刻骨銘心的仇恨。

    「當年,只是將你們最小的弟弟射殺,沒有能夠將你們兄妹三人一併滅掉,是我犯下的最大錯誤。」夏侯聖臉色冰冷,道:「我今天親自過來。就是為了專門彌補我犯下的錯誤!」

    四十年前,就是夏侯聖負責追殺他們,要滅掉這一支邢家後裔。

    結果,他只射殺了最小的那個,讓邢宇邈兄妹三人逃了出去。

    四十年前,邢家兄妹只是通幽境初、中期的修為。一晃間,三兄妹都踏入了破碎境。

    其中邢宇邈還邁入了破碎境巔峰,離突破涅槃只有一步之遙,竟和他境界實力達到了一致。

    這讓夏侯聖感覺到了深深的威脅。

    只要邢宇邈再進一步,踏入到涅槃境,就算是他恐怕都未必是對手。對夏侯家而言也將是心腹大患。

    「大哥!殺了他,給我殺了他!」邢勝男在下面痛呼。

    邢宇邈、邢宇遠兄弟。在夏侯聖現身以後,也是瞬間紅了眼。

    兩人幾乎沒有太多猶豫,立即破空而來,猶如兩柄利劍一般,狠狠刺向夏侯聖。

    他們對夏侯聖恨之入骨!

    此時,夏侯聖望著項西,還有鄭志合、江浩。冷哼道:「還不動手?」

    三人猛然一震,齊齊將靈器取出。並且長嘯呼喚。

    又有三名來自於黑雲宮、天海閣的武者,以破碎境的修為衝天而起,一同朝著邢家兄弟而來。

    本該在船上的邢勝男,也沒有一絲猶豫,朝著天際疾馳而來。

    夏侯聖一點點懸浮虛空,冰冷陰厲的眼睛,巡視著四方,道:「邢家旁系和支系,只要冷眼旁觀,只要肯自費修為,都可以活下來。否則,格殺勿論!」

    他又一指郭延正和戚敬,道:「你們的祖輩也和血煞宗密切相關,所以你們倆,也非死不可!」

    一瞬間,落日群島的天空,便火焰滔滔,冰光耀耀,一道道靈力光柱燦燦而出,洶湧澎湃的力量衝撞在一塊兒,炸的轟鳴聲不絕於耳。

    邢宇邈手提金色長槍,揮舞間一朵朵金色火焰噴涌而出,匯聚成金色火海。

    他身上金甲燦燦,威猛凌厲的氣勢,和一身的靈力匯聚,照耀的周邊金光輝煌。

    邢宇遠拿出一把精鐵製成的鐵扇,靈力運轉間,一隻只靈禽從中呼嘯而出,栩栩如生,振翅發出長鳴,羽翼上有小小的漩渦暴風凝成,朝著周邊人捲去。

    天際,項西,鄭志合,江浩,加另外三名破碎境武者,一起圍攻兩兄弟。

    項西釋放的青銅巨鼎,鼎面上巨蟒咆哮,吐出一道道墨綠色煙霧,煙霧中能量澎湃,還有著腐蝕血肉的力量。

    黑雲宮的鄭志合哈哈大笑,一面面漆黑如墨的巨幡,猶如滾滾黑雲,帶著陰寒徹骨的邪力,將八方鎖定。

    天海閣的江浩,盤膝端坐虛空,周邊靈力凝成清晰可見的驚濤巨浪,一**地朝著邢家兄弟衝擊。

    另外三名破碎境強者,也是轟出漫天碎冰,形成寒冰風暴,配合著鋒銳的針芒,圍著邢家兄弟狂擊。

    反倒是夏侯聖,只是不急不緩懸浮上天,根本沒有出手。

    「夏侯聖!我要你狗命!」邢勝男的瘋狂咆哮聲,從下方傳來。

    她勢如瘋虎,眼中噴湧出仇恨的怒火,兩手攥著一個雙刃巨斧,以開天闢地的狂烈氣勢,狠狠劈向夏侯聖。

    一道炫目的靈力光河,在斧頭的劈擊之下,緩緩凝鍊而出,其中藏著驚人的鋒銳和能量。

    正在慢慢飛天的夏侯聖,一皺眉,反手朝著邢勝男按了下去。

    夏侯聖的那隻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脹大,變得赤紅腫脹,一股帶有熱毒的炙熱氣息,從他掌心湧現。

    「嚎!」

    一頭赤紅夔牛,伴隨著暴喝聲,從他大手上狂衝下來。

    同時,赤紅夔牛噴湧出鮮血一般的火舌,毫不畏懼迎向邢勝男雙刃巨斧劈來的一擊。

    「哧啦!」

    赤紅夔牛和鮮血火焰,被靈力光河一分為二,卻順勢轟向邢勝男握斧的手臂。

    邢勝男咆哮衝天的身勢,頓時止住,兩隻比常人大腿還要粗的臂膀,分別纏繞著半邊夔牛的身子,燃燒出鮮血般的火焰。

    她肥胖臃腫的身子,失去了支撐一般,徑直朝著下方拋落。

    旋即重重落海。

    夏侯聖低頭看了一眼,冷哼一聲,突然沖海面上站著的一人點頭。

    那人穿著黑雲宮的衣衫,也是境界精湛,他會意地笑了笑,低聲吩咐身旁人:「動手,全部殺光。」

    「那些邢家旁系?支系?」黑雲宮武者驚愕道。

    「一概不留!」那人低喝。

    「明白。」

    一輛輛水晶戰車,一艘艘輕巧的柳葉舟,幾乎立即行動開來,紛紛朝著邢家族人所在的流金火鳳,還有下面兩艘大船而來。

    火鳳羽翼邊沿,秦烈垂頭看著深海,看著邢勝男跌落的位置,臉色深沉。

    「她一下子還死不了,別看她胖,可她的肉身生命力非常強大。」謝靜璇知道秦烈擔心什麼,適時說道。

    果然,就在謝靜璇這番話說出沒多久,眾人就看到邢勝男肥胖的身子,又從海水內浮出來。

    她看了看天,黃豆般的小眼中,閃出絕望悲凄的神情出來。

    「小姑!你沒事吧?」旁邊船上的邢瑤大聲叫嚷。

    「三島主小心!」郭延正大喊。

    這時候,不少柳葉輕舟,上面的黑雲宮、天海閣武者,都取出了靈器,神情冷厲地下手。

    一條條虹芒電光,夾雜著熾烈火焰,光之海洋般籠罩邢勝男。

    才從海下面冒出頭來的邢勝男,立即成了眾矢之的,被八方圍攻。

    她臉色一變,不得不重新沉入海底,來躲避這一輪的攻擊。

    「不用管她,先殺邢家族人。」有人揮揮手,輕鬆地下達命令。

    黑雲宮和天海閣的武者,於是分散開來,朝著邢家兄弟乘坐的火鳳,還有那兩艘大船展開殺戮。

    一團團火焰,夾雜著爆裂之音,不斷從火鳳和船艦上升騰出來,黑雲宮和天海閣的武者,湧向火鳳,衝殺向戰船,立即痛下殺手。

    邢宇邈和邢宇遠兄弟嗎,眼睜睜的看著族人和親信被襲殺,看著小妹被轟入海下,眼中幾乎要滴出鮮血出來,卻一點辦法沒有。

    因為他們自顧無暇。

    在六名破碎境強者的圍擊下,他們能堅持著,沒有立即被重創擊殺,已經極其不易。

    他們根本沒辦法騰出手來幫助家人脫困。

    這時候,兩兄弟也開始絕望起來,生出比當年在三大家族的追殺下,亡命逃竄還要可怕的感覺出來。

    當年,他們在逃竄之時,父輩接連被襲殺,最終只有他們兄妹三人活下來。

    今天,他們不可能逃,因為他們已經是父輩,他們的女兒,他們的親人,對他們信賴的那些死忠,都在這邊。

    他們只能死戰!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船上,邢瑤驚慌失措,眼中淚水泛濫,陷入了人生中最崩潰的時段。

    「大小姐!只有逃,只有盡量逃生!」郭延正咬牙喝道:「就像當年你父親他們,從三大家族追殺中逃生一樣,今天,你也要堅強起來,和你父親小姑他們一樣,盡量活下去!」

    「可是,可是當年護著我父親逃生的爺爺一代,全部死光了啊!」邢瑤滿臉淚水。

    「島主他們,今天真的不可能會有生路啊!大小姐,你要堅強,你要認清現實啊!」郭延正吼道。

    「我們為你開路,你盡量活著出去!活著返回金陽島!」戚敬急道。

    「我,我不走,我不想走,就算是要死,我也要和我爹他們一起死。」邢瑤徹底放棄了求生希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