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九十章 虎口奪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九十章 虎口奪食字體大小: A+
     

    「秦烈,你還要繼續等下去?」

    冷眼旁觀了許久的雪驀炎,見黑雲宮、天海閣按捺不住,開始對邢家展開滅絕殺戮,忍不住問道。

    秦烈沒有立即答話。

    他凝神看向海面,釋放出一縷精神意識,朝著海下探測。

    一條條小小電芒,不時交織著,從他眼瞳內閃爍而出。

    眯著眼,秦烈生出一種新奇的感受,發現他這次放出的靈魂意識,簡直快到了極致。

    心念一動,他的這一縷意識,便直接落入深海,如靈魂觸手一般,奇妙感知著海下動靜。

    海水下,微小的浮游生物,游魚,幾具剛死不久的屍身,緩緩飄離的殘念,皆是清晰無比的反饋向他魂湖識海。

    他靈魂的感知力,覆蓋區域,比起以前要高出幾個等級!

    人在火鳳上,離海面足足有數百米的距離,可他卻能將海下面的細微變化洞察秋毫。

    「通幽,通幽,這才是真正的通幽……」秦烈若有所悟。

    「還要等多久?」雪驀炎再次急切問道。

    秦烈眼中碎小的電芒,漸漸收斂,扭頭看了一眼,他說道:「你們留在這裡,暫時不要輕舉妄動,我先下去。」

    「你要下去?」宋婷玉臉色微變。

    此時,黑雲宮和天海閣的交鋒,就要正式掀開,慘烈血腥的戰鬥,將伴隨著一個個武者的死亡爆發。

    秦烈忽然下去,很有可能會發生意外。會被幾方誤傷也說不定。

    宋婷玉擔心他的安危,想了一下,說道:「我陪你吧。」

    「不用,你們都別動!」秦烈笑著搖頭,「放心,我這種攪局者,自然懂得保全自己。」

    話罷,沒有給眾人更多勸說的時間,他直接跳上一輛水晶戰車。

    操控水晶戰車的方法。他早已爛熟於心,只見他身影一沉入其中,這一艘水晶戰車立即呼嘯而出,猛然朝著下方垂落。

    「這混蛋!」宋婷玉暗暗咬牙。

    「放心吧,他怎麼可能有事?」杜向陽神態懶散,顯然沒有一點危機感。「項西一定將他的身份背景,透露給了黑雲宮、天海閣,那夏侯聖應該也心知肚明。」

    「寂滅宗的背景?」洛塵一怔。

    「哈哈,當然是寂滅宗,難道還是血煞宗?」杜向陽笑了笑,斜了雪驀炎一眼。淡然說道:「如今的血煞宗,還有什麼震懾力?尤其是對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他們要給寂滅宗面子?」宋婷玉微愣。

    「在那些人眼中。秦烈的背後乃是寂滅老祖。呵,整個暴亂之地敢不給寂滅老祖面子的人,也沒有幾個。」杜向陽一臉輕鬆。

    宋婷玉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我想秦烈這趟下去,應該是存心和對方過不去。」杜向陽又道。

    眾人眉頭又皺了起來。

    天際,一百多輛水晶戰車,巨大水晶燈般釋放出晶亮光芒。呼嘯著降臨到邢家兄弟所在的火鳳。

    那一隻火鳳,幾乎瞬間被滔滔火焰淹沒。不斷傳來爆裂的聲音。

    許多邢家族人,對邢家忠心的金陽島武者,和對方已激鬥起來。

    同一時間,許多小船魚群般將邢瑤他們乘坐的大船圍住,一道道身影順著鐵索,迅速攀爬起來。

    「大小姐,真決心不走了?」郭延正深吸一口氣。

    他和戚敬兩人,這時候也下定了決心,要拼著死亡也要重創來犯者。

    「不走了。」邢瑤面如死灰,往昔明亮的眼睛,滿是黯然絕望,「我不是我爹,不是二叔,也不是小姑,我沒有那麼好的修鍊天賦,也沒有傲人的才能。就算是勉強活著逃出去,我也沒有重振邢家,找三大家族報仇雪恨的希望,與其如此,不如和大家死在一塊兒。」

    「邢小姐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一個調笑的聲音,從甲板一角傳來,只見黑雲宮的青年首領,領著一眾強者笑嘻嘻而來。

    青年名叫鄭雲,正是黑雲宮宮主鄭志合的小兒子,通幽境巔峰修為,離踏入如意境只有一步之遙。

    「滾下去!」

    一名邢家族人,怒嘯著出手,一柄柄寒光熠熠的銀色匕首,密集的魚鱗般,雨一般落向鄭雲。

    「少宮主小心!」他身後一人驚叫。

    「哈哈!」鄭雲大笑,一桿漆黑巨幡,倏地從他後頸方位沖飛出來。

    漆黑巨幡上,黑雲滾滾,陰寒冷冽的靈力波動陣陣傳來。

    「呼呼呼!」

    一頭類人型的靈獸,通體黝黑,身上生滿觸角,忽然在巨幡上浮現出來。

    它像是被漆黑巨幡囚禁了多年,見漫天銀色匕首飛落而來,劇烈掙扎扭動著,身上觸手如數百黑魆魆的鞭子抽打劈擊。

    數十柄銀色匕首,被它身上觸手拍打到后,立即碎裂開來,根本沒有碰到鄭雲的身子。

    漆黑巨幡呼嘯著,如黑色雲簇,一下子將那名邢家族人裹在當中。

    「喀嚓!喀嚓!」

    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伴隨著一縷縷血水,從漆黑巨幡內傳了出來。

    那名邢家族人,竟連慘叫都沒有傳出,就被巨幡內的妖異靈獸啃食了乾淨。

    鄭雲大笑著,看也沒看那人,徑直朝著邢瑤而來,道:「我們好久沒見了。」

    邢瑤面色鐵青。

    「以前,我父親曾經要和金陽島聯姻,讓我將你娶回黑雲宮,來緩和雙方的矛盾。」鄭雲嘆了一口氣,一臉遺憾地說道:「可惜你看不上我。」

    鄭雲身後,那些黑雲宮的長老,臉上流露出陰森詭異的笑容。

    其中一人說道:「少宮主。你現在還能娶她,讓她當你的一夜新娘!嘿嘿!」

    黑雲宮的那些如意境的老者,聽此人一說,紛紛陰森森笑了起來,連聲叫好。

    邢瑤那張秀麗可人臉,因這些人的一番話,盛滿了被羞辱的怒氣,「鄭雲!我就算立即去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別。別生氣嘛。」鄭雲佯裝慌亂,「我怎會讓你去死?」

    「呵呵,要死,也是別人先死啊!」他看了一眼身後,冷酷道:「從郭延正、戚敬起,一個一個地殺過去。船上所有人,除邢大小姐以外,全誅!」

    黑雲宮的那些長老,聞言二話沒說,立即掀起血腥旋風,凶神惡煞地撲向邢家族人。

    幾乎同時。天海閣的武者,也攀上另外一艘大船。也展開了殺戮。

    「嘭!」

    一輛水晶戰車,突地從天上狠狠墜落,將落在黑雲宮和邢家武者之間。

    堅硬的船板,因猛烈的撞擊,木屑紛飛。

    鄭雲身旁的那些人,不由地伸手掩面,防止被木針般的飛屑擊中。

    「什麼人?」鄭雲冷喝。

    「是那個假冒邢家族人的小子!」戚敬一驚。

    木屑飛散時。秦烈跳躍出來,一閃間。倏地落到邢瑤身旁,離郭延正也是極近。

    「項西答應了我,邢瑤這小娘們,是要好好侍奉我的。」秦烈粲然一笑,沖鄭雲點頭致意,說道:「雖然很抱歉,但還是請鄭兄不要奪人所好。」

    「你是誰?」鄭雲微微皺眉。

    一名黑雲宮的黃臉老者,湊上來,眼神閃爍,小聲解釋:「此子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在寂滅宗的身份,比楚離還要高許多。」

    鄭雲眼中顯出明顯的驚悸之色。

    秦烈笑容燦爛,望著黑雲宮的武者,很隨意地取出幾枚寂滅玄雷把玩。

    一道道織密的雷電光芒,在那一顆顆金屬球上爬動著,內部洶湧狂暴的雷霆波動,也是驚人至極。

    「寂滅玄雷!」

    黑雲宮和邢家族人,同時失聲驚叫起來,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哈哈,兄台,兄台是?」鄭雲趕忙笑了起來。

    秦烈點了點頭,朝著鄭雲擠了擠眼睛,道:「你知道就好。」

    「君子不奪人所好,既然項護法早已答應兄台,我也只能忍痛割愛了。」鄭雲一肚子鬱悶,臉上還不得不營造出笑容,乖乖將到嘴的肥肉吐出來。

    不論他多麼想得到邢瑤,在知道秦烈「真正的身份」以後,也只能拱手相讓。

    黑雲宮只是赤銅級勢力,還需要依附黑巫教存活於世,和獨霸天寂大陸的寂滅宗相比,黑雲宮根本不值一提。

    秦烈乃寂滅老祖親傳弟子,他敢和秦烈搶食,簡直就是找死。

    「多謝多謝。」秦烈假模假樣的拱拱手。

    「我和你拼了!」就在此時,邢瑤突然暴起發難,瘋了一般撲了過來。

    她對秦烈的恨意,比對鄭雲還要濃烈幾分,這個假冒邢家族人,不斷挑弄是非,不斷挑釁她忍耐底線,還要霸佔她的混蛋,令邢瑤一刻都再也無法容忍。

    可她只是通幽境中期修為,也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天賦一般,沒有太強大的才能,實力也是普普通通。

    她對秦烈造不成絲毫威脅。

    秦烈一動不動,微笑著,靜靜看著邢瑤面若冰霜,眼中射出刻骨恨意,兩手間變幻出鳥啄的姿勢,在鳥鳴聲中,掌心靈力噴涌,一隻翠綠色鸞鳥抓了過來。

    「哧!」

    鸞鳥重重抓在秦烈胸口,將他衣衫撕裂,在他皮膚上留下幾條深深的爪痕。

    卻並未刺破秦烈皮肉。

    秦烈反手一拽,將邢瑤扯到身旁,旋即道道雷電光芒,如密密麻麻鎖鏈一般,把邢瑤纏繞住。

    邢瑤瞬間被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