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八章:矛盾突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八章:矛盾突顯字體大小: A+
     

    顧長樂在醫院裡就眯細了眼睛憤憤去盯著邵天澤。

    邵天澤唇角的笑容也一分分淡去,在側眼看見她臉上的不悅之後,嘆了口氣:「不高興?」

    「我為什麼要高興?」顧長樂反問。

    礙於周圍人多,邵天澤嘆氣:「有什麼不滿的,我們上車再說。」

    「我還沒有做檢查。」顧長樂不肯離開。

    邵天澤卻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硬拉她往外走:「我們換家醫院做檢查。」

    如今在醫院裡碰見了楚漠宸這種死對頭,怎麼能繼續領著長樂做檢查。

    萬一查出她懷有身孕,自己的臉豈不是都丟盡了。

    畢竟,顧長歌才剛死不久,他怎麼能有跟小姨子有染的醜聞。

    顧長樂身單力薄,想要掙扎開邵天澤的桎梏,但是邵天澤的手勁大的驚人。

    她掙扎幾次都沒能如願以償的將手抽回來。

    等兩人出了瑪麗醫院,剛到地下停車場,顧長樂就狠狠的一把甩開了邵天澤的手。

    她雙眉緊鎖,杏眼憤怒的瞪著他:「天澤,我們為什麼要換醫院?這家醫院是港城最好的婦產醫院!」

    她身體不適,邵天澤春節期間空閑下來,她便讓邵天澤帶她到港城醫院來檢查。

    但是,為什麼明明是她來檢查,明明是婦產醫院,邵天澤卻要當著楚漠宸跟宋雲萱的面撒謊?

    她想不明白。

    但是忌妒心作祟,她攥緊了手指,委屈的質問她:「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她大大的眼睛里漾出淚意,漂亮的眼睛緊緊望著邵天澤英俊儒雅的臉,不肯放過他臉上任何一個表情。

    「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邵天澤轉身向著自己的車子走過去:「別鬧,上車之後我跟你解釋。」

    「不要,你現在就跟我說清楚!」她跺腳,脾氣一下就上來了。

    她本以為邵天澤會想從前一樣,在她發脾氣的時候就溫聲軟語的來哄她開心。

    卻沒有想到,這一次邵天澤聽見她如此發脾氣,卻是腳步都沒停,就徑直去了車旁邊,解鎖開門。

    她站在原地,眼睛紅紅的,纖弱的身體裹著一件暗紅色韓版羊絨大衣,長長的頭髮染成了珊瑚金色。

    邵天澤上車,她也不過去,就站在原地。

    邵天澤從反光鏡里看見她的模樣,隱隱一個纖弱的輪廓,心底的某個地方就彷彿被針狠狠的扎了一下。

    「別鬧了,快上車,外面冷。」

    顧長樂皺著眉,臉上的淚珠從眼角長長的滑落下來,在聽見他說外面冷的時候,細白的手指捂了捂胳膊,垂下頭低低囁泣了一聲。

    她柔弱的哭聲讓邵天澤無奈又心疼。

    輕嘆一聲之後,才從車裡拿了自己的大衣,走過去替她披上:「別哭了,是我不對。」

    她被他的大衣裹住,感到暖意,卻仍舊不抬頭在,只是在那裡低頭委屈的低聲哭泣。

    他柔弱的就像是個孩子,邵天澤仍不住心軟,一把將她抱到了懷裡,手指輕輕按在她的後腦上,低聲道歉:「對不起,長樂,是我不對。」

    他越是道歉,顧長樂就埋在他懷裡哭的越是委屈。

    他的心,都被著羸弱的哭聲哭的開始疼起來。

    「好了,別哭了,外面冷,我們先上車。」

    顧長樂撲在他的懷裡,臉頰埋在她的胸口,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一味的哭。

    哭的讓邵天澤拿她沒有辦法。

    邵天澤在地下停車場里抱著她,寵溺的任她哭,一直溫聲軟語的哄。

    哄了十幾分鐘,她才上車。

    上車之後,邵天澤給她抽面巾紙讓她擦眼角的淚水,她只是垂著頭,手指攥著面巾紙也不動。

    邵天澤轉頭看她還傷心,微微傾身,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將唇瓣貼上去,替她將臉上的淚痕都細細了吻了去。

    顧長樂被吻的心口直跳,眼睛也忍不住瞪大了一些。

    邵天澤替她將臉上的淚珠都吻去了,才問她:「還想哭么?」

    顧長樂要扭頭過去。

    邵天澤卻不鬆開牽制她下巴的手指:「看著我。」

    顧長樂皺著眉看他。

    面前的男人,她顧長樂喜歡的很。

    從很久之前,從顧長歌第一次引薦她們見面的時候,她就喜歡了。

    她等了好久,等了這麼多年,才終於,將這個男人據為己有。

    可是,她好像懷上了身孕,他卻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對別人說她是被帶去檢查的。

    她望著她,就覺得心裡氣憤的幾乎要爆炸。

    可是,她臉上沒有顯露出半點怒氣,她一臉的委屈。

    一臉令人憐惜的柔弱跟委屈。

    她聲音低低的:「你是不是不願意我懷孕?」

    「怎麼會?」

    如果不會,為什麼不對別人說她可能是懷上過他邵天澤的孩子了呢?

    「跟姐姐比起來,你還是更喜歡姐姐吧?」

    她手指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追憶當年那些幾乎讓她咬碎了牙的回憶——

    「當年,姐姐懷孕的時候,你可是高興的不得了,恨不得將她當公主一樣供養起來……可我現在懷孕,你卻……」

    「長歌已經死了,」邵天澤打斷她的話,眉宇之間的疼惜突然變淡了幾分,「以後別提長歌了。」

    說完,邵天澤便放開她,啟動車子,打了方向盤往外面開車。

    顧長樂突然一下子被冷落了,瞪著眼睛看了邵天澤好長一會兒。

    邵天澤卻都沒有再看她。

    她手指鬆開攥緊,鬆開又攥緊。

    心裡的醋意翻江倒海,幾乎想要立刻大鬧著質問邵天澤是不是還忘不了顧長歌。

    可是,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之後,她的情緒就漸漸平靜了下來。

    只是悲傷同情一樣,輕嘆了一句:「是啊,姐姐已經死了。」

    邵天澤呼吸一滯,手指骨節緊了緊,目視前方的眼神也銳芒一閃。

    顧長歌雖然已經死了,但是好歹夫妻一場。

    她們曾同床共枕將近十年。

    顧長樂說的沒錯,顧長歌懷孕的時候,他高興的很,幾乎想要將顧長歌當公主一樣供起來。

    但是顧長樂忘了,顧長歌從來都是公主。

    她從生下來的那一刻開始,就被顧城捧在手心裡生活。

    如果當初不是顧長歌懷上他的孩子,他有如何能抱得美人歸?

    他的腦袋有些隱隱作痛,想起顧長歌竟然是覺得滿心的疲憊。

    心底,還有隱隱的痛感。

    如果……如果顧長歌也能像顧長樂一樣識趣柔弱。

    那麼如今,她也許就不會死了。

    他目視前方,將這些話,全都埋在了肚子里。

    而顧長歌看著邵天澤手指握緊方向盤的動作,眼底卻還是忍不住浮起嫉妒惡毒的神色來。

    ……

    宋雲萱在跟醫生說了最近的情況之後,醫生給她開了檢查單。

    「宋小姐,先去做個檢查,然後我們就知道結果了。」

    「嗯,好。」

    她點頭應下。

    楚漠宸陪她從醫生的診療室里出來。

    「做檢查的地方在三樓。」

    她拿著檢查單往電梯前面走。

    楚漠宸在後面跟著:「你怎麼知道在三樓?」

    宋雲萱頓了一下,反應極快的回應:「剛才去洗手間的時候看見路標了。」

    她微微揚起唇角,眼眸笑的真誠,沒有一點虛假。

    楚漠宸將信將疑,卻是在進電梯的時候,大手抓住了她的手。

    年後來瑪麗醫院做檢查的人也不少,電梯一停,便進去許多人。

    宋雲萱被楚漠宸護在懷裡,在旁人看不見的地方,她垂眼,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的小腹。

    是不是懷孕,她能敏銳的感覺到一些。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生過兩個孩子。

    大兒子顧奕跟小女兒顧淼淼的降生都讓她妊娠反應很嚴重。

    那個時候,還好有邵天澤在她身邊。

    懷著顧奕的時候,邵天澤大概是剛剛體會到要做父親的那種責任感,將她照顧的細緻入微。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就算是翻個身,邵天澤都會緊張的馬上醒過來。

    但是,多年之後在想想,就能明白,為什麼邵天澤要這樣緊張。

    他之所以這樣緊張,完全是因為這個孩子若是不能安全的降生,那他跟她之間就少了聯繫的紐帶。

    說不定,婚姻也不會穩固。

    邵天澤用心良苦。

    她將顧奕生下來,也讓他如願以償。

    可現在,顧長歌死了,當初那個被邵天澤看中的大兒子顧奕,也即將在顧長樂懷上身孕之後變成一個眼中釘。

    顧長樂,一定會想盡辦法除掉顧奕。

    她,要快點將港城的事情處理完,然後回去雲城。

    她要保護顧奕。

    顧奕,絕對不能出事。

    叮的一聲,電梯打開。

    她的思緒一下子被拉回來。

    楚漠宸護著她往四樓的彩超室走。

    走廊之後有幾對正在等待做檢查的夫妻。

    都是很年輕的夫妻,但是比楚漠宸更出類拔萃的卻沒有一個。

    楚漠宸將檢查單交上排隊之後便陪她坐在走廊里等著。

    有一個粉色護士裝的女孩,帶著一次性淺藍色口罩從電梯里出來。

    女子一手拿著檢查單,一手拿著手機在飛快的打字。

    宋雲萱只是無意的從她臉上一掃,卻在視線掠過的時候,猛地發現不對。

    回頭在看的時候,那個女子已經拿著檢查單目不斜視的進了彩超室。

    楚漠宸看她看門口,不解:「看見什麼了?」

    「不,沒有。」她否認。

    心底卻已經落下了一塊大石。

    排隊很快,不到十分鐘,便已經輪到她進去。

    她已經都準備好,楚漠宸要跟進去,彩超室里的護士卻抱歉的攔住他:「對不起先生,我們彩超室里不允許男人進去。」

    「這是我妻子。」

    護士賠笑:「請您稍等一會兒,我會好好照顧這位太太的。」

    宋雲萱看護士一眼,護士微微點了點頭。

    宋雲萱心裡瞭然,轉頭對楚漠宸溫聲說話:「一會兒就好,你在外面等我就可以。」

    楚漠宸不悅的看了裡面一眼,才點頭。

    宋雲萱進門,護士從後面利落的咔噠一聲關門。

    房門才關上,就看見剛才那個戴口罩的女子一邊摘口罩,一邊從隔離窗帘後面出來:「宋小姐,都準備好了。」



    上一頁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