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九章:檢查結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九章:檢查結果字體大小: A+
     

    那女子從隔離窗帘後面出來,摘了口罩,一張清秀的面容露出來。

    矜貴雪白的膚色在彩超室的燈光之下更是幾近透明,一雙眼睛帶著七分艷麗三分凌厲。

    她微笑,扯起薄軟的唇角,將檢查單舉起來:「你要的東西我放在這兒了,只不過,希望你別被揭穿才好。」

    宋雲萱往前走了幾步,伸手,將那檢查單接了過去:「謝謝,臧小姐。」

    臧寶兒聳聳肩,借勢靠在了牆上:「雖然檢查單已經拿到了,你還是乖乖躺下讓我們做個檢查更好。」

    宋雲萱點點頭,將外衣脫了遞給旁邊的護士,安靜的躺在了彩超室的床上。

    儀器輕輕從肚皮上滑過,彩超屏幕上也出現了影像。

    臧寶兒漂亮的眼睛盯著彩超儀器的屏幕,眼底有光,澄澈閃亮,本是帶著興奮期待的光芒。

    卻在儀器上出現影像的時候皺起眉毛來:「陸醫生,這是……」

    那個陸醫生沉默不語,只是將放在宋雲萱肚子上的儀器小心的微微滑動。

    宋雲萱轉頭看醫生。

    接著就發現醫生臉上有不解而嚴肅的神情,彷彿是看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她愣了愣,忽然開口:「醫生,什麼情況?」

    醫生臉上浮起深深的惋惜之意,嘆息:「宋小姐,您……並沒有懷孕。」

    她一下愣住,恍惚的,她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只是眼底的光一分分黯然下去。

    最終,歸於寂靜。

    本來還以為懷上身孕了呢,那一點小小的隱秘的幸福被一瞬間扼殺。

    她有些自嘲的別過眼,忽略了儀器屏幕上出現的影像畫面。

    她做完檢查出來的時候,楚漠宸上前一步,將她攬在了懷裡,像是在照顧一個嬌貴的孩子一樣關切的問她:「怎麼樣?」

    「問醫生吧,我沒看見彩超屏。」

    楚漠宸聽后,側眼去看將宋雲萱送出來的小護士。

    護士小姐甜美的一笑:「先生稍等,檢查單正在列印,您可以去大廳等一下。」

    楚漠宸點頭。

    宋雲萱小手揪著她後背的衣裳,往他的懷裡貼了貼。

    她的耳朵,隔著她的衣服,貼在他的胸膛上,能清晰的聽見他胸腔里那顆心臟在有力的跳動。

    忽然,就覺得有些安心。

    楚漠宸看她貼在她懷裡,安靜的像只小貓,摸了摸她的頭髮:「累嗎?我叫人先送你回去休息。」

    她本是應該搖頭拒絕,然後跟他一起等待檢查單拿出來的。

    可是,她卻還是點頭了。

    楚漠宸叫了助手來,助手護送她回家。

    分別的時候,楚漠宸在她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叮囑她:「別胡思亂想,回去之後好好休息。」

    她乖巧聽話的點點頭。

    楚漠宸目送她離開。

    宋雲萱幾乎能感覺到楚漠宸膠在她身上的視線,然而眼中的表情卻複雜的厲害。

    宋雲萱在路上表現的十分疲憊,手指放在身側,指尖開始慣性的發涼。

    車窗外的風景飛速的閃過。

    到家之後,還未下車,就看見在噴泉旁邊停了幾輛豪車。

    這幾輛豪車眼熟的很,宋雲萱輕而易舉的就認出了對方是誰。

    車子剛剛停穩,就有人殷切的過來幫她將後面的車門拉開了。

    她詫異的望著打開車門的人,有些奇怪:「容六?」

    「小嫂子。」容六笑嘻嘻的。

    然後,宋雲萱的視線轉了轉,恰好看見跟在容六旁邊的兩個人,一個是重元,一個是洛凡書。

    宋雲萱看見這兩個人,抿唇笑了笑:「兩位稀客遠道而來,有要事吧?」

    重元跟洛凡書都是港城上流社會裡的典型二世祖,對於場面上的客套話那是倒背如流的熟悉。

    容六更是幫他們說話:「小嫂子你真是英明,我們的確有要事。」

    宋雲萱面上笑容甜甜的:「那進去喝杯咖啡再說吧。」

    容六倒是爽快,立馬就要跟宋雲萱進去喝茶。

    那邊的重元跟洛凡書卻是頓了頓,才不好意思的開口:「實不相瞞,我們是……」

    這兩個人說話說到了一起,彼此看了看對方,才開口:「你先說。」

    「你先說。」

    宋雲萱側頭看他們,秀眉恬靜的舒展:「你們是來要那兩枚扳指的吧?」

    兩人瞬間一喜。

    覺得將自己家的傳家寶要回去的事情有戲了。

    宋雲萱卻接著開口打碎了他們的希望:「漠宸嫌我任性,把扳指從我手裡拿走了,說是要親自給你們送去。」

    重元跟洛凡書對視一眼,有些尷尬——

    「楚少,還沒有到我家去過。」

    「楚少大駕光臨的消息,我也沒有收到。」

    宋雲萱點點頭,垂眸思索:「大概是他今天太忙了,沒來及過去,你們來喝杯茶,等他回來吧。」

    容六是沒什麼事兒。

    重元跟洛凡書卻是支支吾吾了好久,才笑著婉拒:「實不相瞞,我們今天有約。」

    洛凡書也不好意思的解釋:「有朋友過生日,我們得提前過去,扳指我們明天來拿好了。」

    重元點頭:「是啊。」

    宋雲萱見狀,客氣的放兩人走:「那就改天過來喝茶吧。」

    那兩人這才笑著離開。

    兩輛豪車相繼絕塵而去,宋雲萱往客廳里走。

    容六卻從後面跟上來,好奇的同她說話:「雲萱,聽說你懷孕了?」

    宋雲萱側頭看他一眼:「容少從哪裡聽來的傳言?」

    「楚大哥這幾天一直在找私人醫生問懷孕的癥狀啊。」

    宋雲萱腳步微不可覺的停了停,聲音低淺的仿若自語:「是么?」

    容六沒聽見她的反問,興緻勃勃的繼續說話:「你要是能懷孕那真是太好了,楚大哥這個人啊,你別看她平時這樣面癱冷定,其實要是做了爸爸,保證是個好爸爸呢。」

    宋雲萱唇角浮起一個苦笑:「嗯。」

    容六沒有注意到她唇角這個略帶苦澀的笑意,只是隨著她進客廳。

    客廳里只有傭人,傭人見她回來,忙過去接了她的包包,伺候著上咖啡。

    咖啡一端上來,容六品了一口,就看見宋雲萱抬手要將咖啡往嘴裡送,忙伸手攔住她:「唉,你別喝這東西。」

    宋雲萱被攔住了動作,奇怪的側眼看容六。

    容六將咖啡杯接過去,叫來傭人:「去給雲萱換杯牛奶,喝這個不合適。」

    宋雲萱看他照顧的這樣周到,才嘆了口氣:「是漠宸叫你來的吧?」

    容六嘴角動了一下,有點被戳穿的僵硬。

    但是卻馬上反應過來:「哪裡的事情,我只是跟重元跟阿凡一起來拜訪的。」

    「那怎麼她們兩位走了,你還留下喝咖啡?」

    容六有點無措,被咄咄逼人的這樣問,卻還是硬著頭皮隨機應變的回答:「那是因為,我想等楚大哥回來嘛!」

    說完,還自圓其說的乾笑了兩聲。

    宋雲萱搖搖頭,起身上樓:「我有些累了,先上樓休息一下,容少自便。」

    容六還想跟她聊幾句,伸出手也沒有想到有什麼好的話題能留住人家,便就作罷。

    別墅里的傭人看見她上樓,有些不知所措:「宋小姐,牛奶……」

    「端到樓上來吧。」

    「唉,好。」傭人端著托盤將牛奶送上二樓。

    容六百無聊賴的等著客廳里,等著楚漠宸回來。

    奈何楚漠宸好久沒有被等來。

    他等著等著便開始打盹。

    宋雲萱在將牛奶喝了之後,便上床去休息,腦子裡亂的厲害,胃裡翻攪想吐的癥狀原來越厲害。

    她有些不安,從床上下來,去衛生間里扶著琉璃台等那作嘔的感覺一點點消失。

    面前的鏡子里映照出她的模樣,烏木一般的黑髮發梢微微捲起繾綣溫柔的弧度,雪白的臉頰肌膚細緻如瓷。

    她抬眼看鏡子里自己疲憊的模樣,忽然就一下想起曾經懷上顧奕的時候。

    顧奕是她的第一個孩子。

    因為第一次懷孕她格外的小心翼翼。

    那個時候,而邵天澤更是比她緊張十倍。

    不管做什麼,邵天澤都會以強硬又溫柔的姿態叮囑她。

    害喜的時候,他甚至開車帶她轉遍整個雲城,想吃什麼就帶她去吃什麼。

    晚上忽然醒過來想要吃家裡吃完了的水果,他也會繞大半個城市去關了門的水果超市裡給人家叫門。

    她那時候冷靜,理智,不任性,也不撒嬌。

    而邵天澤,卻每次不用她講話說明白清楚,便蛔蟲一樣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

    只不過後來,他那無微不至的真情揭了面具才發現是包藏禍心的假仁假義。

    她死的慘,不甘心。

    彷彿被踩碎了骨頭,怨恨的無時無刻不想要親手撕爛了他。

    如果當初……嫁的是楚漠宸。

    懷上的是楚漠宸的孩子多好啊。

    她黯然垂眸,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房門外,忽然有人輕輕敲門。

    她一愣,轉頭去看門口的方向。

    那敲門的聲音只是淺淺的響了幾聲,便沉寂下去,接著就是擰開門把手的聲音。

    她迅速的整理了一下神色,從衛生間里走出去,爬到了床上。

    應該是楚漠宸。

    她不想讓楚漠宸知道她剛才又有嘔吐的不適感。

    壓著胃裡翻攪的不適感,她將被子裹在身上,將臉往枕頭裡不適的埋了埋。

    果然,伴著開門進來的腳步聲,跟床緣微微陷下去的感覺,楚漠宸低沉磁濃的聲音輕輕響起來:「睡著了嗎?」

    宋雲萱沒有動,裝作自己已經睡著了。

    楚漠宸俯身,在她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那薄軟性感的唇並不灼熱,相反,有一點點涼意。

    她想了想,還是保持睡著的假象沒有動。

    楚漠宸卻在她耳邊溫柔的說話:「胃裡不舒服,肯定睡不著,對不對?」

    她手指攥緊了被子,忽然覺得有點對不住他。

    楚漠宸卻輕輕吻她耳垂一下,安撫:「沒關係,懷孕的事情不著急,以後有的是機會。」

    她將頭往枕頭裡埋了埋。

    他又說:「只是眼下的事情有點著急。」

    她一怔,清醒起來——眼下的事情?



    上一頁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