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28章 酒後吐真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28章 酒後吐真言字體大小: A+
     

    李宛冉愣了許久,一雙眼透過手中的高腳杯望向對面的空位上,腦海中似乎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直到拿著被子的手已經開始發酸后,她才從回憶中脫離出來。

    放下了手中的高腳杯,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明明桌子上擺滿了美味的食物,但不知為何,這樣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卻讓她生不起一絲品嘗的興緻。

    邁起腳步,走到了落地窗前。

    雙眼透過玻璃望向屋外的景色。

    夜晚很黑。

    天上一顆星星都看不到,烏漆嘛黑的一片,李宛冉只是抬頭望著,便覺得自己似乎要被吸入那無盡的黑暗中。

    嘴巴閉合,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胸口挺起,李宛冉直著自己的背部,表情雖然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但眼底卻閃過了一絲落寂。

    手緩緩的抬起,用食指的指尖輕輕的觸碰著面前的玻璃,按了大約有十秒鐘的時間后,李宛冉才將手指挪開。

    指紋留在了玻璃表層,李宛冉注視著自己留下的印記。

    仔細的盯著。

    就像……無聊時,給自己找些事情做打發時間一般。

    盯著玻璃上自己印下的指紋,李宛冉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直到一片雪花從自己的視線內滑落。

    這時……她的注意力,才被強制性的移開。

    兩隻手攀上了玻璃窗。

    李宛冉望著。

    雪……

    似乎又開始下起來了。

    比白天的時候……下的更大。

    隨著時間的流逝,雪逐漸下大了起來,李宛冉有些動容的望著屋外的天空,從其中源源不斷飄落下來的雪花。

    「雪……真漂亮啊……」

    她的腦海中慢慢的浮現出,曾經與自己唯一的好友……

    一同在下雪天,玩耍的記憶。

    ——————————————————————

    劉長青望著站在門外的三人。

    單手撐著牆,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眼皮就像是要打架一般,頻繁的眨著眼睛,費了一絲力氣后才將頭抬起來,望著陳大富與馮遷一臉沒事的模樣。

    思緒已經開始有些混亂起來。

    語無倫次的開口說道。

    「不是說不能喝……喝嗎……怎……怎麼你倆……一點事都沒有……」

    看著劉長青那快要站不穩的模樣,馮遷牽著自家女兒的手,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你早點休息吧,時間也不早了。」

    說完這句話,馮遷的視線透過劉長青望向身後站著的安苑瑤與劉知躍,對著劉知躍說道。

    「你扶著你爸,他今天喝多了。」

    「誰喝多了!」

    聽到馮遷說自己喝多了,劉長青頓時不樂意了,扶著牆壁的手挪開,想要靠著那雙已經發軟的腿站直。

    可惜沒能如願。

    就像是站不穩一般,劉長青在挪開扶著牆壁的手一瞬間,就開始往後倒了下去。

    安苑瑤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想要伸手扶住。

    不過還沒等她動手,站在他身旁的劉知躍一馬當先的沖了上去,從後面抱住了自己都父親。

    稍微調整了一下姿勢,將父親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費力的保持著讓他不會癱坐在地上。

    頭垂了下去。

    劉長青閉著雙眼,張開口發出了粗獷的喘息聲。

    望著他那副已經醉倒的模樣,陳大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什麼……你們一家早點休息吧,我跟老馮就先回去了。」

    「好的,你們路上注意安全!」

    安苑瑤急忙回應著。

    跟著走出門外,一直送著三人乘坐電梯離開,做完這一切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順便將門關閉。

    望著關上門的安苑瑤,劉知躍稍作思考後說道。

    「先把我爸送屋裡吧……」

    「嗯。」

    連忙應了一聲,安苑瑤就要上前幫忙攙扶著劉長青,但卻被劉知躍拒絕。

    「媽,你現在懷孕了……小心點別出什麼意外,我來就行。」

    「好吧……」

    聽到劉知躍說出這種話,安苑瑤也沒有頑固的向前攙扶著劉長青,她知道兒子說的話是對的。

    雖說如此,但她還是跟在父子二人身後,一同進入了卧室內。

    劉知躍架著父親,費了很大的力氣后才將他搬到了床上,還沒等他送上一口氣,就見到一旁的安苑瑤上前將劉長青腳上的襪子脫了下來。

    「那我先出去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喊我一聲。」

    聽到兒子的話,安苑瑤正在解著劉長青腰上的皮帶,因為姿勢的問題,一時間她竟然沒有很快的解開,雖然沒有回頭,但還是對著身後的他回應道。

    「好,等夏芝洗完澡你也去吧……今天早些休息。」

    「知道了。」

    應了一聲,劉知躍離開了卧室。

    臨走時還將卧室門關閉。

    伴隨著關門聲,卧室內只剩下了躺在床上爛醉如泥的劉長青,以及正在費力的幫他解開皮帶的安苑瑤。

    「卡蹦。」

    一聲輕微的響動之後,安苑瑤終於撥開了皮帶的卡扣,隨後抽開皮帶,作勢就要將他的褲子扒下。

    只是還沒等她動手,一隻手忽然攥住了她的手腕。

    微微愣神。

    安苑瑤望向抓著自己手腕的劉長青。

    見對方依舊一副滿臉通紅,神志不清的模樣,或許是酒精揮發的原因,另一隻空著的手拽著毛衣的領口,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見到自己丈夫這幅模樣,安苑瑤掙脫開劉長青抓著自己的手,作勢就要幫她脫掉毛衣。

    手剛摸到毛衣的底部,還沒等她往上拽,就聽到劉長青用含糊不清的辭彙,像是說夢話一般。

    嘟囔著。

    「苑瑤……」

    停頓下來,安苑瑤一時間有些愣神。

    「苑瑤……我的老婆……」

    這句話傳入了她的耳中,這讓聽清楚的安苑瑤,反應過來后,心裡緩緩的湧上一股暖意。

    能夠親耳聽到自己喜歡的人,就算已經神志不清了,嘴裡還是會念叨著自己的名字……

    這種感覺……

    望了一眼劉長青,安苑瑤的嘴角掛著笑意。

    輕聲回應著。

    「我在的……老公。」

    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劉長青,在安苑瑤的這聲回應后,像是聽到了一般,又說出了一句。

    「我愛你……」

    「我也愛你。」

    「還有…孩子……」

    「嗯……我和你的孩子。」

    一問一答。

    一個喝的爛醉,一個清醒無比。

    但安苑瑤還是樂此不疲的回應著劉長青的話語。

    手停了下來,她沒有在幫劉長青將衣服脫下來,而是自己爬上了床鋪,挨著他的身邊躺了下來。

    感受著身旁劉長青那沉重的呼吸聲。

    劉長青再一次的嘟囔著。

    「我會保護你……和孩子的……誰,誰都不能傷害你們……」

    「嗯,我相信你……」

    「孩子……」

    「……」

    這一句話說完之後,劉長青猶如睡著了一般,除了沉重的呼吸聲外,不見他再有什麼動靜。

    躺在他的身邊,安苑瑤等了許久。

    聽了一會劉長青的呼吸聲后,這時安苑瑤才意識到他已經睡著了,察覺到這一點,接著躺了一會後便從他的身邊爬了起來。

    準備把他的衣服脫掉。

    好不容易費了一些力氣后,安苑瑤終於將他的衣服全部褪去,隨後將被子蓋在了他的身上。

    做完這些之後,安苑瑤把劉長青的衣服稍作整理便準備拿出去,剛來到門口的位置,手摸到了門把手。

    已經睡著的劉長青再一次的嘀咕起來。

    這使得安苑瑤停下了開門的動作,回過頭望著躺在床上,看到得是躺在床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蜷縮起來的劉長青。

    獃獃的站在原地,已經握住門把的手移開,安苑瑤轉身再一次的來到了床前的位置。

    望著蜷縮著的劉長青,微微的低下了頭。

    親了一口他的臉頰。

    移開。

    「好好休息,老公。」

    說完,安苑瑤便拿著劉長青的衣服離開了房間。

    屋內安靜了下來,除了劉長青的呼吸,似乎沒有其餘的動靜。

    不知過了多久。

    劉長青喃喃自語著。

    明明已經熟睡,但臉上卻有一股愧疚的神情。

    輕聲嘟囔著。

    「媽……對不起……」

    ()

    1秒記住愛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