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27章 溫馨與孤獨(二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27章 溫馨與孤獨(二合一)字體大小: A+
     

    夜晚來臨。

    「明天見……大富!」

    顧惜玉的道別聲傳入了陳大富的耳中。

    他望著那上樓的背影,也不管對方能不能看到,一臉笑意的舉起手,滿懷欣喜的擺動著。

    目送著對方開門進去后,陳大富在樓下待了一會,確認對方已經不會再出來后才默默的轉過身,走到一輛電動車前,抬腿坐了上去,轉動鑰匙啟動電動車,右手擰動把頭。

    車子行動起來。

    像一陣風,瀟洒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寒風吹拂在他的臉上,騎著電動車在馬路上行駛著,陳大富的頭髮被吹起,耳朵已經被凍得通紅。

    雪下到接近傍晚的時候已經停下來,並沒有下太久的時間,但就算如此,地面依舊偏滑。

    而陳大富似乎並不在意,電動車的把頭擰到底,飛逝而去……像一陣風,像一道閃電。

    當然,這般危險的高速行駛,總會發生一些意外。

    陳大富在騎行到了十字路口拐彎處。

    剛剛拐彎,正在行駛的他發現了迎面同樣來了一輛電動車。

    事發突然,為了避免發生相撞這種意外,他選擇狠狠的攥下剎車,使勁挪動把頭企圖躲開。

    因為下雪后,路面偏滑的原因,這一轉的後果便是車子失去了控制,像是脫韁的野馬一般不受他的掌控,狠狠的連人帶車倒了下去。

    陳大富栽倒在地。

    與電動車一同倒下,但沒有過很久,他就靠著過硬的身體素質從地上爬了起來。

    除了膝蓋以及胳膊處傳來的痛楚外,到沒有別的傷痕。

    走在人行道上的行人紛紛朝著陳大富投來了目光。

    並沒有在意這點,從地上爬起來的陳大富則是低頭望著身上濕了大半截的衣服,眉頭皺起。

    抬起手,選擇用手拍打了幾下,但並沒有什麼效果……

    正當他考慮是否先回家去換身衣服的時候,身上攜帶的手機發出了震動,打斷了陳大富的思緒。

    愣了一會。

    反應過來后,伸手將手機掏了出來,翻手機的水晶翻蓋,用指甲狠狠的擠壓屏幕,接通了來自劉長青打來的電話。

    放到耳邊。

    還沒等陳大富開口,就聽到電話那頭,劉長青的聲音傳來。

    【半個小時前你就說要到了,人呢?就等你了!】

    「別急別急,馬上到!」

    【行……那你快點。】

    掛斷電話,陳大富將手機收了起來,隨後嘆了口氣,來到倒下的電動車旁,將車子扶了起來。

    坐上去,扭了扭把頭。

    確保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壞后,便再一次的擰動把頭,朝著劉長青搬家后所在的地方前進。

    ——————————————————————

    劉長青將做好的菜往桌上端著。

    可以容納八九人的餐桌上擺滿了各種各樣他親手烹飪的菜品。

    馮遷從廚房裡端出一道菜,來到了餐桌前擺放上去,做完這些后回過頭望向身旁正在擺放碗筷的劉長青。

    開口問道。

    「陳大富還沒到嗎?」

    「那小子誰知道怎麼回事……剛才給他打過電話了,他說快到了。」

    回應著,劉長青將碗筷分配完畢,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望著離剛剛打的那通電話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分鐘。

    有些無奈的嘀咕著。

    「這小子的馬上可真慢……」

    語音剛落,手機的屏幕上便蹦出了陳大富打來的電話,劉長青稍微愣神片刻后,按下接聽鍵,放在耳邊。

    「正要給你打電話呢,你到哪了?嗯……不讓你進?行……我知道了。」

    三言兩語結束后,劉長青掛掉了電話,將手機放回兜內,臉上的表情有些苦笑不得,抬頭望著馮遷說道。

    「我下去接一趟,他被門衛攔下來了……你先幫忙端下菜。」

    「好。」

    說完,劉長青朝著門口的位置走了過去,將腳上的拖鞋換掉后,伸手將掛在牆上的大衣摘了下來,穿在身上。

    推開門走了出去。

    等他抵達門口的時候,見到的則是被門衛攔在外面的熟悉身影。

    推著電動車,造型十分狼狽,見到劉長青的身影后則是大聲的喊著。

    聽到后,劉長青加快腳步的走上前,來到門衛身旁,與門衛溝通好后,才將他放了進來。

    進來后,推著電動車的陳大富再一次的騎了上去,只不過速度慢了許多,而劉長青則是在一旁跟著。

    扭頭看著騎著電動車的陳大富,見到他這幅造型,劉長青不免有些好奇,忍不住的打趣道。

    「陳老闆這是豪車開膩了,準備體驗一下老百姓的感覺嗎?」

    「別挖苦我了,就是你在電話那頭催我,把我搞急了……一會到你家你給我拿件衣服換換,我這身上濕一半……」

    「行,不過……你肚子里還能裝得下嗎,不是說跟那個小姑娘去約會去了嗎?」

    「都沒吃多少,就隨便去小店裡炒幾個菜……」

    嘴上這麼說,但聽到劉長青提起這件事,陳大富顯然是口嫌體正,明明開心的不能自已,但還是裝出嫌棄的樣子。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他成功的混進了藍伊弦的店打下手,一開始那個叫做顧惜玉的女人還對他有所戒備,幾乎不怎麼和他說話。

    但隨著他的不懈努力,最終還是打動了對方。

    只是簡簡單單的刷碗,就能輕而易舉的打碎五個。

    就是用這種神奇的操作打動了那個叫做顧惜玉的女人,兩人也是從那一天成功的搭上了話。

    陳大富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對方一臉震驚的模樣。

    畢竟……在顧惜玉看來,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人能笨到連續打碎五個碗,當見識到陳大富的操作后。

    她第一時間向藍伊弦提議開掉陳大富。

    雖然沒能開掉對方,但顧惜玉為了避免陳大富繼續將碗打碎,不得已只能親自教他該怎麼做……工作的時候帶著對方打下手。

    一來二去,顧惜玉也漸漸的發現,雖然這個叫做陳大富的傢伙長相一般,但心腸不壞,做事也蠻認真的,慢慢的兩人的關係開始有所改善。

    也就在今天,這一年的最後一天,顧惜玉第一次答應了陳大富出去吃飯的邀請。

    一想到今天吃飯時的場景,陳大富忍不住的又樂呵了起來。

    「嘿嘿嘿……」

    慢悠悠的騎著電動車,嘴裡發出不明覺厲的笑聲,這讓跟在身旁的劉長青聽的清清楚楚。

    忍不住看向身旁的傻小子。

    他總感覺這傢伙已經沒有剛剛認識對方時的那種感覺了,伴隨著接觸,這傢伙越來越像是個……

    從傻笑中反應過來,陳大富忽然想到了什麼,慢悠悠騎著電動車的他轉過頭看向身旁走著的劉長青,開口問道。

    「對了,你老婆懷幾個月了?」

    「12周了,後天去醫院做個檢查。」

    「真快啊……也不知道是個男孩還是女孩……其實我都想好了,等我以後和惜玉結婚了,咱兩家的生的都是男孩話,那就當好兄弟,如果都是女孩那就好姐妹,要是一男一女……」

    「打住,都什麼時候了,還準備包辦婚姻?我還是比較提倡孩子自由戀愛,他們想和誰結婚就和誰結婚。」

    「別啊!咱倆結親家多好啊!」

    「閉嘴,這個想法不要有!」

    直接了當的斷了陳大富的念想,劉長青沒有絲毫的猶豫,倒是陳大富發現沒有商量的餘地后,顯得有些失落。

    兩人乘坐電梯來到了家門口,打開門走了進去,隨後劉長青帶著陳大富換一身衣服。

    在陳大富換衣服的這段時間,劉長青推開了兒子的房門,將正在複習功課的他喊了出來,準備吃飯。

    隨後來到女兒的房間中。

    剛推開門,便看到屋內的窗帘被拉上,燈也沒開,只有床上的被子被支撐著鼓起一坨大包。

    看到這劉長青愣了一下,剛準備喊兩個孩子吃飯的他沒有出聲,而是走向前,來到了床邊,小心翼翼的伸手攥住被子,一把將被子掀開。

    兩個孩子圍在一起,趴在床上似乎在偷看什麼。

    當被子掀開的那一剎那,劉長青看著眼前的這幅場景,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古怪起來。

    眉頭微微緊鎖,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察覺到被子被掀開,劉夏芝與馮淑言明顯嚇了一跳,兩人個人同時回過頭,望著站在身後,手中拿著被子的劉長青。

    眼睛轉悠了一圈,劉夏芝忽然擠出了一個笑容,將手中拿著的東西塞進了床頭的枕頭下。

    翻了個身,連忙從趴著的姿勢中坐起來面朝著劉長青,跪坐在床上,語氣中滿是轉移話題的意味。

    「爸爸……進屋要敲門的……這,這次就原諒你了,下次不可以這樣哦!」

    「……」

    沒有回應,劉長青用充滿審視的目光看著女兒,一旁的馮淑言也已同樣的姿勢與劉夏芝並排坐著。

    兩個小傢伙的個頭差不多,看到兩個孩子這番可愛的模樣,劉長青望了一會之後沒有選擇繼續深究下去,只是說了一聲。

    「要吃飯了,你倆別玩了。」

    「知道啦!」

    「好的,胖大叔。」

    聽到馮淑言叫自己胖大叔,劉長青頓時有些樂呵起來,經過運動減肥后的他,已經不能稱之為胖大叔了。

    但再一次聽到對方這般稱呼自己,劉長青的腦海中有關於兩人第一次相見時的記憶頓時浮現在腦海中。

    記得很清楚。

    那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自己在那個偏僻的馬路旁,遇到了渾身傷痕躲在路邊的小女孩。

    已經……過了那麼久了嗎。

    望著馮淑言那一如既往面無表情的臉,劉長青看了一會後,伸出手趁對方沒有反應過來,一把揪住她的臉蛋。

    輕輕扯了扯。

    「小丫頭,以後要喊帥大叔!」

    「呀,爸爸快住手!」

    看到好朋友受到攻擊,劉夏芝頓時撲了上去,雙手抓住劉長青的手將其掰開,隨後摟著馮淑言,一副要保護對方的樣子。

    大聲的喊著。

    「就算是爸爸也不能欺負我的好朋友!」

    「哈哈哈知道了……你兩個別玩了,準備出來吃飯了。」

    看到她們兩個這般要好的樣子,劉長青忍不住笑了出來,作勢就要轉身離開,等兩個孩子放鬆警惕之後,迅速轉了回來,伸出雙手胡亂的揉著兩個孩子的腦袋。

    頓時惹得她倆尖叫起來。

    做完這些后,劉長青便逃一般的離開了房間,臨走時還將門關上了。

    伴隨著砰的一聲關門聲,劉夏芝的房間再一次的昏暗下來。

    兩個孩子待在床上。

    過了一會之後,劉夏芝重新趴在了床上,招呼著馮淑言也趴下來,兩個人都趴下后,劉夏芝一把扯過了被子,兩個人蒙在被子中。

    手伸向枕頭下,掏出了剛剛藏起來的東西。

    發出淡淡熒光。

    被子中。

    劉夏芝與馮淑言一同望著那塊發光的手錶。

    只聽劉夏芝有些炫耀般的說著。

    「瞧,神奇吧!這是我媽媽給我買的手錶!」

    剛出門,關上女兒房門的劉長青便看到了已經重新換了一身衣服走出來的陳大富,以及站在他面前的劉知躍。

    兩人面對面的對視著。

    陳大富有些緊張,似乎對劉知躍還有一些陰影的存在,而劉知躍則是面無表情的望著他。

    注意到兩人對峙,劉長青想了一下,走向了兒子,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拉著他來到了陳大富的面前。

    望著一臉警惕的陳大富,開口對著兒子說道。

    「給你陳叔叔道個歉。」

    「……」

    沉默片刻,劉知躍望著眼前的陳大富,腦海中浮現出……那一晚偷偷躲在周詩妍樓下車棚里的黑影。

    那個身影,逐漸與眼前的陳大富重疊。

    內心升起一股歉意,劉知躍望向對自己有些警惕的陳大富,頭微微低下……開口說道。

    「對不起陳叔叔,上一次對你做出那種事情……」

    「……」

    望著眼前比自己還高一些的劉知躍,陳大富沉默著,目光看向站在一邊的劉長青……

    「沒事沒事都過去了,以後好好學習就行,叔叔不怪你。」

    陳大富反應過來後放下心來,伴隨著警惕解除,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擺了擺手,像是已經不在乎的說著。

    聽到陳大富原諒了自家兒子,劉長青笑著伸手拍了拍兒子的後背,隨後對著他說道。

    「去……喊你媽吃飯。」

    「嗯,好的。」

    望著兒子去卧室叫安苑瑤的背影,劉長青停頓少許時間后,走到陳大富的面前,帶著他來到餐桌前正發著簡訊的馮遷面前,拉開椅子坐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劉長青對著馮遷說道。

    「一會……一起喝點怎麼樣,啤的白的都行!」

    「不了吧,開車來的……」

    「喝多了就在我這睡,還有房間,你跟你女兒睡一屋不就行了!」

    「也行……那喝點,慶祝你搬入新家。」

    「哈哈哈……好,今天咱們三個好好喝一場!」

    笑聲透過陽台飄向遠方。

    今年的最後一天晚上,劉長青的家中熱熱鬧鬧。

    還記得那一天。

    同樣宿醉一夜的劉長青清醒過來,發現醒來后的自己頭疼欲裂,當他跌跌撞撞的衝出房間,望著那個面無表情的胖胖男孩。

    以及……哭鬧著的女孩。

    似乎已經過了很久,但……又似乎發生在昨天。

    ———————————————————————

    空曠的房間。

    李宛冉靜心打扮了一番,望著自己面前的餐桌,上面擺放著精心準備的飯菜,以及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

    燭光晚餐。

    本該十分浪漫且溫馨的場景,卻因為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而顯得格外凄涼。

    她坐在舒適的座椅上。

    面前擺放著最新款的手機,伴隨著話筒內傳來的聲響,以及……屏幕上久久未接通,備註為【老公】的電話。

    響了許久后,李宛冉看著那無人接通而自動掛斷的電話。

    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似乎暗淡了一些。

    不知愣神多久。

    她慢慢的抬起頭,望向落地窗外的景色。

    雖然屋內並不冷,但不知為何……李宛冉總覺得,一股寒意已經慢慢的湧上自己的心頭。

    「呼……」

    呼出一口氣來。

    李宛冉伸出手將手機亮著的屏幕熄滅。

    拿起紅酒,打開後為自己面前放著的高腳杯注入少許酒液,放下酒瓶,優雅的端起高腳杯。

    輕輕搖晃。

    雙眼注視著。

    一個人坐在那裡。

    看著……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