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3章 停課一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3章 停課一周字體大小: A+
     

    每個班級里都會存在著幾個混事的學生。

    常年坐在班級倒數的位置,學習成績不突出,但是體能較強,因此每當學校運動會的時候,老師都會派這樣的學生去參加比賽。

    放學不直接回家,而是在大街上四處閑逛,說話大大咧咧,思想上的不成熟使得他們錯誤的將叛逆當成個性。

    當然不是所有都這樣,只是個別中的幾個人渣。

    張元恰巧就是那個,個別里的其中一員。

    趙宣文長得很漂亮,張元的審美沒有問題,他也知道美和丑的區別,笑起來眼睛像是月牙的姑娘在見到她的第一眼時,張元就淪陷了。

    然後他表白了。

    被拒絕了。

    這讓他感覺有些屈辱。

    當然,這還不是主要,主要的是她總對著那個肥豬歡聲笑語,對待別人雖說也笑眯眯的,但是總感覺……笑容中有著一種距離感。

    他記恨上了對方,連帶著也記恨上了趙宣文。

    得不到,其他人也不要想。

    張元的目光掃過劉知躍。

    他用出了慣用的伎倆,兇狠的瞪著對方。

    然而,效果卻是出乎意料,對方並沒有因此害怕。

    劉知躍移開視線,重新看向趙宣文,輕聲說道。

    「身體不舒服,就坐著歇著,幹嘛去跑腿。」

    「額……噢!」

    聽到自己同桌的話,趙宣文的腦袋感覺有些不太好用了,她迷迷糊糊的被劉知躍拉著,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低著腦袋,也不敢去看身後的張元。

    她也知道此時此刻兩人之間的氛圍有些不對。

    眯著眼,張元看向劉知躍。

    「哥們,什麼意思啊。」

    「就我剛才說的那個意思。」

    沒有膽顫,劉知躍動了下身位,以至於扭頭看向身後不那麼難受。

    「有手有腳的幹嘛每次都讓女孩子去給你跑腿,還不給錢?」

    張元的表情沒有變化。

    「一次兩次沒帶錢還行,每次都不帶錢?」

    「還有……你還過她錢嗎?」

    劉知躍的聲音落下。

    這讓趙宣文開始有些驚慌起來,她也是聽說過張元的名聲,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她急忙的拽了拽劉知躍的衣角。

    一雙大眼睛里充滿了擔憂。

    張元的表情有了變化。

    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是很重視所謂的面子的,更何況因為兩人對話的聲音也不算小的緣故,導致周圍的同學都轉過了腦袋看著兩人。

    「你在教育我?」

    「教育可算不上。」

    輕微的搖了搖頭,劉知躍盯著他。

    「我只是想以後能不能不要再讓她跑腿了。」

    他的話,讓趙宣文有些吃驚,看向自己的同桌。

    原來……是因為自己嗎?

    「哈哈哈,搞半天我以為小胖子怎麼突然雄起了,原來是想她面前表現一下啊?」

    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張元哈哈大笑起來。

    忽然臉色一變,抬起手一巴掌扇了下去。

    鴉雀無聲的班級內傳來了響亮的耳光聲。

    劉知躍的臉歪到了一旁。

    趙宣文張大了嘴巴。

    只是幾秒鐘的事,臉上就出現了巴掌的印子。

    「CNM的給你臉了?NM得是什麼樣的jian貨才能生出你這樣的雜種!」

    「……」

    張元吼叫了起來,他所謂的朋友都站在了他的身後,臉上帶著譏笑,似乎在嘲諷那個想要英雄救美的劉知躍。

    教室靜的可怕。

    坐在前排的一個小個子女生看到後排發生的事情之後,慌慌張張的跑出了班級。

    劉知躍抬起手摸了摸臉。

    刺痛傳來。

    看了看伸出手,臉上帶著驚慌表情的趙宣文。

    劉知躍露出了一絲笑意。

    對著趙宣文笑著。

    猛地竄起來,抓起身下的椅子,對著張元就砸了過去。

    沒有想到對方會反抗,張元壓根沒有做出任何防備,被結結實實的砸個正著。

    身體不受控的朝著後方跌倒,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周圍的人同樣也沒反應過來。

    雙手一掀,將身後的桌椅掀起,書桌上的課本散落了一地。

    劉知躍沖了上去,一隻手抓住對方的衣領,一隻手抓住對方的腰帶,硬生生的將對方從地上託了起來,往牆上一撞。

    臉猛地湊上前去。

    來不及思考身上的疼痛,張元的內心開始產生恐懼。

    他看著目光中湊的非常近的那張胖臉。

    一張臉漲紅,雙眼瞪大到了極致,嘴中暴怒的喊叫。

    「你叫誰雜種!!!」

    ——————————

    劉長青急忙的停下了手上的所有事情,原先因為小說簽約的好心情也蕩然全無,他接到了來自劉知躍班主任的電話。

    那麼乖巧的孩子還會在學校打傷同學?

    將書店的大門鎖好之後,劉知躍便匆匆忙忙的打了一輛車前往劉知躍的學校。

    等劉長青氣喘吁吁的到達辦公室的時候,看到的則是劉知躍站在那裡的身影。

    他的臉上有著一個很清晰的巴掌印。

    沉著臉色。

    劉知躍的班主任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婦女。

    體態有些臃腫,帶著一副眼鏡,嘴唇很薄,給人的第一眼的印象就有這一種不好說話的樣子。

    看到劉長青的到來,劉知躍的班主任開口。

    「你兒子好威風啊,在班級里打傷同學。」

    說話陰陽怪氣,但劉長青只是瞥了她一眼,轉臉看向自己的孩子。

    三兩步走到面前,抬起手摸了一下劉知躍腫起的臉。

    「嘶!」

    手指觸碰到的一瞬間,劉知躍倒吸了一口冷氣。

    看到兒子的這副模樣,劉長青不自主的心疼起來。

    「很疼吧,等會爸爸帶你去擦擦藥。」

    「我說這位家長。」

    看到無視了自己的劉長青,班主任有些不愉快。

    她先是輕咳兩聲清了清嗓子,隨後便說道。

    「你兒子這次的影響態度實在是太惡劣了,我們校領導經過討論決定給與停課一周的處分。」

    這句話說完,劉長青才轉過頭來第一次正兒八經的打量了她。

    「停課一周?」

    「這還算輕的了,你知不知道他差點都想殺了那個學生!」

    手敲擊著桌面,語氣中滿滿的都是對於劉知躍的不滿。

    「這種學生,我們學校已經給與最大的輕判,給予一周停課處分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那意思我還得感謝校方了。」

    劉長青說完這句話,便又轉過頭來看著劉知躍。

    「是你先動的手?」

    劉知躍搖了搖頭。

    「不是。」

    劉長青笑了起來。

    「聽到沒有,我兒子說了不是他先動手,什麼年代了,被人打了還不能還手?」

    「你這是強詞奪理?!」

    「是嗎。」

    看向班主任,劉長青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他向前走了兩步,站在了班主任的面前。

    剛剛還硬氣的班主任,看到這個架勢難免開始變得有些心虛。

    「你……你想幹嘛?」

    「我先給你來一巴掌,你在打回來,是不是我就可以舉報你讓你滾回家去了?」

    先是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

    「你這家長怎麼當的?!」

    沒有理會對方,劉長青一把抓起了劉知躍的手,推開了辦公室的門朝著校門走去。

    當兩人走後,辦公室陷入了沉默。

    數學老師愣神片刻,舉起茶杯喝了一口。

    「說的在理,劉知躍那孩子,雖說成績一般般但也是聽話的很,張元那小子就不行了,估計也是看劉知躍老實想欺負人家。」

    說完,又喝了一口,隨後看了一眼臉色酸青的班主任。

    數學老師搖了搖頭,不在多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