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2章 趙宣文的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2章 趙宣文的朋友字體大小: A+
     

    劉知躍托著下巴,望向窗外。

    課堂上的老師背對著學生們在黑板上書寫著公式。

    根本沒有去聽得必要。

    他是這樣想著的。

    劉知躍的學習成績並不出眾,一直處於全班中游的位置,既不顯眼,也不會低的離譜,他總是很湊巧的徘徊在中游的位置,偶爾有些成績名次上的變動,也不會超過三名。

    他不想讓別人注意到自己。

    在他很小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

    母親總是帶著自己去參加大人的宴會。

    他不喜歡。

    從兒時開始,他就意識到,在對於孩子的關愛這一點,她的母親十分的不合格。

    因為他的沉默寡言,她母親曾經懷疑過他的智力問題。

    恰恰相反,劉知躍的腦袋很聰明。

    一開始剛剛上小學的時候,他還沒有任何的偽裝,從一年級開始到他就一直拿全校第一的成績,不論是老師還是家附近的那些大人們都是誇讚。

    對於旁人的誇讚,那時的劉知躍並不在意,就像大多數的孩子一般,他想得到的只是父母的認可。

    只是年幼的他並不知道,每當他拿著滿分的試卷,以及頒發下來的獎狀帶回家給父母看的時候,父親總是笑著摸著自己的頭,滿臉藏不住的笑意,大聲的說著「不愧是我兒子!」這種話。

    相反,母親總是冷著一張臉。

    她好像並不是很在意這種事。

    那時的母親,總是說出他不能理解的一句話。

    「和他比你還差得遠。」

    他是誰?

    兒時他就一直在思考。

    是爸爸嗎?

    可是爸爸高中畢業后就輟學了。

    那……媽媽到底說的是誰呢?

    劉知躍一直不清楚母親口中的那個他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要一直拿我去做比較?

    既然達不到她的要求,那不如做一個平凡的孩子吧。

    這樣想著的劉知躍,不再去全力以赴,每一次做事都只是剛剛好的程度。

    當然,人總是會有感興趣的事情,當失去了學習上的樂趣之後,只能從身體的感受上得到充實與滿足。

    而劉知躍,則選擇了吃。

    恰巧,他的父親劉長青就能燒的一手好菜。

    他如今的噸位確實有些超綱,但那也只是對比同齡人來說,遠遠還沒有達到電視里出現的肥胖患者的那種景象。

    只是比微胖在稍微的高上一個等級。

    「喂,想什麼呢!」

    在愣神間,身旁一道壓低的聲音,傳入了劉知躍的耳中。

    他側過頭看著自己的同桌。

    那是一個短頭髮的女孩。

    巴掌大的小臉上,有著一雙像是葡萄的眼睛,她的目光很清澈,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讓劉知躍很舒服。

    趙宣文,她的名字。

    大概是怕說悄悄話被老師發現,她選擇了掩耳盜鈴。

    將手中的書本樹立起來,縮著腦袋躲藏進去。

    「我看你發獃半節課了,在想好吃的嘛?」

    說到這,趙宣文差點沒忍住笑出聲。

    她喜歡這樣捉弄自己的同桌。

    「叫我一聲姐姐,一會我去小賣鋪給你買好吃噠!」

    說罷還將手中的筆戳向劉知躍。

    劉知躍撐著下巴看著對方。

    只是看了對方一眼,並沒有選擇去理會。

    他認為這個同桌跟他上輩子鐵定是滅門之仇。

    不然從初一開始,為何一直甩不掉她?

    不論怎麼排座位,坐在自己旁邊的永遠是她。

    劉知躍自認為肥胖的自己根本沒有所謂的顏值一說,成績從初中開始也一直維持在中游水準。

    他不覺得會有人來跟自己主動搭話。

    「喂喂!你怎麼……」

    話好沒能說完,講台上飛來了一隻半截粉筆,而站在講台上的數學老師則保持著扔出的動作。

    精準的砸到了當做掩護的書本上。

    這使得還在笑眯眯的趙宣文渾身一機靈。

    趕緊抬頭。

    「我在黑板上出題,離那麼遠我都能聽到你說話的聲!」

    瞬息間,趙宣文羞愧的紅了整張臉。

    畢竟,在他們這個年紀,被全班同學的目光注視,很難有人能頂得住這種壓力。

    更何況還有幾個煽風點火的笑出了聲。

    雙手放在大腿上,低著腦袋一副接受批評的模樣。

    「再讓我逮到,就站後面站一節課!」

    這樣威脅著說完,老師轉過身繼續書寫著。

    等班級內再一次的安靜下來之後,趙宣文才鬆了一口氣。

    轉過臉,狠狠的瞪了劉知躍。

    掏出筆記本,在上面奮筆疾書,然後推到劉知躍的面前。

    【都怪你,誰讓你不理我】

    看到這,劉知躍有些想笑。

    理你?理你一起挨罵嗎。

    劉知躍沒有去回話。

    看著劉知躍再一次的不理會自己。

    趙宣文的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前段時間他請假了兩天,還搬家了,聽以前小區里的人說,他的父母離婚了,現在和他爸住在一起。

    自小在單親家庭里長大的趙宣文清楚明白,單親家庭的孩子生活中的那種孤獨和抑鬱的感受。

    她想幫一幫自己的同桌。

    或許在那一刻,她就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同類。

    趙宣文雖說是一個十分愛笑的女孩,但其實她在班級內,並沒有朋友。

    表面上活潑開朗的性格使她和所有人都能說上幾句,但往往更深入的了解時,她又會變得退縮,變得不敢去面對,找各種各樣的借口去迴避。

    因此,沒有朋友。

    她是個十分熱心腸的人,也是個不懂得拒絕和回絕別人的人,所以雖說算不上是朋友,但班級內的同學們,很多時候都會找她幫忙。

    幫忙打水,幫忙擦黑板……以及幫忙放學留下來打掃衛生。

    她感覺應該都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幫助別人,自己也會覺得十分開心快樂。

    被幫助的人也會快樂。

    一起快樂,那就是雙倍的快樂!

    數學課上完了,老師罕見的沒有拖堂,而是在鈴聲響起的那一刻,便整理自己的書,隨後說了一聲下課後,走出了教室。

    安靜在班內持續了不到五秒,隨後開始慢慢的變得嘈雜起來。

    趙宣文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劉知躍的不經意的一瞥,將其收入眼中。

    青春期的少年,臉頰有了些紅潤。

    連忙扭過頭,內心狠狠的咒罵自己。

    劉知躍不敢再去看。

    「趙宣文,去給我買瓶水好嗎?我都快渴死了!」

    一個男生笑嘻嘻的從後面鑽了過來,伸手拍了一下趙宣文的肩頭。

    「我今天沒帶錢,你先給我墊一下。」

    「好呀!」

    笑著點著頭,趙宣文雖說不太想去,但同學很口渴,自己幫忙一下也是可以。

    只是剛站起身來,便感覺手被拉住。

    詫異的回過頭,看到的則是一節課都沒有理自己的劉知躍。

    低頭看了看

    他的手……在抓著自己的手!

    「她今天不太舒服,就別讓他跑腿了。」

    劉知躍的目光停留在賤笑的男孩身上。

    「還有……你每次都不帶錢的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