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74 曲終人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74 曲終人散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將胡志雄單獨叫進了卧室,關上門道:「老胡,這次我可能帶不走你了,也沒打算帶你走。今晚吃飯的時候,我和李書記,馬市長都提到了你,希望讓你繼續留下,完成我未完成的事業。李書記答應了,考慮先讓你主持工作。我走後,龍安就交給你了,三年時間,我期待萬龍山能開發出來,龍安成為旅遊大縣。」

    胡志雄重重點頭道:「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陸一偉不想驚動太多人,計劃趕在上班前悄悄離開。等東西收拾好后,把房門鑰匙交給了郭嘉俊,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樓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似乎老天也在和他道別,也好像在有意挽留。本打算不驚動任何人離開,沒想到下了樓后,門外站在黑壓壓的一片人。

    曲江平,郭建業,張建安……幾乎縣四套班子領導都到齊了,還有一些部門領導,甚至民眾,將家屬院站了個滿滿當當。有的人撐著雨傘,有的人乾脆站在雨中,任憑雨水拍打。

    看到這一幕,陸一偉有些眼眶發熱。走上前將自己的雨傘給郭建業撐上,緊緊地握著手動情地道:「謝謝你,謝謝你們。」

    郭建業蠕動嘴唇,眉頭擰成鐵疙瘩,哽噎道:「陸書記,不知道你會走得如此匆忙,我們來晚了。此時此刻,說再多的話也無法表達我們的心情,祝你一路順風。」

    陸一偉不停地點頭道:「謝謝,謝謝,我陸一偉謝謝大家了!雨下大了,快回去吧。」

    所有人都紋絲不動地站在那裡,複雜的眼神和凌然的神情表達了一切。陸一偉逐一和每個人握手擁抱,以此來表達他的不舍之情。

    他不走,他們不走。

    在無數次道別後,陸一偉一咬牙鑽進了車裡,車子發動后緩緩駛離縣委家屬院,所有人的目光隨著車子的移動而移動。快要駛出大院時,身後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陸書記,常回家看看!」

    這一刻,陸一偉再次落淚。

    又一個地點畫上了句號,又開始了一段新的征程……

    到了新的工作崗位,陸一偉表現得一如既往的彪悍兇猛,全身心投入到江東市的舊城改造上來。帶領著他的團隊,不到半年時間將紅線範圍內的企業全部搬遷出去,為接下來的舊城改造爭取了大量時間。

    次年開春,舊城改造工程全面打響。整整兩年的時間,陸一偉一心撲在工作上,啃下一塊又一塊硬骨頭,攻下一個又一個橋頭堡,立下汗馬功勞。就在工程進行到一半時,省委書記章秉同突然調離,調任某改革領導小組擔任副組長,省長趙昆生順利出任省委書記。

    不到半年時間,邱遠航突然消失,幾個月後,中紀委公布了邱遠航的去向。因違法亂紀,接受紀律調查。幾乎在同一時間,參與江東市舊城改造最大的開發商環球泰禾一夜人去樓空,西江官場再次發生大地震。由他引發出來的案件足以震撼西江,牽扯官員多達幾十人。

    與此同時,還牽扯出陸一偉岳父范榮奎的案件,當年的事發緣由終於水落石出。原來,調查范榮奎不是省委的指示,而是邱遠航濫用職權,將其秘密囚禁,進行了嚴刑拷打,致使誘發腦出血。

    牛福勇也牽扯其中。就在邱遠航被雙規的第二天,他就被公安機關拘捕。陸一偉動用了各種關係想把他撈出來,結果於事無補,因為他牽扯的案件實在太多,就是趙昆生都不敢擔保。

    一年後,邱遠航宣判。涉案金額高達20個億,所犯罪名高達十幾項,被判處無期徒刑,剝脫政治權利終身。牛福勇也被判刑,判處了七年有期徒刑。同時判處的,還有原江東汽車廠總經理蔡小強,省城建廳副巡視員劉占魁,龍安縣常務副縣長鄧中原……更讓人意想不到的,一直努力工作的蘇啟明居然也因經濟問題落馬,罕見的官場地震,規模之大,涉及人數之多,前所未有。

    蟄伏中的趙昆生在十八大來臨之前絕對反擊,取得了全面勝利。有人落馬,自然有人收益。白宗峰再次返回西江省,出任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接替了邱遠航的位置。張志遠連跳三級,同樣進入省委班子,出任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陸一偉出任江東市代理市長,而這次,他不顧勸說挽留,毅然選擇了辭職。

    這些年,他在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中經歷了太多的血雨腥風,幾經被人構陷,有幾次差點一命嗚呼。邱遠航暗中派人暗殺他,若不是命大,早已命喪黃泉。最心驚肉跳的一次,有人拿著槍對準了他的額頭,若不是李海東替他擋了一槍,或許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李海東肺部中槍,經搶救無效死亡。

    最讓他寒心的,不是趙昆生拿他當槍使,為其搜集了邱遠航大量的犯罪證據,而是張志遠的叛變。為了能當上省委秘書長,不惜手段出賣他,有人拿槍指著自己的時候,張志遠就在不遠處看著。只要槍響,邱遠航離死就不遠了。此外,牛福勇也是被他出賣的。

    後來,張志遠找他談過話,解釋了當時的情況。陸一偉全程保持笑容全程聽著,等談話結束后直接給了對方一巴掌,摔門離去。在他眼裡,能出賣情義的人不值當尊敬。第二天,留下辭職信離去。

    在這期間,陸一偉的父親突發心臟病離去,第二年母親也緊跟著離去。失去親情和友情的痛苦,是常人難以承受的。辭職后的第三天,他帶著妻兒離開了西江省,一路南下,到了四川省一個不大不小的縣城留了下來。他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名鄉村教師,過起了隱居生活。

    五年後的清明節,他回到了西江省給父母親以及李海東上墳,同時接牛福勇出獄。回去后,他沒驚動任何人,得知張志遠已榮升為省紀委書記,泯然一笑,不復相見。離開前,他特意去了趟龍安縣。在胡志雄的帶領下,萬龍山風景區已經建成,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湧入龍安,欣賞原生態的自然風光。

    對於陸一偉來說,他也是一個旅客,每一段刻骨銘心的歷程都在腳步下化為塵埃,揮之不去的記憶早已煙消雲散,不復存在。

    站在萬龍山頂的棧橋上,他看到了蘇蒙的身影,正在揮舞著手向自己跑來……

    (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