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2 流言蜚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2 流言蜚語字體大小: A+
     

    一整天時間,陸一偉都在加快速度處理著手頭的事,又得不動聲色低調行事,不能讓別人看出自己要離開,該推進的工作還得繼續,只要在龍安一天,就得負一天責。

    快到下班時,陸一偉足足在辦公室徘徊了半個小時,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撥通蘇啟明的電話。

    今年以來,他已經找過蘇啟明辦了好幾件事了,實在再無法開口。倆人的關係還是建立在蘇蒙之上,除去這層關係,似乎沒什麼交織。對方現在的身份畢竟是市委書記,這種關係不能常用,用多了會引發反感。但是,只要他提出來的請求,對方都毫不猶豫給辦了。

    電話是秘書周浩接的,他知道陸一偉和蘇啟明的關係,講話相對客氣,低聲地道:「陸書記,您找蘇書記嗎?」

    「嗯,他在開會嗎?」

    「是的,正在召開舊城改造推進會。」說著,故意把手機湊到前面,聽到蘇啟明正在訓人,嫌工作推進落實慢。

    「哦,那就算了,不打擾他。」

    「您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等散會後我轉達。」

    蘇啟明自從當了市長后,蘊藏在心底的機能全部散發出來,如同開掛般狠抓落實,各項工作走在全省前列,與原先判若兩人。現在的他,簡直是工作狂。失去女兒后,似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或許,唯有如此,才能讓抹平心頭痛苦的記憶。

    「算了,等他開完會後告我一聲,我再打給他。」

    「好的。」

    夜幕降臨,陸一偉收拾東西準備回宿舍,既然答應了邱映雪就要做到。回去的路上,郭嘉俊始終悶悶不樂,快到門口時,他鼓起勇氣問道:「陸書記,我可以斗膽問您一個問題嗎?」

    陸一偉停止腳步,回頭看著他沒有說話。

    郭嘉俊咬了咬嘴唇道:「陸書記,我聽別人說你要調走了,是嗎?」

    陸一偉頗為震驚,昨天剛談了話,這麼快就傳出來了。信息時代,毫無秘密可言。故作鎮定道:「聽誰說的?」

    「他們都在傳。」

    「誰?」

    郭嘉俊閃爍其詞道:「今天他們都在辦公室議論,說您要回省政府了,還有的說要回江東市出任副市長。」

    陸一偉笑了笑,無奈地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從哪得到的消息。別聽他們瞎說,這是別有用心的人在故意造謠。」

    郭嘉俊鬆了口氣,道:「我覺得您也不可能,當然,我不是不希望您提拔,但龍安真的需要您。幾十年了,突然來了向您這樣的縣委書記,給我們帶來了新思維,新思路,新方法,要知道,以前都是當地人,不是說他們不好,比起您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我不奢望您待滿一屆,哪怕是兩三年,給龍安規劃出未來的發展方向,後人也知道該如何做了。」

    陸一偉沉默,頷首道:「謠言止於智者,何況你是我身邊的人,更要對某些傳言加以甄別和判斷,不能跟著他們人云亦云,以訛傳訛。不要聽信,不要傳播。」

    郭嘉俊紅著臉點頭道:「陸書記,我記下了。」

    「行了,回去吧,安排一下,明天上午開理論組學習會。」

    「好的。」

    郭嘉俊離去后,陸一偉心情有些沉重。這種消息提前傳出來對自己十分不利,可這又是誰傳出來的。省委組織部搞工作都如此不嚴密,何況下面的組織部門呢。

    剛進了宿舍,蘇啟明就打過來電話,他趕緊接起來,對方直截了當道:「有事?」

    陸一偉小心翼翼道:「蘇書記,明天我想過去見見您,方便嗎?」

    蘇啟明從口氣和話語里判斷出對方有事,沒有追問,思忖片刻道:「行了,來了以後聯繫周浩,明天的會比較多,我抽空見你。」

    「唉,好的,謝謝您了。」

    「客氣。」

    掛了電話,陸一偉一身輕鬆,眼下只要把付江偉的事解決了就穩妥了,至於胡志雄,只能隨後再考慮。他畢竟是縣領導,相比起付江偉要好許多,至少沒人敢對其下手。何況就打算將其留在龍安,以完成未完成的心愿。

    正打算舒展身體,有人敲門。開門后只見邱映雪提著兩大袋子東西徑直進了廚房,一邊吆喝道:「今天下午去超市買了一大堆東西,有排骨,有雞塊,還有鯽魚,我是不會做啊,能給你打下手,就看你陸大廚如何發揮了。」

    褪去領導光環,放下嚴肅姿態,邱映雪還原了小女人的角色,儘管已為人婦,依然乖巧可人,清純靚麗。今天她穿了一件米黃色的寬領T恤,外加黑色緊身褲,將豐滿的身材勾勒出優美的線條,尤其是從背後看,如同油畫里的少女,不由得讓人怦然心動。

    此外,她的相貌幾乎沒有變過,從一頭飄逸的長發到精幹的短髮,淡淡的妝容,優雅的姿態,一種內涵美,低調美,含蓄美。外表看似冷艷孤傲,內心卻如火光四射。

    陸一偉與她的交織僅限於省委黨校的青干班,出色的外貌和悠然的打扮成為那一屆浮動的掠光,讓人不得不追尋大學時光的記憶,轟轟烈烈談一場戀愛。

    沒有深刻的愛情,註定是匆忙而過的行人,哪怕是內心搖曳的一絲悸動,早已在風雨飄搖中蕩然銷聲匿跡。而倆人的再次相逢,卻早已過了當年的激情。

    陸一偉是冷靜的,時刻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之所以可以大張旗鼓地將劉占魁一夥扳倒,除去堅韌的毅力外,沒有授人以柄。尤其在女人問題上,是不可觸碰的高壓線。

    邱映雪從廚房走出來在面前晃了晃道:「喂,想什麼呢,沒聽到我說話?」

    陸一偉回過神笑了笑走進廚房,翻看了下,居然還有兩瓶紅酒,道:「還要喝點小酒?」

    「那當然,無酒不成席嘛。這是我男人法國出差時帶回來的,今晚我們把它消滅掉。」

    說話間,邱映雪眉宇之間透露出別樣的風韻,嘴角上揚,眼睛成彎,笑容攝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