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1 人生驛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1 人生驛站字體大小: A+
     

    這一晚,陸一偉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這是他第二次醉酒,不知是酒烈,還是心醉,徹頭徹尾放縱了一回。

    人生總是太匆匆,列車匆匆停靠在驛站,來不及欣賞周邊的美景,就著急忙慌地趕往下一站。一眼望不到的盡頭,恍如隔世,亦在昨日。

    每一站都走得如此匆忙。

    在夢裡,他看到了222省道全線通車,看到了萬龍山風景區遊人如織,看到了龍投公司敲響了納斯達克時鐘,看到了蘇蒙在沖著他招手微笑……

    次日,被一縷刺眼的陽光從夢中驚醒,又是大晴天。要在往日,只要睜開眼他立馬會起床刷牙洗臉,然後投入一天的緊張工作中,從來沒享受過陽光的味道。而今天,他賴在床上,嗅著陽光的明媚,聽著窗外聒噪的蟬鳴,不願從夢中回到現實。

    點燃一支煙,閉上眼睛在腦海里搜索著碎片化的記憶,很多事是那麼的清晰,又那麼的模糊。稀里糊塗來到龍安,現在又稀里糊塗離開,彷彿他的命運在別人手中左右,從來沒真正做主一回,轟轟烈烈干一番自己的事業。可是,他能嗎?

    過去的事再回憶也是無趣,當緊現在把眼前的事趕緊解決。離開之前,還有許多事要做。而且必須快,若不然就來不及了。

    他迅速掀開被子,下床穿衣洗漱。吃飯的時候,告知邢炳文:「讓付江偉到我辦公室。」

    吃過飯後來到縣委大樓,付江偉已在門口等候,陸一偉將其叫起來直截了當道:「上次讓你考慮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

    付江偉已經猜到了,半天道:「陸書記,我還是想跟著您……」

    陸一偉一擺手道:「和我別那麼虛情假意,直接說訴求,我盡最大努力滿足你。」

    付江偉見其異常嚴肅,似乎明白了什麼,憂心忡忡道:「陸書記,您真要離開?」

    陸一偉沒有回應,點燃煙道:「和我離開沒多大關係,我早就說過,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也就該離開了。一旦我某天調離,你留下來非常尷尬,而且可能有人會打擊報復,所以,不是長久之計。」

    遲疑了良久,付江偉道:「我服從您的安排。」

    「地方,想去哪,回南陽,還是北州市,或者是省城,告訴我,只要能辦到。」

    付江偉見對方鐵了心,乾脆道:「我想回北州,畢竟家在那邊,家裡有老母親和孩子,回去以後也能關照他們。」

    陸一偉頷首道:「明白了,繼續幹警察還是轉行政?」

    「我隨意,可能的話還是干老本行,幹了這麼多年了,做其他的未必幹得了。」

    「行了,我記下了。這段時間你儘快把手中的事情處理交接一下,但要不動聲色,不能讓別人知道。」

    「明白。」

    付江偉走後,陸一偉又將邱映雪叫了過來。自從上次發生照片事件后,再沒與她單獨相處過,甚至刻意迴避在私人空間接觸。好在確實沒發生什麼,萬一有什麼,毀於一旦。

    邱映雪今天似乎心情不錯,主動道:「陸書記,向您彙報個好消息。昨天在市裡開會,市紀委梁書記在會上點名表揚了龍安縣,說我們敢於動真碰硬,敢於迎難而上,上半年辦案率全市排名第一,而且超額完成任務,到年底絕對能拿個紅旗回來。」

    陸一偉笑了笑道:「這都是你的功勞,應該褒獎。」

    邱映雪莞爾一笑,低眉捋發道:「我可不能搶了您的功勞,若不是您在背後支持,那有這麼輝煌的業績。你找我有事?」

    「呃……你先說吧。」

    邱映雪收起笑容,眼睛望向別處,臉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抿了抿嘴唇道:「一偉,我可能要走了。」

    陸一偉一點都不覺得詫異,早在意料之中。她公公好歹是市委組織部長,再加上夫妻感情不好,怎麼可能一直在基層,就是為了家庭也不會待太久。對於她而言,調動是輕而易舉的事。道:「回市裡?」

    「嗯,還是回團市委。」

    「什麼職務?」

    「副書記,暫時主持工作。」

    「哦,王書記另有重任?」

    「嗯,他去城區擔任區委副書記。」

    邱映雪原先就在團市委,後來調到市紀委,現在返回去很明顯是提拔的節奏。副書記主持工作,不過是臨時過渡,不那麼扎眼,隨後一換屆選舉,順理成章當書記。陸一偉還擔心如何和她說自己的事,現在好了,不需要過多解釋了。微笑道:「恭喜啊,邱書記,以後就成了我的領導了。」

    邱映雪沒有笑,與其對視片刻道:「其實我不想離開,和你合作特別愉快。但有些時候身不由己……」

    「和我混有什麼前途,早就該回去了。我應該感謝你,沒有你的鼎力支持,不可能啃下一個又一個硬骨頭,攻克一個又一個橋頭堡。現如今,你的使命已完成,回去以後好好經營家庭,最好要個孩子,等你當了母親,就知道什麼是幸福快樂。」

    邱映雪眼神變得複雜起來,陸一偉意識到說得不妥當,連忙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

    邱映雪沒有怪罪,甩了甩頭道:「謝謝,我明白。對我而言,每次分別都非常痛苦。既然要離開了,可以告訴你實話。當初下來時,我就是為了你。腦海里曾經幻想過無數次的可能,但最終還是沒邁出那一步。你和別的男人不一樣,始終都堅守著底線,所以,我更應該感謝你,沒讓我選擇不歸途。」

    陸一偉淡然一笑,沒有回應,道:「什麼時候走?」

    「還沒定,應該很快。我已經和市紀委梁書記建議了,讓紀檢三處的魏鵬下來。他看著年輕,辦案經驗相當豐富。此外,還可以繼續我未完成的事,協助你推進各項工作。此人,值得信任和重用。」

    陸一偉表面掛著笑容,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舍。沉默許久道:「晚上我請你吃飯。」

    「好啊,去你宿舍嗎?我想吃你做的菜。」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