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0 心如刀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60 心如刀絞字體大小: A+
     

    這時候,一位老農放羊歸來,無論從身形體態,還是動作吆喝,像極了死去的許三少。陸一偉甚至產生錯覺,許三少回來了。

    他快步走上前,把老農嚇了一跳,趕忙拿著手電筒晃著,警惕地道:「誰?」

    陸一偉本能地遮擋,客氣地道:「老伯,剛放羊回來?」

    老農打量了一番,狐疑地道:「你這是迷路了?」

    「呃……對,迷路了。」

    老農憨厚善良,揚手一指道:「沿著大道直走,前面那棵大松樹右拐,直接下山就到了。」

    「哦,我還沒吃飯,能去你家吃點飯嗎?」

    老農遲疑片刻,揮舞著鞭子道:「看你是外鄉人,那走吧。」

    陸一偉屁顛屁顛跟在老農身後,彷彿找到了當年的童趣。學著他趕羊群,來到一處農家小院停了下來。樂不思蜀與其合力趕進羊圈,進了院子,只見一位老嫗拿著笤帚等候歸來的老伴。

    看到陸一偉,同樣嚇了一跳,頗為緊張地張望著。老農一邊洗手一邊道:「別怕,外鄉人,迷路了,來咱家吃點飯,飯好了嗎?」

    「好了。」

    「那端出來,再把酒也拿出來。」

    坐在並不寬敞的小院,空氣里瀰漫著松林的香氣和牲畜的味道,對於旁人或許覺得難聞,但對於他而言,已經很多年沒嗅到熟悉的味道了。兒時的家也是如此,一到晚上,搬桌子坐在院子里,一家人圍坐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納涼,好不愜意。可自從離開老家后,再沒有當年的味道。

    老嫗熟練地把飯菜端上來,並不豐盛,但有味道。炒土豆絲,涼拌黃瓜,外加碩大的饅頭。老農到倒滿酒遞過來道:「酒不好,喝嗎?」

    陸一偉爽快地接過來,一飲而盡。本以為沒什麼,結果辣得他直流眼淚。老農看了哈哈大笑,抽著劣質的香煙道:「這酒是我自己釀製的,比較烈,但絕對比外面的酒廠要好許多。」

    陸一偉一抹嘴連連點頭道:「確實不錯,再給我倒點。」

    連喝了兩杯,渾身舒爽。老農扯著饅頭一邊嚼一邊道:「來這裡旅遊嗎?」

    陸一偉回頭看看一直保持沉默的南超,頷首道:「嗯,聽說這裡不錯,過來看看。」

    「萬龍山確實好,好山好水好風光,我一輩子都沒離開這裡,兒女早勸我下山,死活不去。這裡多好啊,只不過居住的人越來越少了,哎!聽說新來的縣委書記一直想開發萬龍山,這麼長時間了也沒動靜。」

    陸一偉斷定他不認識自己,順勢問道:「那您覺得開發好嗎?」

    老農望著天半天道:「怎麼說呢,開發肯定要破壞環境,但從長遠看,開發出來受益的可不是萬龍山,而是整個縣。現在不都在搞旅遊嗎,應該把萬龍山推介出去。」

    陸一偉笑著道:「看來您挺關心國家大事的嘛,每天看新聞?」

    老農反手從窗台上抄起收音機,拍著道:「有電視也沒用,家裡沒閉路,全靠聽這個,每天必聽新聞,就是靠這個了解新聞的。我沒去過東州市,聽說人家靠旅遊就能帶動一個地方的發展,了不起啊。龍安有山有水,為什麼不可以。煤遲早有挖完的一天,旅遊可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啊。」

    沒想到他的覺悟如此之高,甚至比一些領導幹部都看得遠。陸一偉好奇地道:「為什麼沒有閉路?」

    「去年雷擊把線斷了,工作人員來過一次,就再沒來過。後來人家說村裡就幾戶人家了,不值當投資安裝。我也不想麻煩人家,反正演得都是假的,還不如聽收音機。」

    陸一偉饒有興趣道:「那你對現在的縣委書記了解嗎,怎麼看?」

    老農略顯醉意道:「小兄弟,別看我只是個羊倌,縣裡大大小小事都知道。我沒見過書記本人,聽說他很年輕,才30多歲,這麼小就當了縣委書記,了不起啊。他來了龍安雖沒做出什麼成績,但幹了一件大好事。能把劉占魁扳倒,幾任書記都想辦的事,結果讓辦到了,大快人心啊。」

    「你那麼恨劉占魁?」

    「那當然了,他就是大貪官,大流氓,大奸臣,你問問龍安的百姓那個不恨他,搜刮民脂民膏,自己富得流油。小陸書記來了以後,不僅干倒了劉占魁,還把他的爪牙也清除了,還給龍安一片晴天。現在不讓跪,要讓的話我真想去找到他當面下跪感謝他,現在的社會就需要這樣的正直的,為老百姓辦事的好領導。」

    不知為什麼,陸一偉聽了心裡暖暖的,至少他在老百姓心中還是認可的。領導的千言萬語抵不過普通群眾的一句暖心話,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也是值得的。可想到自己馬上要離開,心如刀絞。

    這時候,一輛車停到門外,許昌遠跳下車快步跑過來,氣喘吁吁地道:「陸書記,您怎麼在這裡啊,手機打不通,讓我找了好半天。」

    陸一偉抬頭看看他,道:「找我幹嘛,我出來散散心,忙你的去吧。」

    許昌遠哪敢走,歉疚道:「陸書記,不知道您要來,我回縣城辦了點事……」

    許昌遠說著,旁邊的老農瞪著大眼睛愣怔在那裡,許久舉起粗糙的手顫抖著道:「你,你,你就是陸書記?」說罷,急忙坐起來就要下跪。

    陸一偉一把抓著道:「老伯,您這是幹嘛啊。」

    「青天大老爺啊,沒想到你就是陸書記,對不起,我有眼無珠……」

    陸一偉扶起來道:「現在是新社會,人人都平等。我還打算和你好好喝一杯呢,你這樣讓我怎麼喝。」

    老農欣喜有餘,大手一揮招呼道:「老伴兒,再添雙筷子,拿兩瓶好酒,我要好好招待一下陸書記!」

    (ps:第七卷已接近尾聲,馬上就要結束了。很多讀者知道,這本書已經完本了,應讀者強烈要求兩年後又復更。說實話,很吃力,畢竟過去那麼久了,好多情節記不起來了,只能憑著記憶搜尋,可精力畢竟是有限的,便出現了重複情節,在這裡,向支持我包容我的讀者說聲對不起。續寫是很痛苦的事,因為再也找不到當初寫這本書的感覺和激情,有些情節自己覺得都不合理,卻無法改變。兩年前的我和兩年後的我,職務在改變,心境也在改變。繁忙的事務以至於無法靜下心來仔細琢磨情節,再加上大病了一場更無法安心創作,思路不連貫,情節不妥當,人物不飽滿,語言不豐富……和早期的作品相差很大,這也是續寫的痛苦之處。與其煎熬地掙紮下去,還不如重新構思新的故事。所以,這本書將有可能要完本了,不會再續寫。把另外一本書寫完,暫時先休息一陣子,等調整好心態后,帶著新書將於大家見面,再次感謝支持萬路的讀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