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41 他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41 他的女人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繼續道:「唐總對這個項目表現得尤為重視,但我不想讓她栽在龍安。畢竟,我不可能在這裡待五六年,中間會出現什麼變故,誰也無法預料。」

    白宗峰沒去過龍安縣,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陸一偉這麼一說,基本明白了。道:「既然難度大,那就不要了,不能讓你為難,也不能讓她賠本。」

    陸一偉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只能通過聲音來判斷對方的情緒。按照以往對他的了解,對方沒有責怪的意思,但他總覺得過意不去。道:「下個月,我打算舉辦個大型的宣傳活動,邀請100家媒體記者到龍安縣採風採訪。如果可以的話,把這個活動讓唐總來做。」

    白宗峰聽了心裡比較舒服,笑著道:「這個活動很有意義嘛,通過媒體的力量來宣傳推介萬龍山,會碰撞出不一樣的效果。說不定通過此次活動,會有投資商看上這塊風水寶地,達到雙贏的效果。」

    聽到他高興,陸一偉鬆了口氣。再怎麼樣對方是老領導,和下屬第一次開口,總不至於顏面盡掃吧。而唐莉的目的就是為了賺錢,給她一個項目,也算不枉老領導專門打個電話。道:「還是白書記有遠見,既然您同意了,我就實施了。到時候,您可要來坐鎮啊。」

    「沒問題,沒時間也要擠出時間去。」

    結束了通話,陸一偉如釋負重,坐在沙發上凝神思考著,反思著剛才說的話有沒有漏洞。

    一個小小的文化公司就敢啃萬龍山這麼大的項目,簡直是自不量力。他也佩服唐莉的膽量,自己不知幾斤幾兩,就敢誇下海口一口吞。甚至懷疑此人的目的,他不得不小心提防。

    文化公司業務很寬泛,不像那些實體企業有實質性的固定資產。換句話說,有些文化公司純屬是洗錢平台。投資幾個億的項目,實則就花了不到一千萬,其餘的錢都裝進個人腰包。如果對方拿萬龍山項目套資金,洗黑錢,斷然不會同意的。

    他現在無法了解唐莉和白宗峰的關係。假如是男女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值不值得他冒這個風險。另外,做這個項目,白宗峰是否從中投資,或者乾脆說替他洗錢,這都是有可能的。可仔細分析,又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白宗峰不缺錢,一家人都是做官的,而且還有自家的家族企業,在江東市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表現得非常清廉。不止一次在大會上講,我不在乎錢,也不缺錢,你們不要給我送錢,想要提拔靠實力來說話,其餘的都不管用。跟了他三年多來,很少見有人給他送禮。有一次,一個企業老闆提著很普通的兩麻袋東西塞進車後備箱,說是土特產。第二天打開后,居然密密麻麻全是錢,清點了下足足有六百萬。他非常氣憤,直接將企業老闆列入黑名單,清除出江東市建築市場。

    過年的時候,陸一偉也想表示一下。為了避免尷尬,特意置換成金條。放到桌子上時,白宗峰頓時臉色大變,抓起來就扔到地上,指著他破口大罵,你也和我來這一套,不學好。趕緊的拿回去,你也這樣我就考慮換人了。他只好乖乖地收起來,此後再沒送過,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土特產,對方倒是歡天喜地接受。

    人無完人,白宗峰雖不喜歡錢,但英雄難過美人關。他似乎唯一的愛好就是女人。這些年,他身邊換了好幾個女人,如果算上唐莉,應該是第五個了。對於這種行為,陸一偉不好評判,從法律層面又不違法,雙方都願意,總不能說其他的吧。黨紀上也夠不著,只能說是生活作風有問題。可這種事無法去衡量。

    白宗峰從來不避諱陸一偉,不方便的時候,很多事都交給他去處理,足以說明對他的信任。另外,他喜歡女人不是飢不擇食,喜歡漂亮一點的,身材較好的,年齡在三十歲上下,而且是未婚的,長相偏向於大氣,性格要開朗活潑,他找過的女人似乎都是同一類型的。

    白宗峰很聰明,不管是和那個女人,都保持一定距離,分手后還偶爾聯繫,但絕不會提出一些非分要求威脅。與此同時,每個女人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關於邀請記者前來採風採訪,不是他一時興起,而是早有謀划,想通過媒體的力量宣傳推介龍安。他平時和一些記者朋友關係都非常要好,好比說新華社,人民日報,中興社等國家主流媒體,都有很好的資源,這都是當初蘇蒙為他打下的基礎。尤其是是中興社的副總編夏雨鴻,關係相當融洽。一有事,幾乎是一呼百應,毫不含糊。上次津門事故,若不是他在背後操縱,絕對不會有那樣的效果。

    高調宣傳是好事,但也是壞事。就在前些日子,白宗峰還叮囑他要低調做人,不要事事靠前,容易被別人格外關注。但要是一直低調,如何宣傳打造萬龍山。該高調的時候還得高調。

    一個人足足思考了一個多小時,看到時間已經不早,起身準備回宿舍。

    走出辦公室,縣委辦主任邢炳文和郭嘉俊在門外等候,旁邊站著的還有新上任的副縣長於俊志。看到陸一偉后,異常激動,往前走了一小步,帶著敬畏的表情打了聲招呼。

    陸一偉看著他面無表情道:「有事?」

    「哦,想和您彙報下教育的事。」

    陸一偉定了定神,示意郭嘉俊打開門,進去坐下繼續辦公。

    於俊志表現得格外拘謹,甚至有些害怕。他想都沒想過自己會當上副縣長,要知道自己還因為津門事故身上背著處分,稀里糊塗就上來了。期間,對方沒找過自己談過一次話,就是上任后也沒。通過這件事,至少說明陸一偉是愛憎分明的,沒有因為他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而棄之不用,而是發揮他的強項賦予更多的權力繼續抓教育。這樣的領導,實屬難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