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20 投資瓶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20 投資瓶頸字體大小: A+
     

    潘成軍愣怔了下,道:「不用,不麻煩你,我自己解決。」

    陸一偉聽出他話裡有話,回頭道:「和我你還客氣,直接說吧。」

    潘成軍見如此,沉默片刻道:「我已經參加過三次競標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都被別的公司拿走了。他們出價虛高,超出想象。就拿齊揚區的那塊地說吧,一畝出價300萬元,最後飆到600萬元成交,翻了兩倍,簡直快瘋了。此外,全市的房價直接飆升,都已突破萬元,有的已經達到一萬五,近乎瘋狂。按照這行情下去,只可能繼續漲,絕對不會跌。」

    想起省里一天一個文件一個會催促讓企業儘快搬遷,現在看來,章秉同是運作資本的高手。要知道,他當年買房不到4000一平米,他一來就是炒房價。如果舊城改造啟動,房價可能會漲成天文數字。他提著腦袋將江東汽車廠搬出去,實則給他騰出了一塊大蛋糕。

    潘成軍繼續道:「說難處肯定有,一方面是拿不到地。我看上谷未區的一塊地,已經給當地土地交易市場遞交了標書,預計這個月底開標。如果再拿不到,公司就難以維繫了。還有,由於佟歡懷孕,我的心思也不在公司上,收益並不樂觀。原計劃和商業銀行貸款的,已經和經理談妥了,結果人家又反悔了,說總部政策收緊,讓放貸放慢腳步。據我所知,他們的錢都貸給了別的公司,他們的規模比我們大。」

    沒想到公司過得如此艱難,陸一偉問道:「需要貸多少?」

    「當然是越多越好。如果錢足夠,也就不會流標了。要按現在的土地價,想拿十畝地都快六七千萬了,我能拿得出手的只有6000多萬,剩下的就得靠貸款。除去拿地,還要留一部分啟動資金。」

    「5000萬夠嗎?」

    「差不多,就看拿地的價格了。只要拿到地,今年就得趕緊開工,10月底就上凍了,要停工將近5個月,這期間剛好可以預售,能回攏一部分資金。」

    「你看上那塊地了?」

    既然對方問,潘成軍索性和盤托出,道:「谷未區金茂商場對面的那塊,商住混合。」

    陸一偉想了想道:「原先的軸承廠嗎?」

    「對,那塊地近期就要掛牌出讓,標底價250萬元,我已遞交了競標書,目前我知道的有12家競標,其中不乏有環球泰禾、同耀集團、碧桂園,還有大洋地產,我們只是個小公司,恐怕難度較大。」

    「誰負責招拍掛?」

    「據說是谷未區政府,我也不清楚。」

    「這個你可得好好核實一下,確定了再和我說。」

    潘成軍難為情地道:「一偉,這個工程如果是佟歡來做,可能要比我好許多,她畢竟人脈資源比我多。而我,雖然也能協調,但很多人把我當外地人,溝通起來不太方便。現在,我們幾乎把路橋那邊的生意都停下了,全身心做地產。」

    陸一偉明白了他的苦衷,苦思冥想半天,拿出手機翻了半天電話本,找到了谷未區區長寧玉剛的電話撥了過去。

    「陸書記,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昨晚和高書記一起吃飯時還說起你了,今天就打過來了,哈哈。」

    隨著江東市委書記入常,升格為副部級,谷未區隨之提升格次,曾經的老相識高謙庸現如今是江東市委常委兼谷未區委書記,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現,這個位子屬於陸一偉。

    當然,陸一偉不能和高謙庸比。人家是根紅苗正的紅三代,雖不及白宗峰那樣紅,但他祖父高金倉是西江省國寶級的人物,全省唯一,再無他二。95歲高齡至今健在,身體倍硬朗,雖無職無權,但沒人敢惹他,就連章秉同都敬他三分。此外,全家無一例外都是當官的,即便是做生意的也是在國企任職。如此背景,早已輸在了起跑線上。所以,被他擠掉,陸一偉心服口服。

    陸一偉笑著道:「是嗎,看來咱倆心有靈犀啊,呵呵。忙什麼呢?」

    寧玉剛焦頭爛額道:「還在搞企業搬遷,還有十來家沒搬完。省里下了死命令,8月底必須全部搬離,快愁死我了。要是你在多好啊,能把江東汽車廠那麼硬的骨頭都能啃下來,其他企業根本不在話下。今年我們什麼都沒幹,就幹了這一件事,哎!」

    「你就別往我臉上貼金了,汽車廠只是巧合,我那有那麼大的本事。不廢話了,我問你,軸承廠的那塊地劃撥給你們了嗎?」

    寧玉剛頓時警惕起來,支支吾吾半天道:「省里作為獎補確實給我們了,你打算要開發?」

    「拉倒吧,就是隨口一問,我記得那塊地至少有200多畝,都給你們了?」

    「嗯,不過已經有人看上那塊地了。有些細節不方便透露,看在咱倆是兄弟,稍微透露一點,拿地的背景很硬,一般人很難插進去。」

    「哦,明白了,我就問問。高書記在嗎?」

    「他去京城開會了。」

    陸一偉恍然想起來,這次會議要求縣委書記參加,他肯定來了。道:「好的,知道了,等回去了一起吃飯。」

    「好嘞,說話算話啊,我可等著呢。」

    掛了電話,陸一偉靠在座椅上尋思著,潘成軍見狀,道:「要是拿不到就算了,別為難你。」

    「沒事,我來想想辦法。今晚不行,我約了白書記及家人,看情況,如果明晚可以,我把谷未區委書記高謙庸約出來,到時候你也去。」

    「好的。」

    「至於錢,銀行是一種渠道,也可以想辦法融資。這事你沒和福勇說嗎?」

    潘成軍無奈道:「說了,他不感興趣。他現在只對煤炭生意感興趣,說投資房地產能賺幾個錢,而且周期長,遠沒煤炭來得快,立馬就是錢。此外,他現在幾乎不在西江,成天在京城鬼混。據說和京城的公子爺在一起玩跑車,好不瀟洒。我說他了,你玩不過他們,人家就是看上你的錢了,等那天你沒錢了誰還看得起你,就不聽,我也沒辦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