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17 談話問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17 談話問詢字體大小: A+
     

    走出辦公室,郭嘉俊立馬接過手中的筆記本和水杯,跟在其後。行政科工作人員加快小跑到電梯跟前摁下電梯按鈕,站在一邊安靜等候。上了樓,會場工作人員快速打開門,進去后,談話戛然而止,紛紛起身迎接。等坐下后,攝像機立馬對準了他……

    這是陸一偉的日常工作狀態。剛開始時,他並不習慣別人如此「伺候」,畢竟他是從秘書角色過來的。突然有一天眾星捧月地圍著他轉,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而現在,他已經習慣了這種節奏,很多事情不用他親力親為,一切有人代辦。

    權力,融入到每個毛孔里。享受著某種特權,確實容易上癮,莫名的快感從潛意識裡迸發出來。怪不得都說當官之人是貪婪的,到退休都不願放棄手中的權力。當一個人成為一個團體的核心時,個人英雄主義展現的淋漓盡致。

    交談過程中,雙方都在為各自的利益爭取,絲毫不退讓。開到一半的時候,陸一偉接了個電話起身離開。臨走時他放下一句話:不管如何協商,月底前必須開工,沒有商量的餘地。

    從會議室出來,陸一偉匆忙趕到賓館,見到了省紀委副書記馮雷劍一行。由於他和范榮奎的關係,見面后格外親切,交談起來毫無拘束。

    簡單閑聊了幾句,馮雷劍直奔主題道:「一偉同志,我們此次下來是就劉占魁同志的案子做補充調查。來之前,我已經見過默群同志,而且盧書記也就此案做過批示,其中一項就是和你座談。由於時間緊,方便的話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可以。」

    工作人員迅速架起攝像機,打開錄音筆,準備好紙和筆開始記錄。陸一偉和紀委打交道無計其數,對他們的辦案流程非常熟悉。但如此仗勢還是頭一次見,足以可見對此案的重視程度。

    馮雷劍打開筆記本詢問道:「你和劉占魁以前就認識嗎?」

    「不認識,來龍安任職后才認識。」

    「他為官怎麼樣?」

    面對棘手的問題,陸一偉快速思考道:「占魁同志是從基層上來的,工作經驗豐富,履職時間長,有群眾基礎,有一定威望。以前的事不太清楚,我和他搭班子以來,在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還是很老道的。」

    陸一偉回答的很有藝術性,盡量避開一些敏感話題,看似是在誇,實則每句話背後都有一定含義。怎麼理解,相信對方會掌握。

    馮雷劍繼續道:「聽說他和鑫恆集團董事長王志全關係不錯,對嗎?」

    「這個不太清楚,好像他們很早就認識。」

    「那他為王志全開過綠燈嗎?」

    陸一偉想了想道:「我任期內好像沒有,也無法查證。每項工作我們都要上常委會,敲定后才付諸實施。」

    「是嗎?我聽說你前段時間在搞作風整頓,查出王志全偷稅漏稅,是事實嗎?」

    「這個確實有,而且數額特別巨大。這個案子已經交給公安機關處理,在全國對王志全發出了通緝令。為了彌補和挽回損失,我們對鑫恆集團進行了查封,扣留相關資產,如果在規定時間內堆放不投案自首,補齊稅款,我們將依法進行拍賣或收歸集體。」

    「數額有多少?」

    「目前查出高達2個多億,累計起來的。」

    「這麼大的數額難道縣裡不知道嗎?」

    「這個……我不太清楚。」

    「企業敢偷稅漏稅,說明有人裡外迎合。此外,辦理人員也有問題,怎麼可能讓這麼大的數額白白流失。」

    陸一偉點頭道:「這個我不否認,我們確實存在問題。已經對相關人員進行了嚴厲處分,全部調離原工作崗位。」

    馮雷劍停頓片刻又道:「梁海平是怎麼死的?」

    「此案已查明,被害的。」

    「聽說你們查沒了他的資產,有多少?」

    「累積起來總共2325萬元,一些古玩字畫無法估值,還需聘請專家進行鑒定。」

    「那你們對此案是怎麼定性的?」

    陸一偉道:「雖然梁海平已去世,但此案不能就此了結。已經給予開除公職,開除黨籍的處分,並沒收全部非法所得。並移交司法機關,進行進一步審理。此案已上報給省紀委,列為全省今年的重點案件。」

    馮雷劍四平八穩道:「我聽說他給你送過錢?」

    陸一偉搖頭道:「這個沒有,但有人向我家人行賄過。不知誰給的一張銀行卡,裡面有300萬元,我已經交給邱映雪同志,已上報備案。」

    「還接受過別人的賄賂沒?」

    陸一偉心裡一慌,進而很淡定地道:「沒有。」

    馮雷劍沒再追問,轉向另一個話題道:「我們查到,劉占魁擔任常務副縣長和縣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別人開綠燈,每個工程都有他的影子,其中縣委大樓的修建,已嚴重超標,而且還欠下大筆債務。你對此事如何看待?」

    陸一偉儘管不緊張,但照樣手心出汗。調整情緒道:「我到任后已經到縣委大樓入住,至於以前的情況大致了解了些,但沒有去追查。從這點上,我也有一定責任。龍安縣作為省級貧困縣,如此超規格修建辦公大樓,實在不該。」

    「那有人和你舉報過劉占魁嗎?」

    「嗯。」

    「你怎麼處理的?」

    「我來后,一共收到關於劉占魁的舉報信18封,裡面涉及金額巨大,牽扯人員眾多,我無法辨別事情真假,而且縣裡無權查他,將全部舉報信轉交給邱映雪同志,並逐級上報。前段時間,市委派出巡查組就舉報信中的內容進行了詳細核查。具體核實情況,還沒有向縣裡反饋。」

    馮雷劍面無表情,沉默了良久道:「你對劉占魁如何評價?」

    陸一偉想了想道:「劉占魁同志是老革命,為龍安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尤其是教育事業,在全省都名列前茅。至於其他的,我無法給予客觀的評價,因為很多事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會給每個人做出最客觀真實的評價。我建議你們到群眾去聽聽呼聲,從縣委角度出發,我尊重上級的每項決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