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9 無力挽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9 無力挽回字體大小: A+
     

    范春芳走後,潘成軍不知從那弄了間休息室,陸一偉往沙發上一坐,感覺渾身都酸痛。人到中年,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父母年邁,子女還小,身體各項機能也開始出現狀況。以前那知道什麼叫腰痛,現在明顯覺得身體不如從前了。

    潘成軍將買來的飯打開,遞上筷子道:「一偉,先吃點吧,中午就沒吃飯。」

    陸一偉有氣無力地抽著煙,良久道:「我讓你打聽的事打聽了嗎?」

    潘成軍點頭道:「基本已經打聽清楚了,這次你岳父被查,主要還是在西州的問題。一個房地產老闆舉報了他,說給他送過200萬元。而且當地官員也在舉報,集中反映行賄受賄,包養情人,違規提拔幹部等。據說,這個案子是省委章書記親批的,要嚴查到底。後來又暫時停辦。」

    包養情人這條陸一偉是知道的,因為范榮奎從來不避諱。但這不算違紀,只能說生活作風問題。至於其他的,他一概不知,倆人很少溝通。范春芳到底知不知情,無從得知。難道對自己有所隱瞞?

    這段時間他快煩透了,每天面對的都是這些烏七八糟的事。他是縣委書記,而不是紀委書記,應該把精力放到發展上,而不是斷案判案。有些事,似乎陷入了死循環,今天你舉報他,明天他舉報你,無休無止。現在,這樣的事又發生在自己人身上,對西江省的政治環境有些失望。

    但反過來想,這件事是否與他有關?可能或多或少有一定關係。想起原江東汽車廠經理蔡小強擔任西州市常務副市長,再加上龍安縣最近發生的那些事,有一半可能是沖著他來的。

    該收網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水清則無魚,想要一網打儘可能性是不大的,他不過想利用此手段鞏固自己的地位。現如今,目的已達到了,也該結束了。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我岳父我還是知道的,他比較膽小,是否收過別人的錢,值得商榷。往深層次看,這不是單純的舉報,而是要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嗯。我側面打聽過,范書記在西州的口碑還是不錯的,所謂的舉報估計都是在陷害。」

    「是不是陷害誰也說不清,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管是不是真的,人已經成了這個樣子,還能說什麼呢。」

    潘成軍道:「我已經和北大第一醫院聯繫好了,等他稍微好轉后就轉到那邊繼續治療。只要有一線希望,盡最大努力。實在不行,到國外康復醫院治療,治療費用我全包了。你回去安心工作,這邊我給你處理好。」

    潘成軍辦事特別放心,只要一句話,剩下的就不用管了,無論是私事還是公事,保准辦得圓圓滿滿的。有這樣的人在身邊,不知少操多少心。陸一偉轉移話題道:「對了,佟歡是不是快生了?」

    提及此事,潘成軍兩眼冒光,點點頭道:「快了,8月份的預產期。」

    「男孩女孩?」

    「女孩。」

    「哦,也好,佟歡可以當媽媽了。老潘,不要辜負她。」

    潘成軍動情地道:「怎麼可能呢,我一個外地人,從一無所有到現在的成就,還不是你和佟歡的幫襯?等孩子出生后,就不讓她工作了,全心全意帶孩子。」

    「她肯定閑不住,也不要刻意為之,順其自然吧。」

    這時候,手機響了。看到是邱映雪的,沒有避諱老潘接了起來。

    「一偉,你岳父好點了嗎?」

    「已脫離生命危險,正在觀察中。」

    「哦,我改天過去探望。和你彙報一下,這邊已經集結完畢,8點鐘準時行動。」

    陸一偉看看錶,距離8點不到20分鐘。不放心地叮囑道:「要仔細搜查,不能錯過任何蛛絲馬跡。」

    「明白。這個案子市紀委梁書記非常重視,要我在第一時間向他彙報案情進展情況。」

    「好,那這事就完全託付你了。」

    掛了電話,陸一偉懸著的心始終無法安放。今晚的行動如果成功,應該是這段時間整頓官場取得的巨大收穫。如果失敗,造成的負面影響不可估量。

    接下來,便是焦急的等待。

    潘成軍看出他有心事,道:「你要有事就先回龍安吧,這邊我來盯著。」

    陸一偉擺擺手道:「就這樣春芳都和我大吵大鬧,算了,我還是等他醒來再說。今晚,龍安有一個大行動,成敗在此一舉。」

    這時候,一護士推門進來急促地道:「誰是范榮奎的家屬?」

    陸一偉起身道:「我是,怎麼了?」

    「病人再次腦出血,情況危急,需要二次手術,你趕緊簽字。」

    陸一偉心裡一慌,似乎意識到即將要發生的事,二次出血是很危險的事,極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這麼大的事,他一時半會做不了主。

    「別拖延時間了,醫生已經等著了,現在拖延一秒,就增加一秒的危險,快點的。」

    陸一偉不再猶豫,拿起筆簽下名字。護士迅速離開,他的心跟著劇烈跳動,快步下樓來到急救室門外,上方的手術燈突然亮起,彷彿生命之光,在與生命賽跑。

    沒過去半個小時,護士又一次走出來,拿著病危通知書道:「病人情況很危急,隨時可能出現突發意外,你趕緊簽字吧。」

    「嚴重嗎?」

    「無法告知,一切聽從醫生的。手術過程中會出現各種不確定因素,而且風險非常高,做與不做你現在做決定。」

    陸一偉很平靜地簽了字,護士進去沒有20分鐘,手術燈熄滅了。他凝視著熄滅的燈光,彷彿漂洋在海上的孤船,找不到回家的燈塔。

    不一會兒,醫生走了出來。緩慢摘下口罩,即使他不說話,陸一偉已經猜到了結果。

    「我很沉重地告訴你,病人沒能搶救過來。腦出血這種病,治癒的可能性非常之小,而且是腦幹出血……我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對不起……」

    陸一偉愣在那裡一言不發,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