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6探囊取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6探囊取物字體大小: A+
     

    「一偉,爸住院了。」

    陸一偉接到范春芳的電話,當頭一棒,陣陣眩暈。看著坐在對面的張帆,鎮定起身進了休息室,壓低聲音道:「我爸還是你爸?」

    范春芳聲音泣不成聲道:「我爸,今天早上突然就暈倒了。」

    聽到不是自己父親,陸一偉稍微有些寬心。並不是不尊重對方的父親,只是人之常情。連忙問道:「什麼情況,嚴重嗎?」

    她聲音沙啞著道:「我也不知道,暈倒后就打了120,就近送到了省第三人民醫院。醫生正在檢查,可能情況不妙,需要住院。」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半天道:「怎麼不送到第一人民醫院,那邊院長我認識。」

    「你不在家我那知道該怎麼辦,本來不想給你打電話的,但我實在扛不住了,你能回來嗎?」

    陸一偉快速權衡公事和私事,今晚有一重大行動,如果不親自坐鎮,出了事由誰負責?可那邊又是躺在病床上的岳父,要是不回去,家裡就兩個女人和一個三歲小兒,如何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

    見他在尋思,范春芳再也無法忍受,把心中長久以來的積壓和苦悶一股腦發泄出來,歇斯底里咆哮道:「陸一偉,你眼裡還有這個家嗎,都什麼時候了,還要干你的工作嗎,要是我爸有個三長兩短的,我記恨你一輩子!」說完,氣呼呼地掛斷電話,將手機重重一摔,扭頭向病房奔去。

    陸一偉茫然地站在那裡,一時間腦子裡全是空白。

    等緩過神后,他又給范春芳撥過去,對方已是關機。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暫時放下工作回去陪陪家人,萬一岳父真的有事,恐怕會遺憾一輩子。當機立斷,找到邱映雪的號碼撥過去,簡短說明情況。

    邱映雪聽后,焦急地道:「那你還等什麼,趕緊回去啊。這麼大的事,春芳一個女人家肯定扛不住。」

    「那今晚的行動……」

    「你放心去吧,由我在保證圓滿完成任務。」

    在沒有更好的辦法前,只能依靠她了。道:「不單是這次行動,我走後,你全面主持縣委工作,有什麼事及時向我彙報。」

    「好的,需要我做什麼,我有個親戚在京城協和醫院,要不直接去京城,我來打招呼。」

    「暫時不必了,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好,需要就開口,我隨時準備。」

    打完電話走出門外,看到張帆一本正經地坐在那裡研究名單,看到陸一偉立馬起身道:「陸書記,我覺得您的方案可行,不過我要請示市委組織部,如此大批量地考察幹部,需徵得龔部長的同意。」

    陸一偉沒工夫和他鬥嘴皮子,道:「行,你回去先好好研究一下,這是大事,事關龍安未來的發展大局,能不能幹好,就看選配的人員怎麼樣。」

    張帆比較單純,似乎看不出對方有急事,又道:「我覺得還應該向上級要政策和依據,我們這樣做是否合法合規……」

    「好了,那你趕緊找依據,回頭我再請示李書記。」

    「還有,如此大批量提拔幹部,會不會引起不穩定因素……」

    陸一偉終於失去了耐心,打斷道:「我現在有點急事,隨後我們再討論。」說完,收拾東西快步走出辦公室,沖著對面辦公室的郭嘉俊一揮手,他立馬起身跟了出來。

    「和我去省城,家裡有點急事。」

    郭嘉俊懂得察言觀色,從來沒見過他如此焦慮過,立馬給南超打電話。下了樓,車子已經在樓下,為其打開車門,又迅速跑到副駕駛室。

    車子急速駛出縣委大院,正站在窗戶前的鄧中原看到了這一幕,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這段時間,鄧中原並不好過。

    陸一偉如同一隻瘋狗一般,瘋狂地到處亂咬犬吠。到現在為止,基本上將劉占魁的勢力分崩離析,而且招招致命,直中要害。利用手段將劉占魁調離龍安縣,又把蒸蒸日上的鑫恆集團一夜之間回到解放前,讓王志全不得已逃竄在外。不僅如此,對他的部下圍追堵截,特別是財政局,將近一半的中層抓進去,目的顯而易見,都是沖著他和劉占魁而來。

    現在的劉占魁似乎變了,對龍安的事不再像以前那樣熱情,安心當著自己的副巡視員。而鄧中原,失去了劉占魁的支持,蔣振濤的智囊團,就連腦子不好使的張騰飛也被關了進去,他如同一頭困獸,無論怎麼掙扎都逃不出迷幻森林,就這樣靜等著任人宰割。

    這些年犯下的罪行他十分清楚,想到張騰飛的下場,心有餘悸。他還年輕,還有大把的發展前景,即便不為自己,也要為子女考慮。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還未結婚的兒子該如何面對今後的生活……

    忖度許久,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劉占魁的電話。

    對方直截了當道:「什麼事?」

    鄧中原沉默了許久道:「劉哥,難道我就這樣乾等著嗎?」

    劉占魁過了很長時間道:「不要著急,自然有辦法的。昨天晚上,我見到了邱副省長,側面告知了我現在的處境。他淡然說,陸一偉就是個被人利用的棋子,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這話說的已經很明顯,如果我們能利用邱省長之力扳倒陸一偉如同探囊取物,所以你稍安勿躁,一定要沉得住氣。」

    鄧中原急了,氣急敗壞道:「你讓我怎麼沉得住氣,陸一偉在龍安搞成這樣,你就不回來管一下,真要讓他挖出真東西,到時候你我就被動了。」

    劉占魁淡然道:「挖出什麼真東西?你有把柄在他手裡?」

    「劉哥,你是不是升遷了以後就得了健忘症了?陸一偉把財政局一鍋端了,就連鑫恆集團也摧毀了,成立了個什麼發展公司,據說下一步要兼并全縣所有企業,你就這樣看著嗎?有些事一旦敗露,我們可誰也逃不掉!」

    劉占魁咬牙切齒道:「我問你,梁海平是不是你指使人殺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