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3 依法搜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3 依法搜查字體大小: A+
     

    王建軍還在繼續徘徊,陸一偉一直看著他的一舉一動。良久后問道:「他名下有多少資產?」

    侯永志回答道:「目前查到的,名下有五張銀行卡,累計起來300萬。房產有兩處,龍安一處,市裡一處。無車。他妻子名下有存款5萬元,基本都是工資累計起來的。無車無房。他兒子在京城一家民營企業上班,名下存款80萬元,120平米住房一套,貸款購買的,首付了60萬元,月月在償還。女兒還在廣西上大學,學音樂的,今年畢業,名下有一張銀行卡,裡面有167萬元。據悉要到美國留學。」

    陸一偉聽了數目並不大,但對於一個普通科級幹部家庭來說也是一筆巨款。他憑什麼有這麼多存款?一個小小的財政局副局長都如此有油水,何況局長呢。

    「其他股長什麼情況?」

    「採購股股長名下存款有200多萬元,他在縣城開了一家電子耗材店,服務於各個單位,每年的營業額達到上千萬元,其中一年高達4000萬元。幾乎很多單位都更換了電腦印表機等。政府走集中採購都是從他這裡,他倒是沒查出什麼經濟問題,此人很謹慎,他的經濟來源主要是靠這個店鋪。他不出面,由他妻子經營著。」

    「誰支持公務人員經營的?這也是非法收入。」

    侯永志選擇了沉默。

    陸一偉又問道:「梁海平的案子查到哪一步了?」

    侯永志抬頭看著他,半天道:「陸書記,他都去世了,還用再查嗎?」

    陸一偉提高聲音道:「誰說不查了,難道死了就能免去他的罪行?必須查。而且他的案子更惡劣,不能讓其喝龍安老百姓的血一死了之,該吐的還得吐出來。他的賬查了嗎?」

    「他的案子先前調查過,死後就擱置了。他名下就一張銀行卡,且是他的工資卡,裡面只有300多元。」

    陸一偉難以置信,疑惑地道:「他才這麼點錢?」

    「嗯,我們調取了他的收支明細。他每個月都在取錢花,最後一次取是在他死之前的前三天,一共取了2000元。」

    「那他的家人呢?」

    「也查了,都沒問題。他妻子名下也是一張工資卡,同樣月月取。他兒子在江東市,目前租房居住。他二兒子在當兵,還未轉業。」

    陸一偉不相信他有如此清廉,那侵吞的錢都去哪了?他以前聽說過,有的領導不喜歡往銀行卡存錢,覺得不安全,就喜歡收受現金,比較踏實。他敏銳地道:「去他家搜查了嗎?」

    「沒……不過我有人在監控著他家,沒有什麼異常舉動。他妻子幾乎很少出門,這多天才出過三次門,都是買菜。」

    「那他的案子清晰嗎?」

    「清晰,涉案金額高達2000萬元。」

    陸一偉搖搖頭道:「遠不止這些,你們還是沒下功夫查。這樣,明天去把他家抄了。另外,如果王建軍明天還不交代,一併把他家也抄了,就不信他嘴硬。」

    一旁的侯永志聽著目瞪口呆,似乎「抄家」這一做法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而今天歷史要重新上演。至於這做法是否合法,有待商榷。但紀委辦案,如同家法。

    「怎麼,有想法?」

    侯永志搖頭道:「不是,陸書記,梁局長都去世了,如果再去抄家是否不妥?他妻子本來就傷心欲絕,這次搜查會給她更大的打擊。如果查出來好說,要是查不出來,社會影響也不好。」

    這次,陸一偉沒有心軟,慷鏘有力地道:「侯永志同志,我現在是以縣委書記和一名黨員的身份在和你對話。你也是黨員,而且還是紀委副書記,在辦案的時候決不能摻雜任何個人情感。我們在為人民辦事,不管什麼時候只要站在人民立場上,絕對不會錯。」

    「嘉俊,你現在通知邱書記,檢察院檢察長趙偉林,法院院長徐熙成,公安局長付江偉,半個小時后在這裡開會。」

    此時已是凌晨12點54分,還從來沒有這麼晚召開會議。這個點開會,也能看出陸一偉的決心。

    離開2號樓,回到1號樓辦公室,陸一偉一邊思考著開會的內容,一邊安排道:「嘉俊,明天你去調查今晚提到的人,尤其是鄭三龍的妻子鄭月梅,登門與其好好聊聊,要了解當初煤礦的來龍去脈以及鄭三龍的死因。還有,涉及到鄧中原的人物也要排查。」

    郭嘉俊點頭道:「明白。」

    正聊著,邱映雪已經趕到。進門道:「陸書記,不知道你在這裡調研,他們也沒和我說,不好意思。」

    陸一偉笑著道:「打擾你睡覺了吧?」

    邱映雪坐下道:「那倒沒有,反正我失眠,有急事?」

    陸一偉顧不上關心她的生活,直截了當道:「今晚我和永志說了,決定明天對梁海平家進行搜查。在開會之前,我們先通下氣。」

    邱映雪眉頭緊蹙道:「這種事是不是應該向上級彙報請示?」

    陸一偉已經拿到了李默群的指示精神,道:「可以同步進行,今晚我們先安排部署一下,如果達成意見,明晚八點統一行動。」

    邱映雪杵著腦袋道:「這種案子我還沒辦過,既然你決定了,我肯定支持。但你要考慮多方面因素,因為這件事一旦傳出去影響肯定大,一旦控制不好,極有可能陷入被動,畢竟對死去的人搜查,很多人情感上無法接受。」

    「不能因為他去世而產生同情心,一碼歸一碼。根據永志的彙報,他名下沒有多少資產,直覺告訴我,他很有可能藏在家裡,或者別的地方。所以,行動前我們要掌握情況,要麼不查,要查就要查出內容。你也別擔心,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邱映雪思索道:「不是誰承擔的問題,我覺得明晚行動有些草率,最起碼先掌握情況再行動也不遲。撲了空,別人就該看我們笑話了。」

    「不能拖了!這個案子必須儘快接。再拖下去很容易出問題,萬一轉移了資產,一切就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