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2 必須結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92 必須結案字體大小: A+
     

    在郵寄給自己的舉報信中,其中有一項舉報劉占魁在鑫恆集團入股,而且說得很具體,說他持有5%的股份,如果情況屬實,劉恩生的那5%就是他的,那剩下的10%是誰的,仔細一想,嚇了一大跳,難道是邵中傑的?

    如此推斷並非空穴來風,因為舉報信中提到過,但沒有說明持股多少。如果是,這個案子將是大案。自從查辦鑫恆煤礦案子以來,邵中傑並不支持,甚至反對。旁敲側擊示意此事到此為止,直至梁海平死亡,查出與鑫恆有關才算不再制止。

    他清楚地記得李默群說過一句話,龍安的案子是窩案,說明他來之前對龍安的情況基本掌握,甚至比自己更清楚裡面的彎彎繞。如果真的要查到邵中傑,到底該不該往下查?

    決不收兵,已經給出了明確指示。但是否查辦,就要看省委的意圖了。另外,涉及到廳級幹部應該由省紀委介入調查,已超出他的許可權。就是劉占魁,也得由市紀委著手偵辦,他只是配合調查。

    陸一偉將卷宗合上道:「這個案子停止調查,隨後我請示市紀委梁書記后再做定論。鄭和平的繼續偵辦,先不要急於結案。他在哪關著?」

    「付局長已經接管,目前在看守所關押著。」

    「哦,那這邊都關著哪些人?」

    「財政局副局長王建軍,還有會計,預算股股長,決算股股長,以及國庫中心主任……」

    財政局幾乎一半中層關押到這裡,可見這個單位多麼的黑暗。陸一偉問道:「他們都交代了嗎?」

    「其他幾個都交代了一些,王局長到現在都沒交代過。軟硬不吃,而且還絕食自殺,工作人員硬是掰開嘴巴往裡灌,還請著醫生每天為其輸液吃藥。有一次把針頭拔下來插進脖子上,好在工作人員眼疾手快,沒造成惡劣後果。此外,他還吞肥皂自殺,在衛生間撞馬桶自殺,幾乎所有的自殺方式都嘗試過了。」

    陸一偉神情嚴肅道:「還有臉自殺,他涉案金額觸目驚心,2個多億的扶貧款去向到現在都是謎,撥到哪了?」

    侯永志無奈搖搖頭,道:「該用的辦法都用了,就是不能動刑,咱沒權力。就在今天,還有三波人輪番做思想工作,硬得很,就是閉口不說。」

    陸一偉下死命令道:「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別人看咱的笑話。他進來的最早,到現在都沒查出問題,如何向社會交代?給你三天時間,必須結案。」

    侯永志略顯疲憊,但話已至此,只能硬著頭皮應承。

    陸一偉隨即起身道:「他在哪,我去看看。」

    三到五樓都是審訊室,也就是所謂是「雙規房」。進入三樓時有道大鐵門,是後期改造時安裝的。開門時,發出吱吱的聲響,陰森而恐懼,這裡和監獄沒什麼兩樣。

    到了三樓,幾乎每隔五米都有警察站崗。侯永志介紹道:「他們晚上都不睡覺,巡視每個房間,一旦有情況隨時行動。而且他們不得隨意走出3號大院,直至案子辦完。」

    如此枯燥的工作其實和裡面關著的人沒什麼區別,只不過他們可以相對自由活動。陸一偉與其一一握手,走到走廊的盡頭推門而入,正在值守的工作人員迅速起身,規規矩矩站到一旁。

    這裡原先是一間大辦公室,改造后中間砌了一堵牆,裡面就是關押人員,外面是監守人員。牆上按著玻璃,可以隨時觀察裡面的情況。玻璃下一張辦公桌,桌子上擺放著電腦,旁邊還有一張床,供工作人員臨時休息。

    侯永志道:「陸書記,這兩位是紀委的工作人員,原來在監察一室,有著豐富的辦案經驗,這次由他倆負責辦理王建軍的案子。他倆24小時輪流值班,全程監控,而且還要負責王建軍的飲食起居,很辛苦。」

    陸一偉喜歡實幹的人,緊緊地握了握手道:「辛苦了。」

    這麼晚了,縣委書記來慰問,倆人備受鼓舞,連忙道:「不辛苦,您最辛苦。」

    只有在這種高強度的工作下才能錘鍊出幹部,陸一偉道:「你們的工作我看在眼裡,好好乾,我不會讓幹事人流血流淚。」

    寒暄了一通,一行人站在玻璃前,清楚地看到王建軍正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在想什麼,只有自己知道。

    侯永志道:「這塊玻璃是特殊處理過的,外面能看到裡面,裡面看不到外面,而且隔音,外面說話他聽不到的。房間里的燈一晚上不滅,方便監視他的一舉一動。裡面的房間已是改造過的,有獨立衛生間。床是輕型木材,而且都包裹了,牆上都有隔音棉,防止自殺。此外,裡面裝著三個攝像頭,房間兩個,衛生間一個,沒有死角,在監視器就能看到。」

    「那你們的工作流程是怎麼樣的?」

    「早上7點吃飯,有人專門負責送餐。吃過飯後給他一小時時間洗漱上衛生間。8點整,工作人員進去與其談判,十點休息半個小時,繼續談。中午兩個小時休息時間,然後再談三個小時,晚飯後還有一次審訊,我們會給他紙和筆,由他自己寫,隨後結束。基本上每天都如此。」

    「那這麼多天都沒審出結果?」

    一行人慚愧地低下頭。

    陸一偉凝視著對方,這時候,他似乎意識到什麼,突然坐起來盯著玻璃看。眼睛掙得大大的,甚至有些恐懼。這才多長時間不見,一下子老了許多,頭髮半白,眼窩深陷,面色無華,雙眼獃滯,瘦的連衣服都撐不起來。就這樣,還要死死扛著,也算是有骨氣的人。

    足足看了五分鐘,他下了床走到窗前看了幾分鐘後進了衛生間,然後出來后在狹小的房間里徘徊,一圈又一圈,或許這就是他每天的自由空間。陸一偉很是同情他,但想到侵吞了那麼多資產,憐憫瞬間消失。他不能再心慈手軟,要做就要做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