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84 抱團取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84 抱團取暖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一邊聽著一邊點頭,道:「郭書記,我都記下了。」

    郭金柱又轉向胡志雄,停頓片刻道:「志雄雖跟著我時間不長,但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是很不錯的一個人。本來還打算再送他一程,誰知……指望是不可能了,如果你們倆能幫忙,就想辦法將其調離高新區……」

    這時候,獄警打斷道:「還剩下一分鐘,你們抓緊時間。」

    胡志雄原想開口說話的,可時間不允許了,決定吧最後的時間留給張志遠。

    或許有太多的話想說,可此時此刻,無法表達。張志遠將手探過鐵柵欄,使勁往前伸,郭金柱似乎明白了意圖,努力伸了過來,手指碰到一起,卻無法緊握。他咬著嘴唇笑笑道:「行了,你們來看我就知足了,回去吧,記住我說的話。」

    說吧,回頭對獄警說:「帶我回去吧。」

    張志遠趕緊將買好的東西取出來,抓緊時間道:「郭書記,這裡面有幾條煙,夠您抽一陣子的。另外,我在您的卡上存了兩萬元,想吃什麼就買,千萬別虧待了自己,過陣子我還會過來看您的……」

    說話間,獄警已經將郭金柱架起來,打開大鐵門,帶著他往門外走。走到門口時,郭金柱突然停住腳步回頭,努力擠出一絲笑容,用帶著手銬的手揮了揮,決然而去。

    隨著鐵門嘭地關上,彷彿與世隔絕。外面是人間天堂,而裡面卻是人間煉獄。漸行漸遠的腳鐐聲,一下又一下撞擊著胸口,血脈跟著跳動。快到拐角處,郭金柱流下了眼淚。也許是悔恨,也許是無奈……

    關於他的案子,並沒有對外公開,但有關消息從坊間傳了出來。給他定的罪名有12項,其中包括濫用職權罪,行賄受賄罪,瀆職罪,挪用公款罪等等。據說,他在北州市擔任市委副書記以來,收受他人禮金高達1200萬元,還有400萬美金,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牟取利益,插手干預工程,違規提拔幹部,而且還與多名女子有不正當關係……幾乎官員身上可能出現的問題他都包攬了。

    那郭金柱到底有沒有犯罪?肯定的說,有。其他事不太清楚,但陸一偉親自給他送過錢,而且也欣然接受了。就憑這點,足以量刑。至於其他的,或多或少存在。如此多罪行不可饒恕,但不能否定了他的成績。官場本就如此,上面要查你,你就是有通天本領也無法挽回。

    很長一段時間了,陸一偉幾乎每隔幾天就能看到有人浮浮沉沉,而他也在著手血洗龍安。經歷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走出探視室,甘連堂在門外等候。迎上來道:「張主任,陸書記,你們放心吧,只要我在遷安,不會讓郭書記遭罪的。剛才我和王監獄長溝通了,在不違反紀律的情況下可以適當通融,比如說吃住方面都不是問題,隨後會考慮為其安排個單間,至於勞動,恐怕要干一段時間了,畢竟上面有無數雙眼睛盯著。」

    張志遠明白其意,頷首道:「甘書記費心了。」

    甘連堂立馬道:「這算什麼事,應該的。咱走吧,我已經在縣裡安排好飯了。」

    告別桐關監獄,一行人驅車前往距離30公里以外的縣城。遷安和龍安一樣,南州市最貧困的縣。龍安還相對好點,至少有煤礦產業支撐,遷安要什麼沒什麼,屬國家級貧困縣,財政收入還不足8000萬元,能保住發工資就不錯了,更別談發展了。

    進入縣城,幾乎沒有高樓,城市建設如同80年代一樣,與老家南陽縣相差不是一丁點。來到縣賓館,簡陋的不能再簡陋,甘連堂苦笑道:「張主任,遷安是南州市最窮的地方,條件不好,您就多擔待吧。」

    陸一偉搶話道:「都一樣,咱倆是難兄難弟,我比你強不到那裡去。」

    「快拉倒吧,能一樣嗎,你們比我們強的不是一丁點,還指望你開發旅遊捎帶上我們抱團取暖呢。再說了,自從你去了龍安后,有多少領導去調研,李書記到任后第一站也是龍安,以後你們縣肯定會有大發展。而我們呢,甭說省領導,就連市領導一年到頭也不來幾次,哎!」

    陸一偉寬慰道:「別這麼說,遷安境內旅遊資源豐富,一旦開發出來,發展後勁十足。」

    「所以嘛,我還得指望老弟你往回引資金,到時候我也沾沾光,哈哈。」

    一中午時間,張志遠一直悶悶不樂,應該和郭金柱有關。吃過飯後,甘連堂給他們每人都登記了房間,本打算請到龍安,他還要返回省城,只好作罷。

    房間內,張志遠問道:「郭悅最近什麼情況?」

    陸一偉道:「老潘已經和郭悅的舅舅取得聯繫,過段時間會把她和她母親接到深圳,至於是否出國,看她們的意向。不過現在可能性不大,都處於監控狀態。」

    「好,一定要安頓好。郭書記暫時不可能出來,我們要為他處理好一切事務,不能讓他心寒。」

    「明白。」

    張志遠要休息,陸一偉叫上胡志雄來到了隔壁房間。倆人對面而坐,沉默了許久道:「你有什麼打算?」

    胡志雄欲言又止,唉聲嘆氣道:「我現在什麼都不指望,平安無事就好。這大半年來,幾乎隔三差五就被叫到紀委談話,弄得精疲力盡,身心憔悴。其實我的感謝郭書記,如果他要拉我下水,估計現在也進去了。」

    陸一偉看著他問道:「你有什麼問題?」

    胡志雄吞吞吐吐,良久道:「高新區那麼多工程項目,如果那個都合法合規,根本運行不下去,何況省里不斷地往進塞項目,把什麼汽車廠都塞進來,很多無奈。」

    陸一偉明白了,道:「過去的事就過去了,不提也罷。你是我帶出來的,我就得對你負責。說吧,想去哪,我想辦法安排。」

    胡志雄抬頭看著他錚錚道:「如果有可能,我還想跟著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