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9 京城名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9 京城名媛字體大小: A+
     

    全國政協委員到訪並不是什麼新聞,但參會的名單足以顯現此次調研的分量。

    前面提到,白宗峰的妻子林菀是集才華,美貌,財富於一身的京城名媛。先不說其頭上冠名的各種頭銜,光出身就威震四方。

    林菀和白宗峰一樣,生長在軍隊大院,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大院子弟。軍隊的等級森嚴,三六九等區分很明顯,不是什麼人都可稱之為大院子弟,一些人只不過往自己臉上貼金罷了。真正的大院子弟都是正統純正的紅色血統,其父輩至少是校官以上,當年在打江山時立下汗馬功勞,才有資格進入國家心臟,這類人的後代統稱為「紅二代」或「紅三代」。

    林菀是名副其實的紅三代。其爺爺早些年加入紅四方面軍,參加過幾次著名戰役,在一場戰役中不幸身亡。其父親接過槍繼續戰鬥,一路南下參加了解放戰爭。進入和平年代駐守邊疆,爾後調入京城保衛首都。如此牛逼的人物,誰見了不是畢恭畢敬。

    出生在如此優越的家庭,成長環境自然差不了。加上母親又是北師大的教授,從小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再加上後天的努力,想不成功都難。

    相比較而言,白宗峰的出生沒有林菀優渥,但絲毫阻擋不了倆人的愛情生花。當初他從京城空降下來當官,在別人口中就是下來過渡鍛煉的。官場上最講求閱歷,沒有基層工作背景很難大有作為。本來還打算在西江省就地進入省部級序列,章秉同的出現阻擋了他的前途。

    陸一偉自從跟了白宗峰后,幾乎每年過年都會進京登門拜訪。見到林菀后,才知道什麼叫落落大方,什麼叫名媛氣質。不像那些自詡為名媛的人衣著奢侈品,穿金戴銀,簡單樸素的衣服都能凸顯出她優雅雍容的高貴氣質。更不像那些有點名氣就盛氣凌人的名人,待人接物彬彬有禮,平易近人,異常謙虛熱情,沒有一點架子,從細小末節上就能看出來。充分說明,教養決定了修養,修養決定了命運。

    這則新聞很普通,但林菀的出現讓陸一偉格外關注。胡思亂想了一通,拿起手機打給了張志遠。

    「張書記,全國政協委員來西江調研的事您知道嗎?」

    「嗯,知道一點,昨天下午到的,主要目的是參加東州市第四屆旅遊文化節開幕式,邀請了國內一些知名的文化名人,其中一部分是全國政協委員,省政協邀請他們進行了座談,章書記出席接見。」

    「哦,是今天嗎?」

    「是的,他們已經到了東州市,章書記參加。」

    「趙省長不參加?」

    「他還要接見德國慕尼黑市長,邱省長代表省政府出席。」

    寥寥數語,進一步印證了章與趙的不合傳言,也證實了章與邱的關係非同一般。張志遠似乎猜到了什麼,道:「你看新聞了?」

    「嗯,剛剛看到報紙,上面有林菀女士。」

    張志遠沉默片刻道:「你岳父的事,通過多方打聽,基本已經證實是省紀委帶走的,具體什麼原因不清楚,你別著急,我再想想辦法。本來想和趙省長彙報此事的,可他太忙,一直沒時間,我再想想辦法,總有辦法的。」

    此事已經超出了張志遠的許可權,他一個小小的省法制辦主任還無法挪動乾坤,何況他也在夾著尾巴做人,時刻提防著有人背後捅刀。由此可見,沈廣明臨走時將其調到省政府是非常英明的,有趙昆生保護,沒人敢下手。如果還留在國資委,估計結局和郭金柱一樣,早就被「依法查處」了。

    陸一偉也不想給他增加太大壓力,實話實說道:「我找過白書記了。」

    張志遠停頓少頃,低聲道:「找找他也對,畢竟他的人脈比我廣。但此事到現在都保密不公開,不得不讓人遐想。越是這個時候,越要穩住。叮囑你岳母和春芳,不要輕舉妄動,安心等待。殊不知,背後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你們的一舉一動,稍不留神,致命打擊。」

    「嗯,我會注意的。」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陸一偉抬頭瞄了眼道:「張書記,那就先這樣,有人來了,稍晚些聯繫您。」

    掛了電話,陸一偉將報紙摺疊起來悶聲道:「進來。」

    郭嘉俊推門而入,小聲道:「陸書記,鄧縣長找您。」

    陸一偉倍感詫異,思量片刻道:「讓進來吧。」

    不一會兒,鄧中原進來了。眼神沒有往日的兇狠,舉止也有所變化,輕聲輕腳走過來,浮現笑容客氣地道:「陸書記,沒打擾您吧。」

    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是鄧中原第二次登門造訪。這麼長時間以來,倆人除了開會時能見上面,平時很少碰面。作為常務副縣長,協助縣長分管大安全,理所應當向縣委書記彙報工作。不過和劉占魁同流合污,壓根沒把他放在眼裡。這次突然造訪,陸一偉基本能揣摩透他的心思。

    「沒有,看了會兒報紙,坐下聊吧。」

    鄧中原坐定,掏出煙遞上,陸一偉猶豫片刻接過來,在手中把玩了會兒點燃,靠在椅子上凝視著他。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鄧中原,此刻反而有些懼怕對方的眼神,匆忙移開道:「陸書記,我是向您彙報鑫恆煤礦來的,具體情況您可能已經了解,我也想市政府以及有關部門進行了書面彙報。由於這起事故沒傷亡,加上處理及時,市裡沒往省政府彙報,這事就給壓下來了。下周召開全市安全生產大會,我和熊市長溝通了,由我來做檢查,不需要您了。」

    既然他主動提出來了,陸一偉順著思路道:「鄧縣長,龍安縣煤礦資源並不豐富,安全壓力也不大,就因為此,一些人才忽略了安全生產。不幸中的萬幸,那12個人命大,要是全部……後果可想而知。你我還有機會坐在這裡聊天嗎,恐怕早就被請去喝茶了。不僅我們遭殃,還要連累市領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