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7 找到下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7 找到下落字體大小: A+
     

    邱映雪小心翼翼打開,看到劉占魁的名字頓時明白了什麼。她沒有繼續往下看,包裝好收起來抓在手裡,笑了笑道:「這東西放到你手裡可能用處不大,但在我手裡將會發揮巨大作用。」

    陸一偉壓低聲音道:「這裡面還涉及到市裡不少領導,其中包括邵書記。出於信任交給你,一定要把握度,我不希望牽扯人太多,點到為止。」

    「點到為止」四個字是邵中傑和他說的,這話一出陸一偉就明白了意思。鑫恆集團如何一步步壯大,劉占魁為什麼能青松不倒,這裡面包涵了太多複雜的問題。如果當初他不來龍安,或許這裡一切太平,平安無事。可隨著他的到來,龍安這塊土地從來沒消停過。

    邱映雪明白其意,點頭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范春芳的,起身進卧室接了起來。聊了大概十多分鐘,陸一偉帶著沉重的心情走了出來。還以為她已經走了,沒想到還坐在那裡。眨動明亮的眸子盯著他看。

    「你有事,對嗎?」

    陸一偉調整情緒裝作鎮定的樣子道:「沒有啊。」

    「是嗎,你的眼神出賣了你。有事不妨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

    陸一偉思索片刻,最終還是沒說出來。邱映雪知道他心情不好,起身道:「那行,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有一堆事等著你處理呢。」

    她走後,陸一偉回到書房關上門,縝密思索著岳父范榮奎的事。到現在為止不見蹤影,即便省紀委抓人,難道一點音訊都沒有嗎。或許真的如同潘成軍所說,被人綁架了嗎?

    不可能!對方即便有膽子,也不敢上門抓人,范榮奎好歹是廳級幹部,他若被綁架,必定會轟動全省。沒有那個窮途末路的歹徒敢把自己逼上絕路。就算有可能,綁架者到現在都沒提出任何要求,是要錢還是其他的,根本不想歹徒的手段。

    如果被省紀委帶走,同樣該透露消息,不可能平白無故玩消失啊。可到現在為止,張志遠都打聽不到,更別說其他人了。還有一種可能,他的級別不夠。

    思量了許久,陸一偉想到了白宗峰。說實話,真心不想給他打電話,何況是這種事。但到了這個時候,沒必要估計其他了。拿起手機踟躇了很長時間,鼓起勇氣撥了出去。

    白宗峰的工作作風始終一以貫之,不管有多忙,鈴聲響起三聲內肯定會作出回應,要麼掛掉要麼接起。

    「一偉,好長時間沒給我打電話了吧,晚上還和你嫂子聊起你呢。」

    白宗峰口中是「嫂子」是他妻子林菀。說起此人,陸一偉佩服的五體投地。她的名氣遠遠超過了當官的白宗峰,光拿得出手的頭銜就足以讓人瞠目結舌。在她出版的《餘味》這本書上,上面有簡介,出身於部隊家庭,畢業於清華大學,從事過媒體,證券,公務員,翻譯,音樂老師等多種職業,現如今致力於保護和傳承民俗文化。

    她在國內算得上是名人,關於她的報道很多很多,其中有篇報道上面寫道,林菀,全國政協委員,資深媒體人,著名作家,詩人,經濟學家,書法家,小提琴家,民間文藝家,畫家……還有一大堆相當牛掰的頭銜,無論拿出哪一個都足以汗顏。儘管如此有名望,見面后異常謙虛,沒有架子,從來不認為自己功成名就,更不會高高在上而盛氣凌人。越是優秀的人越懂得謙卑,反而那些小有成就的嘚瑟個沒完,感覺地球動容不下了。

    從電話里聽著他情緒還不錯,陸一偉恭敬地道:「謝謝嫂子惦記,這麼晚打電話沒打擾您吧?」

    「沒,我們剛散步回來,正準備上樓呢,有事?」

    陸一偉沒有拐彎抹角,因為他覺得沒必要虛情假意,直截了當告知了范榮奎的情況。

    白宗峰聽聞后異常驚愕,發生這麼大的事居然不知道。很長時間道:「你確定是紀委的人將其帶走了?」

    「我也不確定,所以才求您幫我打聽一下。」

    白宗峰雖離開西江了,好歹在這邊工作了七八年,還有一定的人脈資源。安慰道:「你別擔心啊,我現在就打聽,只要是紀委把人帶走了就肯定能查到。」

    「好的,謝謝您了。」

    白宗峰沒搭理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的時間異常煎熬,陸一偉坐在那裡盯著手機一動不動,一個小時過去了,始終沒有響。

    時針已指向十二點,心中燃起的希望漸漸熄滅。看來,白宗峰也幫不了他。就在他準備睡覺時,一陣嗡嗡的震動聲再次燃起了希望。

    沒錯,是白宗峰打來的。

    「一偉,打聽到了。老范確實是被紀委帶走的。」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心裡踏實了不少。不管是什麼情況,先找人再說。

    白宗峰繼續道:「這件事是秘密行動的,由省紀委盧學森書記直接安排的,知道的人並不多。我親自給老盧打的電話,磨了很長時間才告訴我。此案屬機密,只對省委章書記一人負責,具體案由並未透露,但情況比較複雜。我本來打算求他網開一面,但對方直接拒絕了我,說他手中沒有許可權,除非章書記點頭同意。」

    至此,陸一偉明白為什麼打聽不到的原因,原來是這麼回事。可仔細想想,總覺得此事不對勁。范榮奎不過是個科協主席,手中無大權,算是退居二線等著退休的人,章秉同對這樣的秘密下手,是否有些小題大做,這背後一定有隱情。

    白宗峰寬慰道:「一偉,你別著急啊,此事我來想辦法。我不希望老范這麼老實巴交的人也步入郭金柱的後塵,章秉同如此做是有針對性的。如果是沖著我,完全可以大大方方來,鬼鬼祟祟想幹什麼……」

    他的話語間明顯帶著氣憤。章秉同將其調離西江省,帶有很明顯的政治目的。一方面要升格省城江東省的格次,很顯然不想再用他。另一方面時刻提防著他和趙昆生的關係,生怕兩人聯合起來對自己構成威脅。可是,這些和范榮奎又有何關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