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1 連根拔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1 連根拔起字體大小: A+
     

    婦女的出現,讓本來輕鬆愉快的氣氛瞬間凝固。要知道,邱遠航這次調研的仗勢相當大,比上次趙省長下來都排場。帶領了城建、發改、國土、規劃等十幾個部門負責人,還有省政府辦公廳一干人,以及南州市主要領導,再加上各路媒體記者,林林總總算下來超過50餘人。如此龐大的調研團,還是比較罕見的。

    邱遠航的笑容漸漸消失,正在攝像的媒體記者也紛紛放下機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婦女身上。

    不是別人,正是原財政局局長梁海平的妻子。

    一旁的邵中傑臉色烏青,回頭瞪著陸一偉低聲道:「這是怎麼回事,趕緊弄走!」

    陸一偉沖邊上的付江偉遞了個眼色,民警迅速竄進來,架起婦女的手臂叫要走。這時候,邱遠航表現出親民的一面,揮了揮手示意民警放手,親自將婦女扶起來微微一笑道:「這位同志,現在是新社會,不要把舊社會的一套帶到當下。雖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你也同樣有尊嚴。有什麼事好好說,我要能解決當場給你解決,解決不了交給其他人限期完成,你看怎麼樣?」

    看到這一幕,邱遠航隨行人員似乎發現了勁爆的新聞點,示意媒體記者立馬開機錄製。瞬間,攝像頭對準了這一感人又親民的一幕。邱遠航沒有反對,反而調整了下姿態,把最好的一面展現在鏡頭前。

    婦女用袖管擦掉眼淚道:「青天大老爺啊,您可是大好官。我叫王素娟,是機修廠下崗職工。我丈夫叫梁海平,原來是財政局局長,無緣無故被現在的縣委書記免職了,半個月前突然就失蹤了,到現在都沒找到人影。打手機關機,也沒給家裡來電話。我們全家人都快把大半個中國找遍了,依然沒找到他人。所以,我求求你幫我找找,是死是活都要見到人。」

    邱遠航聽明白了,抬頭搜尋著人群,看到陸一偉招手,等過來道:「她說得屬實嗎?」

    陸一偉點頭道:「基本屬實。」

    「為什麼要無緣無故免職?」

    但凡聰明的人肯定不會在這種場合質問這種問題,除非是有針對性的。陸一偉經過短暫思考後剛正不阿道:「這事可以在這裡說嗎?」

    邱遠航意識到什麼,接過王素娟手中的信件瀏覽了遍,轉身遞給旁邊的工作人員,又道:「你安排人去尋找她丈夫的下落沒?」

    「暫時沒有,因為他家人沒有報案,公安機關也無法判定是否是失蹤還是外出。針對此事,我安排了組織部門積極與他聯繫,沒有請假報備,已經違反了相關紀律。」

    邱遠航聽著情況有些複雜,轉向邵中傑道:「中傑同志,回頭你核實一下,完了及時向我彙報該事情的處理情況。要把百姓的事當作自己的事,決不能置若罔聞,置之不理,這是嚴重的官本位思想。群眾的利益高於一切,這才是我們每個黨員幹部的宗旨。」

    話音剛落,眾人紛紛鼓掌,邱遠航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拍著王素娟的手道:「同志,你的問題我已經安排給中傑同志了,他是市委書記,會親自過問此事,爭取三天內給你答覆,你看這個解決結果滿意嗎?」

    王素娟頻頻點頭道:「滿意,謝謝首長。」

    邱遠航進而眉頭一蹙,與其握手闊別,本來還要參觀鄭家大院,突然冒出這檔子事掃了興緻,走馬觀花看了看,上車離去。臨上車時,陸一偉特意看了眼劉占魁,他面無表情,卻格外複雜。

    送走調研團,陪同人員臉上個個出現難以捉摸的神情,有的暗喜,有的緊張,心裡想什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等車子遠去后,陸一偉瞬間拉下臉,回頭訓斥付江偉:「你這個公安局長怎麼當的,叮囑過你多少次,會上強調了多少次,到頭來出現這種岔子。」

    付江偉有些發懵,進而低頭主動承認錯誤:「陸書記,這是我的責任,我負全責。」

    「寫份檢查,下次開會在大會上宣讀。另外,迅速召開大會,對負責安保的人員進行嚴肅批評。誰分管的,我不聽解釋,必要時撤職,調離崗位。凡是參與的,不稱職的全部調離!」

    付江偉紅著臉站在那裡不說話,其他人也不敢吭聲。

    剛要離開,陸一偉接到市委秘書長聶文琦的電話:「邵書記讓你參加一會兒的座談會,趕緊往市裡走。」

    陸一偉臨走時,當著諸多領導的面對邱映雪道:「立馬派紀檢幹部進駐公安局。」說完,坐車一溜煙向市裡狂奔。

    這件突發事,讓陸一偉丟盡了臉,隨後邵中傑肯定會批評他。但反過來想想,也是好事。本來他對梁海平的失蹤存疑,既然邱遠航讓徹查,那就好辦了。

    他一直沒停止尋找梁海平,但情況撲朔迷離,到現在都沒找到人影。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逃跑了,另一種就是被害了。

    他的判斷更相信是后一種。

    因為他讓付江偉查過他的信息,手機早在失蹤的當晚就關機,此後再沒開機,也沒打過任何電話。銀行卡沒有存取款記錄,也沒有任何出行記錄,離開前轉移財產記錄也看不到,說明他不是有準備的離開。如果逃,那就可能逃到了國外,否則,不可能查不到任何信息。

    再者就是遇害,這個可能性非常大。從前期的調查結果看,他主政財政局以來,涉案金額高達10個億,這些錢流到了哪裡,又進了誰的腰包,恐怕只有他知道。隨著財政局動蕩,有些人感到危險即將到來,不得已出此下策。因為,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他失蹤的當天晚上,付江偉說是和鄧中原,張騰飛以及溫江河在一起了,不排除與他們幾個人有關。如果真要查下去,又是一樁大案。陸一偉正發愁如何突破,現在看來相對簡單了。這是邱遠航要求調查,那就把腐爛的根子徹底連根拔起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