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0 全城戒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0 全城戒嚴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沉默片刻道:「馬市長,不是我和你訴苦,如果鄧中原當了縣長,我的工作真心不好開展。他和原縣長劉占魁的關係你不是不知道,我可以申請其他人嗎,隨便換個人也比他強。」

    馬菲菲語氣輕柔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有些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這樣吧,我盡量爭取,能不能行,不敢打包票。其實吧,不管在哪個地方都要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如果你能左右逢源,輕鬆應對,才能考驗你的能力。鄧中原既然可以被劉占魁所用,為什麼不可以為你所用?」

    陸一偉苦笑,看來她並不了解龍安複雜的情況。道:「不管怎麼樣,我服從組織安排。」

    「嗯。上次你和我提的孫根生,我也考慮了,市旅遊局局長,行嗎?」

    「沒意見。」

    「那就這麼定了,再說第三件事,還得讓你幫個小忙,彙報材料的事。曉曼已經起草了三四稿,我不太滿意,你替我把把關,抓緊修改一下。」

    陸一偉沒有拒絕,從辦公室出來有些心不在焉。走了劉占魁,來了鄧中原,兩人是一丘之貉,有什麼區別。況且此人能力一般,一旦上去,前面所努力的都白費了,堅決不行。等下個人出來后,他又插隊進去,表達了心聲。在他看來,馬菲菲完全可以做的了決定。

    這下馬菲菲犯難了,良久道:「一偉,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這件事真沒那麼簡單。」

    陸一偉絲毫不退讓,道:「既然非要如此,那我也把醜話說到前面。如果鄧中原擔任縣長,我肯定不會像以前那樣賣命,說不定會想辦法調離,這是我的真心話,也能說到做到。」

    馬菲菲理解他,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除了鄧中原,誰都可以。」

    又一陣沉默,馬菲菲頜首道:「行吧,我考慮考慮。一會兒我要去見邵書記,到時候再具體研究。」

    陸一偉繼續提要求,道:「另外,我建議市委儘快考慮將空缺人數補起來。」

    「這事隨後再說。」

    當天晚上,常委會一直開到凌晨。到了第二天,馬菲菲給他來了電話:「鄧中原的事暫時擱置,等邱省長走後再作研究。」

    這個消息無疑給了緩衝的餘地。只要一天不決定,隨時有可能改變。

    接下來的幾天,陸一偉把手頭所有的工作全都放下,集中力量清理縣城環境衛生。在他的親自帶領下,縣城面貌大有改觀,讓居住在城裡的村民都說了話,生活在這裡一輩子了,頭一次看到這麼乾淨的街道。

    邱遠航前來調研的前一晚,陸一偉再次召開常委擴大會,就相關事宜進行了再安排再部署。特別是信訪維穩,堅決不能出任何岔子。

    第二天,學生放假,全城戒嚴。到處是警察站崗,遠比趙昆生下來調研時要隆重許多。一任領導一個嗜好,趙昆生相對親民,不搞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而邱遠航喜歡講排場,如此仗勢,全是省政府直接安排的。

    早在五六天前,陸一偉已經拿到調研陪同人員的名單,劉占魁也在其中,這是他調離龍安后第一次以官方身份再回故鄉。臨時增加龍安調研點,說不定與其有著莫大的關係。

    一直等到下午2點,調研隊伍終於出現在視線中。陸一偉打起精神,率領四套班子領導走到中巴車前迎接。很快,邱遠航在邵中傑和馬菲菲陪同下下了車。

    人都是隨著環境和地位而改變的。當初邱遠航在省人大時,很少拋頭露面,低調的讓人忽略了他的存在。有此偶遇,精神不振,老態龍鍾,一看就是過著退休般的生活。而現在的他,器宇軒昂,春風得意,好不風光。大背頭整齊地梳向後面,骨子裡的傲慢一覽無餘。

    「邱省長,這位就是龍安縣的縣委書記陸一偉。」

    陸一偉伸出手微笑著道:「邱省長,我代表龍安縣四套班子領導以及80萬龍安百姓,對您的到來表示歡迎。」

    邱遠航眯著眼睛打量著他,進而微微一笑,轉向邵中傑道:「這個縣看著還挺不錯的。」

    陸一偉尷尬地收回手,跟著背後陪同參觀。而在不遠處,有雙眼睛在盯著他。

    進入古城,邱遠航一邊走一邊詢問著情況。一開始邵中傑還能回答上來,到後來問得問題越來越專業,只好向陸一偉求救。

    邱遠航假裝不認識他,他不能置之不理。緊跟左右道:「邱省長,前面就是劉家大院,是我們龍安縣保存最為完整的明清院落。下一步,我們將採取有效措施進行加以保護,還要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

    邱遠航突然打斷問道:「你們今年投入了多少保護這些文物?」

    陸一偉沉著地回答道:「差不多200多萬。納入財政預算,進行專項保護。」

    「哦,劉家在來歷是什麼?」

    陸一偉提前做了功課,大概講解了下。邱遠航聽后沒做反應,回頭掃了一圈,沖著站在不遠處的劉占魁招手道:「占魁啊,你好像就是龍安縣的,對嗎?」

    劉占魁堆著笑臉道:「還是您記性好,我確實是龍安縣的,您所看到的這處大院,正是我們劉家祖上留下來的。」

    「哦?到了你是第幾代?」

    「有記錄的14代,可能還要久遠。」

    「哦,不錯,能保存的如此完整確實不容易。回頭要好好保護,這是龍安的寶貴財富,也是人類的寶貴財富,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邱遠航和劉占魁火熱聊著,反倒是沒陸一偉什麼事。如此微妙舉動,印證了他的所猜所想,說不定就是劉占魁要求臨時改調研線路的。

    就在調研快要結束時,從圍觀的人群中突然跑出一個人跪在邱遠航面前,手裡舉著稿紙大聲哭喊道:「邱省長,求求你要替我做主啊。」

    此舉動讓現場的所有人都懵了,邵中傑黑著臉回頭狠狠瞪著他,陸一偉也倍感委屈,萬萬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低級錯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