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7 糊塗錯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7 糊塗錯誤字體大小: A+
     

    龔克明嘆了口氣繼續道:「可能映雪和你說過,她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有些事,怪不得她。即便她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我都不怨她。但是,事關臉面的問題,我不能忍。」

    「看到照片時,我也不相信這是真的,再加上剛才你的闡述,基本上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她需要關懷,更需要關愛。」

    陸一偉點頭道:「確實如此。聽她的口吻並不想放棄這段婚姻,可……我建議吧,還是將她調回市裡合適,這樣一來,好歹在一起,如果兩地分居,時間一長更難化解心結。」

    「哎!」

    龔克明又一聲嘆息,道:「我何嘗不想呢。當初她央求著我想下去鍛煉,迫於壓力才選擇妥協。回頭你也勸勸她,如果可以,我想把她儘快調回來。」

    「嗯,這個任務就交給我了,保證完成。」

    龔克明臉上露出複雜的笑容,進而消失的無影無蹤。

    陸一偉更是一身冷汗,本以為是狂風暴雨,好在自己先入為主,搶佔先機,主動坦誠,化解了一場政治危機。反過來說,本來他們之間就沒什麼,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鬥爭。

    續上一杯茶,龔克明轉移話題道:「映雪去了龍安這麼長時間,我也沒幫上什麼忙,需要我做點什麼?」

    陸一偉想了想道:「暫時還不需要,可以的話在人才上給予點支持。」

    「說具體點!」

    陸一偉鼓起勇氣道:「您是組織部長,想必對龍安縣的人事結構了如指掌。十幾年未動人,老齡化嚴重,尤其是常委班子,更是面臨青黃不接。比如縣委副書記孫根生,宣傳部長賀崎森,組織部長沈晨為……他們長時間停留在一個崗位上,缺乏動力和上進心,更別說踏實工作了。所以,我建議適當考慮調整一下。」

    龔克明抽著煙半天道:「關於一直不動龍安的幹部是有淵源的,具體原因就不提了。其實我也在考慮對他們進行適當調整,已經在考慮將沈晨為調回市委組織部,選派幹部處處長張帆下去。張帆同志不僅年輕,而且很能幹,讓他給你當副手,你會省不小心。」

    陸一偉聽了激動不已,連連道:「太謝謝龔部長了。」

    龔克明刻意保持一絲神秘道:「事關組織人事工作,在未公開之前都屬於機密,請勿聲張,更不能泄露。若不然會給我的工作帶來很大被動。」

    「這點您放心,我也在組織部工作過,最起碼的組織紀律還是懂的。」

    「嗯。至於賀崎森,找過我不止一回兩回,實在想調回來。可一直沒有空缺的位置,即便有,我一個人說了不算,還得由邵書記點頭才行。老孫也一樣,牽扯的利益太多。我聽說你想讓他出任縣長,是嗎?」

    陸一偉沒有撒謊,點了點頭。

    「難度很大,畢竟年紀大了,而且後面排隊的人很多,恐怕是輪不上了。另外,要促成某件事必須天時地利人和,絕非你想象的那樣簡單。」

    陸一偉不甘心地道:「孫書記確實付出了很多,在退休前應該給他一個名分。」

    「那邵書記同意了嗎?」

    「這……暫時沒鬆口。」

    「所以,說明邵書記另有人選。別在這上面動腦筋了,基本無望。實在想給他解決一下,我倒可以給你暗示一下,市旅遊局局長馬上要調任省旅遊局,如果找找馬市長,恐怕就成了。」

    得到如此珍貴的信息,陸一偉異常珍惜,和馬菲菲提這點小要求還是能滿足的。感激過後道:「那他們都調走後,我可以從當地幹部中推選提名嗎?」

    「這個,就要看邵書記的意見了。」

    「明白。」

    聊完此事,龔克明又道:「我知道你最近在搞大動作,提個醒,適可而止,不易打擊面過大,達到一定目的即可收網,剩下的慢慢協調解決。」

    「好的,謹記在心。」

    倆人聊了一個多小時,龔克明看看錶起身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今天叫你來不是為了照片的事,主要想和你聊聊。和你雖接觸時間不長,但你的口碑不錯,也相信你的人品。作為映雪的直接領導,要照顧好她。」

    陸一偉感動地道:「謝謝您的信任,我已經做好了挨批的準備,沒想到您……」

    龔克明笑著道:「我當了一輩子的組工幹部,連看人這點能耐都沒有就鬧笑話了。行了,早點回去吧。」說罷,拍了拍肩膀轉身離去。

    陸一偉送下樓看著車子遠去,一顆心落地。甚至能感覺到脊背涼颼颼的,勉強度過了危險難關。如果他要想整自己,易如反掌。通過這件事,也給自己敲響了警鐘,女人問題是底線,絕對不能輕易觸碰。

    這邊剛剛偃旗息鼓,那邊已是狼煙四起。等回到宿舍后,范春芳已在樓下,不知站了有多久。陸一偉驚愕地道:「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打電話啊。」

    范春芳一臉怒氣,陰陽怪氣道:「我敢嗎,萬一進去了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你這個縣委書記還有尊嚴嗎?」

    陸一偉明白了,好說歹說將其哄上了樓。看著氣呼呼的她,不免笑了起來道:「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我哪敢啊,你是縣委書記,我不過是平頭老百姓。」

    聽到她陰陽怪氣的話,陸一偉沒有言語,將照片放到桌子上道:「你是為了這個來的?」

    范春芳瞟了眼道:「你覺得呢。」

    「你要是因為這個來質問,就有點小兒科了。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不能不相信我。你老公我已經夠艱難了,就不要再用這些無中生有的事情來添亂了。」

    看到陸一偉焦頭爛額的樣子,范春芳心疼不已。爬在肩膀上依偎著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就是因為相信你才來的。說真的,當我收到照片時確實很震驚,但靜下心來仔細想想,你不可能犯這種糊塗錯誤。我說的對嗎?」

    陸一偉笑了笑,摸著她的臉頰道:「這就對了,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詳細解釋一下照片上的情景。」

    范春芳將手指放到嘴唇上,拚命搖頭道:「別說,我不想聽,也不想知道。」

    陸一偉反手將其抱起來往卧室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