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2 引發內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2 引發內訌字體大小: A+
     

    梁海平聽著發懵,想了半天主意就想出這麼個餿主意,失望地道:「鄧縣長,我去哪避,躲的了一時能躲的了一世嗎?」

    鄧中原心煩意亂道:「讓你去躲就去躲,廢什麼話。」

    梁海平選擇失聲,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聽從他們安排。

    「我已經和王志全說好了,明天送你去海南,他在那邊有房子,吃住不成問題,到了那邊什麼都不要想,好好放鬆一下。」

    「那我怎麼和陸一偉請假?」

    「你都被免職的人了還請什麼假,回去準備一下,可以的話今晚就送你走。」

    梁海平蹭地站起來,吃驚地道:「今晚就走?我什麼都沒準備啊。」

    「還準備什麼,只要你人安全離開就行。其他的,無所謂。這不止是我的意思,也是劉縣長的意思。」

    聽到此,梁海平徹底絕望。他們不想著如何對抗,結果想出這麼個餿主意。可眼下的情況,如果不離開,只能眼睜睜地等陸一偉來抓自己。思量許久道:「好吧,我回去安頓一下。」

    「不行!」

    鄧中原異常嚴肅道:「你不知道你已經被監控起來了嗎,要是回去這不暴露行蹤嗎。一會兒你坐我的車走,量他們也不敢查到我頭上。我的車會送到你南江省五江市,那邊會有人接應你,乘坐火車到珠海,再飛到海南,有人在那邊等你。」

    聽到他們把行程已經安排好了,梁海平如同提線木偶般喃喃道:「到了那邊怎麼辦,我的家人呢。」

    「其他的不用你考慮,我會替你考慮。到了那邊安心度假,等我把這邊處理好了你再回來。」

    「多長時間?」

    鄧中原厭惡地道:「我那知道多長時間,也許很快,也許很慢。別廢話了,你現在下樓立馬走。」

    梁海平發出一聲冷笑,起身欲言又止,踉踉蹌蹌下樓,司機打開門低聲道:「梁局長,請上車吧。」

    梁海平抬頭仰望蒼穹星光點點,再俯瞰龍安靜謐的夜景,心裡倍感凄涼惆悵。他心裡明白,這一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但要是不走,兩種選擇,一種被劉占魁弄死,一種被陸一偉抓走,在監獄里度過餘生。

    「梁局長,趕緊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在司機的催促下,梁海平踟躇片刻上了車。車子沿著勝利路一路向南,路邊的路燈發出微弱個光芒射了進來,照在滄桑而悲愴的臉上,已是老淚縱橫。

    回想起這些年的點點滴滴,他頗為懊悔。從跟劉占魁的那一天,已經想到了會有這麼一天,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房間里只剩下鄧中原和張騰飛,倆人對面而坐,一聲不吭,氣氛異常的緊張。張騰飛手裡夾著煙不停地抽著,而鄧中原凝視著牆上的掛鐘,聽著滴答滴答的聲響,彷彿是他的脈搏在跳動。

    「鄧縣長,接下來該怎麼辦?」

    張騰飛的聲音有些沙啞,明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鄧中原沒回應,眼神繼續跟著秒針在走動。

    「你倒是說句話啊,上頭已經在調查我了。」

    鄧中原瞥了眼厭惡地道:「關我什麼事,都是你乾的好事,我可一點都沒參與。」

    他說得是實話。他看似和劉占魁走得很近,但由於性格問題,時時處處提防著他,生怕鬧出什麼事。涉及到錢的事大部分是由張騰飛辦理的。為此,心裡極其不平衡。

    張騰飛急了,坐起來道:「鄧縣長,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咱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不管誰出了問題都逃不脫。」

    「別和我扯到一起啊,梁海平提到的扶貧資金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呢。」

    張騰飛憋得臉通紅,半天道:「老鄧,這事其實挺簡單的,當時我分管扶貧工作,劉縣長說此事知道的人不宜過多,就直接撥下去了。」

    鄧中原冷笑道:「既然不想讓我知道那就別說了,我也不想知道。」說罷,起身要走。

    張騰飛急忙攔住道:「老鄧,老鄧,別走,給老哥我想想辦法。王志全前兩天安排人給陸一偉寄了他和邱映雪的照片,我覺得此事可以大做文章。如果他不收手的話,我打算明天一併寄給龔部長和他兒子,到時候就好戲看了。」

    鄧中原似乎不感興趣,慢條斯理道:「扶貧資金的事都不和我商量,這破事我更不管。要不你請示下劉縣長,讓他給你出出主意。我還有事,先走了。」

    眼見他要離開,張騰飛六神無主,上前拖著道:「老鄧,你的幫幫我,幫我度過眼下這一難關。」

    鄧中原斜視著他,道:「怎麼幫?」

    「讓你弟弟找找邱省長,只要他一句話,我肯定平安無事。等過了這一關,必定重謝。」

    鄧中原笑了笑道:「你以為邱省長誰想見就能見啊,我倒先走才和他吃過一次飯。再說了,這種事人家未必見得出面。」

    「那你試一試,求你了。」

    張騰飛快要跪下了,鄧中原半天道:「好吧,我只是說試試。」

    走出門外,他背著手搖搖晃晃上了另外一輛車,一臉邪笑道:「他媽的背著我幹壞事不讓我知道,現在想起我來了,呸,活該!」

    張騰飛獨自坐在那裡,身子不停地發抖。他知道,這件事和陸一偉關係不大,而是有其他人在背後搞他,若不然不會省紀委介入調查。恍然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難道是鄧中原在搞他?不可能……

    事已至此,他不能坐以待斃,要做就要做絕。拿起手機打給王志全道:「明天你把照片寄給龔克明,還有他兒子,同時寄到省紀委,市紀委……」

    此時此刻,陸一偉還在路上奔波著,並不知道縣裡發生的事。快到市裡時,接到了付江偉的電話:「陸書記,發生件很詭異的事,鄧縣長的車一路向南開出了龍安縣,從方向看是直奔南江省的。據盯梢的人說,車子離開20多分鐘后,鄧縣長從房間里出來了,上了另外一輛車,說明車上坐得不是他,而是別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