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1 如臨大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41 如臨大敵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想了半天道:「這事事關重大,需慎重考慮,我得請示一下市委邵書記。」

    省紀委工作人員看看錶道:「那您儘快點,我們等著。」

    陸一偉取出電話尋思良久,覺得電話請示不合適,應該當面交談。現在已是晚上10點,到了市裡就12點了,邵中傑早就睡了,還得去家裡請示彙報。但情況緊急,容不得半點馬虎,就是再晚也得見到他人,畢竟是市管幹部,沒有他點頭要是帶走人,恐怕難以交代。

    收起手機道:「同志,我現在去一趟市裡面見邵書記,你們先在賓館住下等我回來。」

    工作人員一臉凝重道:「陸書記,我們是代表省紀委下來辦案了,徵求你們地方意見是為了協調溝通,其實完全可以不經過你們直接帶人走的。要是因為你們繁瑣的環節延誤的時機,讓張騰飛同志驚覺,恐怕誰都擔不起責任。」

    陸一偉點頭道:「我知道你們的辦案程序,但邵書記不點頭,你們帶人走恐怕不合適。你放心,我們的人已經24小時密切監控他,如果真出現意外,我承擔全部責任。」

    對方態度依然堅決,陸一偉絲毫不退讓。從他內心講,恨不得立馬將張騰飛抓走,但繞過邵中傑似乎說不過去。幾番談判下,對方最終妥協,道:「那我們雙頭請示,您請示邵書記,我請示馮書記。」

    「哪個馮書記?」

    對方沒有回答,陸一偉已經猜到是誰,道:「好,我現在就出發。」

    下了樓,叮囑郭嘉俊道:「要盯住他們,沒有我的命令不能私自行動。另外,你通知付江偉,密切監視張騰飛,不能有任何閃失。」

    「好的。」

    陸一偉在趕往市裡的路上,而張騰飛和鄧中原,溫江河,梁海平一行在某酒店密謀。

    作為當事人張騰飛而言,早些天已經知道有人在秘密調查他。他怎麼也沒想到,陸一偉會盯上他。自從對方來后,倆人並沒有產生過多利益衝突,至多在常委會上提出異議,這也不是盯住他的理由。由此說明,背後還有高人在操控。

    「鄧縣長,陸一偉把財政局攪得天翻地覆,人心惶惶,已經有4個人抓進去了,再下來是不是輪到我了?再讓他這麼胡鬧下去,龍安就要變天了。」

    梁海平這些天也不好過,儘管被免職閑散在家,可看著一個又一個被紀委抓進去,心裡能不著急嗎,因為很多事都是經他手辦的,看似是在抓小嘍啰,其實在針對他,甚至是在針對劉占魁。

    自從他走後,上頭遲遲不往下派縣長,陸一偉在短時間內掌控了龍安全局,這不是友好的信號。

    鄧中原不是傻子,能看不透嗎,可缺少了劉占魁這樣的主心骨,他如同無頭的蒼蠅似的六神無主,不知該從何下手。心煩意亂地道:「還不是你們乾的好事?被人抓了把柄,我有什麼辦法。」

    梁海平瞪大眼睛,卻無能為力。半天道:「鄧縣長,你既是常委,又是常務副縣長,是我們大傢伙的代言人,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們被一個外鄉人欺負吧。說句不好聽的,我要是被調查了,說明陸一偉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不光是劉縣長,還有你們的。」

    一直未說話的溫江河嚇了一跳,斜眼瞥道:「關我什麼事,我上了副縣長才一年多的時間。」

    見他如此態度,梁海平不屑地道:「溫縣長,話不能這麼說,好像你就沒從我這裡撥過錢似的。」

    溫江河頓時臉色大變,跳起來指著他道:「梁海平,好狗不咬人,你要是敢亂咬,我可不是吃素的。」

    梁海平不懼對方是副縣長,拍著桌子回擊道:「你罵誰是狗,對,我就是狗,要是我有三長兩短的,一準把你給咬出來。」

    「你他媽的敢,弄死你信不信……」

    鄧中原重重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看看你們的樣子,就這樣能成大器嗎,人家還沒調查你們,就嚇破了膽。就這樣的情況,我不管了,你們愛咋地咋地。」

    他一發話,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沉默半天道:「老溫,你先回去吧,記住我交代你的事,儘快辦理。」

    溫江河一臉不快,起身甩袖離去。

    前腳剛走,梁海平憤憤地道:「鄧縣長,你看到了吧,溫江河到了關鍵時刻就撂挑子,這種人太可惡。」

    鄧中原沒有打岔,轉向一直未開口的張騰飛道:「騰飛,你說吧,接下來該怎麼辦。」

    張騰飛從繁蕪思緒中驚醒過來,心不在焉道:「什麼怎麼辦,這都怨老梁,連最起碼的賬都做不平,給人留下把柄,怨誰呢。」

    梁海平敢與溫江河叫板,但不敢對抗張騰飛,有苦難言道:「張書記,你不在這個位置不知情況多複雜,我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比如扶貧款,那可是專項資金,就是再怎麼抹,也抹不平。每到每年檢查的時候我頭疼不已,花巨大的代價才能搞定。今年,是三部委聯合對近五年的扶貧資金專項檢查,這就有些力不從心了。何況我現在被免職了,誰知道李旭宏會不會搞定,就眼下情況看,估計夠嗆。」

    張騰飛渾身一顫,如臨大敵,因為從他手裡划走不少扶貧資金。

    梁海平繼續道:「像06年國家撥下1.5億扶貧資金,一個億撥給了王志全,剩下的5000萬用作蓋縣委大樓。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搞不定這麼大數額,那筆款都是違規的。就算蓋縣委大樓能說得過去,給王志全就說不過去了……」

    「好了!」

    鄧中原心煩意亂地打斷他的話,厭惡地道:「老梁,到了這個時候你不要推卸責任,說話是要將事實依據的。我在上面簽字了嗎,要是沒簽字那就是你的責任。」

    梁海平語塞,一口氣噎在喉嚨喘不上氣來。大難臨頭各自飛,看來一點都沒錯。

    又一陣長時間的沉默,鄧中原開口道:「老梁,出去避避風頭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