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38 不謀而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38 不謀而合字體大小: A+
     

    王局長繼續道:「是關於一個叫曲良仁的案子。由國家局領導簽字后,我和省政法委徐書記做了專項彙報。要求我局和省紀委聯合辦案,查明情況,儘快上報。」

    陸一偉以清理積案為由,開展全縣作風紀律大整頓工作,本身是無心之舉,卻沒想到與中央的有關決定不謀而合。這不,全國自上而下都在抓緊時間清理積案,全力保證奧運會召開前期不出任何問題。其實也不叫無心之舉,他敏銳的嗅覺已經嗅到不一樣的氣味,但凡國家這種大活動前夕必然會搞大活動,信訪維穩是重頭大戲。

    聽到是曲良仁的案子,陸一偉不由得竊喜,如果省紀委介入,很多事就好辦多了。道:「好的,需要我做什麼,全力以赴配合。」

    「三點要求,一是儘快找到曲良仁,與其開展面對面交心座談,不要讓他再上訪,他的問題也引起相關領導高度重視,很快將予以解決。二是最大限度地給予關愛,從心理上疏導,從生活上關心。三是這個案子我們已經轉交給南州市紀委,限期辦結。」

    「好的,一切照辦。」

    掛了電話,陸一偉預感到張騰飛的政治生涯已經走到盡頭。事情就趕得這麼巧,就在頭疼如何處理他,上面給了他一次很好的機會。一旦省紀委介入,此事性質已發生變化。

    他不敢怠慢,把郭嘉俊叫進來道:「你現在立馬去找到曲良仁,詳細了解他的情況。另外,讓付江偉派人暗地裡保護他,在這段時間決定不能有任何生命安全。」

    「好的。」

    中午吃過飯,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到市委大院,剛上了樓,邱映雪已經在門外等候。上前道:「見梁書記?」

    「嗯,一回事?」

    「是的,上午我已經見梁書記了,對最近一段時間的工作進行了彙報。他很支持我的工作,給予充分肯定。」

    「那就好,你對梁書記了解嗎?」

    邱映雪立馬道:「再了解不過了,我當初調到紀檢委就是他主動要的。此人非常正直,光明磊落,鐵面無情,對我影響很大。他說,作為紀檢幹部,就要做好得罪人的準備,不能膽怯,不能妥協,客觀公正,一查到底。」

    陸一偉和梁玉文接觸的次數不多,但總體感覺他不錯。沒有架子,沒有廢話,態度中肯,一臉正直,幹這一行,確實需要這樣的人才能鎮住場面。

    不一會兒,梁玉文到了。見到兩人笑眯眯地道:「早來了?」

    邱映雪作為老下屬,說話相對親切自然,道:「我們也是剛到。」

    「進來吧。」

    進了辦公室,隨行人員為其泡好茶退了出去。梁玉文坐定后道:「今天叫你們倆人來,是有件緊急事。今天上午從省紀委轉下一個案件,涉及到你們龍安縣。該案件省政法委徐書記以及紀委盧書記都簽了字,要求儘快落實。事關機密,先把你倆叫過來核實情況。」說罷,從桌子上的信封里取出一份文件遞過來。

    陸一偉接過來一看,和上午接到的電話一致。文件上面確實有徐才茂和盧學森的簽名,文件上面印著「機密」二字。內容正是曲良仁的舉報信。

    梁玉文繼續道:「信中提到的這個人是你們龍安縣的嗎?」

    邱映雪點了點頭道:「是的,我手裡還有好幾封他的舉報信,而且在市紀委時偵辦過他的案子。」

    梁玉文道:「我對他有印象,確實比較能告狀。有關反映,他在國家信訪局外租了房子,並且招人替他寫了舉報信,天天到信訪大廳反映情況,長達一年多。前段時間正好某領導到信訪局調研,他舉著狀子跪在面前告御狀,領導看到他是殘疾人,加上他的情況比較特殊,當場簽字責成儘快落實辦理。」

    「作為掛了號的案件,我們要特事特辦,儘快做出答覆。你們也看到了,盧書記要求嚴肅查處相關責任人。就此事,我和市委邵書記進行了簡單溝通,同意我們深入調查。從今天開始,市紀委派駐專案組秘密進駐龍安縣,需要你們大力配合。」

    陸一偉連忙表態道:「梁書記,龍安發生這種事情是我的責任,說明我們的信訪工作做得還不到位,回去以後我立即整改,全力配合市紀委工作。」

    梁玉文擺擺手道:「這不怨你,龍安縣在全市都是出了名的,告狀的人裡面十個就有兩個是龍安的。這說明什麼,龍安的情況非常糟糕。映雪上午已經和我彙報了,說你們正在清理積案,很好嘛,就應該這麼干。你倆都是年輕人,就要拿出應有的魄力大刀破斧進行改革,這樣才能贏得民心。作為市紀委,大力支持。」

    得到他的認可,陸一偉一顆心落地。看來,自己的思路是正確的。談完話,梁玉文將兩個人叫進來,進行了簡單的溝通交流。當天下午,專案組秘密進駐龍安縣。

    晚上,陸一偉主持召開了三講活動推進會,對近期的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宿舍,這次,他留了個心眼,看到有關人員已經為其裝上了輕紗窗帘,鬆了口氣。其實他完全可以到公安局宿舍居住,可想到整棟樓只有邱映雪一個人,放棄了想法。

    洗了個澡來到書桌前,翻看著旁邊的今年送上來的報紙和書信。報紙每天必看,就算忙也要先瀏覽頭版內容,以便及時掌握最新動態。而書信很少翻看,大多是一些沒營養的東西,不看也罷。翻到一份藍色的快遞件,摸著沉甸甸的,不由得多看了眼。

    上面什麼都沒寫,就這樣混進了一大堆報刊里。工作人員是怎麼搞的,難道就不審查嗎。他掂了掂,又捏了捏,捏到個圓鼓鼓的東西。他心裡咯噔一下,又仔細捏了下,儘管沒拆開,已經意識到是什麼東西,難道是子彈?他不敢往下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