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35 清除毒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35 清除毒瘤字體大小: A+
     

    邱映雪補充道:「關於張騰飛的案子,我以前在市紀委的時候就審理過,而且約談過三次,這事市紀委梁書記也知道,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壓了下來,此後不了了之。這些年,當年修建學校的一老闆從來沒停止過告狀,向市委、省委甚至中央不停地寫舉報信。我所拿到的舉報信是由省紀委轉發下來的。」

    聽到省紀委,陸一偉似乎拿到了護身符。道:「此人是什麼人?」

    「津門鎮曲家溝村的,叫曲良仁。」

    「多大年紀,人在不在,他現在什麼情況?」

    「差不多有50多歲了,我沒有見過他,不過據辦案人員說,他現在在縣城租得房子居住,兒子還縣二中上學,今年參加高考。以前是建築工人,後來乾脆自己包工程,越做越大,在當地小有名氣。舉報材料上顯示,他當年參與修建了縣六中、城關鎮中學以及同源鎮中學的項目,因實力不雄厚,在銀行貸了300萬,又四處借了200多萬,等工程完工後只給他結了100多萬,受到重創,一下子腦溢血差點去世。」

    「這些年,他一直在四處上訪。期間,在去江東市上訪的路上,被人打斷了腿,至今舉著拐杖。」

    陸一偉聽完心情不舒服,道:「那你核實了沒,他的話是真是假?」

    邱映雪點頭道:「關於他的案子,很多人都知道,但不清楚內幕。我辦理這件案子的時候專門核實過,他的話有一定水分,拿不出銀行貸款憑證,也看不到借款的單據,無法證明他是否確實貸過款借過錢。不過這三項工程總造價確實超過了500萬,當年結賬的手續顯示,給他了結了120萬元,查明原因,他的工程質量不過關,沒有驗收。此外,他還進行了層層轉包,事情相對複雜。」

    「當時財政局誰辦的這個案子?」

    「上面有副局長王建偉,以及局長梁海平的簽字。」

    陸一偉重重一擂桌子,憤憤地道:「一群蛀蟲,簡直膽大妄為。王建偉把扶貧款的去向說明清楚了沒?」

    邱映雪苦笑道:「此人十分強硬,自從雙規以來到現在沒說過一句話,還要絕食,工作人員只好強行灌飯,24小時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就怕他有什麼意外。」

    陸一偉憤怒地道:「對付這種人沒有好辦法,如果證據充足,直接移交公安機關經偵大隊立案偵查,就不信查不出問題。他的銀行賬戶凍結了沒?」

    「已經凍結。經查明,此人以及家屬名下有五套住房,龍安縣沒有,南州市兩套,江東市兩套,京城一套。三輛轎車,一輛國產車,價值8萬多元,一輛奧迪車,價值40多萬,還有一輛寶馬,在他兒子名下,京城戶,一直在京城。存款有點多,他個人名下有50多萬,這個很正常,但他兒子名下有3400多萬。」

    「多少?」

    陸一偉差點驚掉了下巴,一個小小的財政局副局長居然有這麼多存款,簡直難以置信,駭人聽聞。

    邱映雪繼續道:「我們只能凍結他個人存款,但其兒子沒有權力,還得申請總行才能行。我側面調查過他兒子,目前在一家企業上班,還沒結婚,平日里出手闊綽,渾身奢侈品,私生活混亂。」

    「再看看他父親王建偉,穿著一件洗的發白的襯衣,褲子鄒巴巴的,皮帶都快磨掉外面的皮層,用的是幾百元的手機,上下班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給人感覺特別正直清廉。」

    「不能看外表!」

    陸一偉立馬道:「去他家查了沒?」

    「查了,除了一些煙酒外沒有有價值的東西。」

    「那梁海平的情況呢?」

    「正在秘密調查,基本已掌握清楚,還需要搜集一些佐證。調查下來,財政局的水真的很深,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股長,都是家財萬貫。前兩天抓的預算股股長,就是靠吃回扣,日積月累下來是一筆龐大的數字。舉個簡單的例子,水利局的辦公大樓,本來預算120萬就夠了,他能追加到400萬。我找過當時修建該辦公樓的老闆,說給了此人50萬的好處費。」

    「還有我們的縣委大樓以及後山的別墅群,都能看到財政局的影子。如果查下去,拔蘿蔔帶出泥,極有可能一鍋端。」

    「那也要查,必須給我狠狠地查。開弓沒有回頭箭,箭在弦上,想要回頭已經來不及了。如果不把這些頑疾毒瘤徹底清除,龍安的天空永遠不會晴朗。」

    邱映雪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決心,道:「我這邊肯定沒問題,只要是你壓力肯定大。」

    陸一偉淡淡笑道:「我光明磊落,清清白白,不怕他們。來自各方的壓力一律不開口子,你這邊也要動作快點,只要證據充足,果斷採取措施。」

    「好!沒問題。」

    「王建偉的人身安全要保證,切不可在關押期間出什麼問題,那樣的話就是我們的責任了。包括其他人也是。」

    「嗯,我安排人24小時監守,醫護人員隨時待命。」

    「行,做好應急措施就行。」

    「那張騰飛怎麼辦?」

    陸一偉想了想道:「這樣,你儘快補充證據,尤其是這個曲良仁這裡,是最大的突破口,側面與他對接,爭取拿到一手證據。另外,你和市紀委梁書記儘快彙報,看看他什麼意見,要他的明確態度。我這邊再請示市委邵書記和馬市長,分頭採取行動,一旦領導認可,立即抓人。」

    「好!」

    聊完正事,陸一偉起身伸了個懶腰,疲憊不堪。邱映雪見狀,笑了笑道:「縣委書記不好當吧?」

    陸一偉對視一眼,無奈地搖搖頭道:「這就和當家一樣,不在其位不知道深淺,真正坐到這個位子上才明白情況多麼複雜。尤其是基層,弄的人精疲力盡,連喘氣的機會都沒。」

    「呵呵,你以前不是在縣裡主持過工作嗎?應該輕車熟路才對。」

    「哎!能一樣嗎,現在是名正言順,所有的事都要你拍板決定,沒人幫你出主意,更沒人幫你擔責任。此外,以前初生牛不怕虎,做什麼事都不顧及後果,現在可以嗎,再要想從前那樣干,估計會成為笑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