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6 最好的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6 最好的官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笑了起來,道:「沒想到這你也能看出來,你還能看出什麼?」

    小雯眨動明亮的眸子,嘟嘴道:「另外,你不像是做生意的,倒像是當官的,而且級別還不低,應該和我們院長差不多。」

    「你們院長?你還是在校大學生?」

    小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撩發道:「怎麼,你以為我是陪酒女?」

    「那倒不是,我從來不戴有色眼鏡看待任何一個人。」

    「是嗎,可你走進這裡的瞬間已經落入了俗套。」

    陸一偉反駁道:「照你這麼說,來這裡的人都是俗人?」

    小雯立馬道:「那當然了,不是俗人誰來這種地方。有的人是為了賣醉,有的人是為了釋放,而有的人是為了艷遇,或者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是嗎?」

    陸一偉對這個古靈精怪,伶牙俐齒的小姑娘頗為好感,饒有興趣地問道:「那你覺得我屬於哪種?」

    「呃……」

    小雯打量了半天道:「你好像有心事,而且遇到了難處,迫切像找個發泄的出口,是嗎?」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她的話字字扎在心上。

    見對方沒說話,小雯端起第二杯酒微微一笑道:「我要回學校了,再陪你喝一個。」

    陸一偉慢悠悠端起酒,與其對視,只見對方露出潔白的牙齒眨了下眼,喝下酒起身道:「陸老闆,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要相信自己,即便前方布滿荊棘,也要砥礪前行,別忘了你心中的夢……」說完,拿起包和衣服離去。

    牛福勇急忙上前攔著道:「喂喂喂,別走啊,說好的不算數了?」

    小雯厭惡地甩開手臂道:「放開,再這樣我叫人了。」

    牛福勇才不怕蠻橫,正要對抗被陸一偉攔了下來,呵斥道:「別這樣,她還是個學生,讓她走吧。」

    小雯走到門口停止腳步,側頭凝視,一個燦爛的笑容開門離去。

    牛福勇回到座位上,氣洶洶地道:「老大,還從來沒人敢這樣和我說話,不就是個大學生嘛,我就不信用錢搞不定。只要你喜歡,我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

    陸一偉轉動酒杯,搖頭道:「算了,不是所有人都能用金錢得到的。」

    牛福勇湊上前嬉笑道:「看上她了?」

    陸一偉詫異地打量著他,道:「別瞎說,她還是學生,這不開玩笑了嘛。」

    牛福勇興緻勃勃道:「也太老古董了,現在的官員就喜歡玩雛雞。上次有個處長,一下子要了4個大學生,卧槽,那身體夠可以的,哈哈。」

    陸一偉沒有回應,而是回想著剛才她的話。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對他卻觸動很大。是啊,自己的夢呢,難道就這樣輕易放棄……

    牛福勇見好就收,轉移話題道:「哥,我看你一晚上悶悶不樂的,到底怎麼了?」

    陸一偉端起酒杯晃悠著,淡淡道:「沒什麼。」

    牛福勇起身和服務員嘀咕了幾句,帶著他們來到裡面的包廂,關上門后瞬間隔離了嘈雜的聲音,出奇的安靜。關心地道:「哥,其實我早看出來了,你在龍安過得並不開心。當然了,勸說你放棄這行業跟我干肯定不現實,你也不會放棄。但是,你要拿我當朋友的話就應該把心事告訴我,而不是憋在心裡。」

    牛福勇動情地道:「想當初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有今天。咱倆早就成了出生入死的兄弟,不分你我。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還不是為了活得比人更好嗎,只要你一句話,我就是死也要幫到底。」

    聽到這話,陸一偉心裡暖融融的,笑道:「別說傻話,你給我好好活著。既然把我當兄弟,就聽哥一句話,趁早轉行,煤炭市場越來越不看好。用不了幾年,恐怕就要大跌。而且國家已經意識到私人煤礦的嚴重性,下一步極有可能收編,全部收歸國有。所以,在改革到來之前轉行,到時候也能抵禦風險。」

    牛福勇看不懂形勢,照樣頑固不化道:「這都是聽誰說的,不可能。前兩天我還見到了國家安監局的一個副主任,他說現在正值煤炭黃金期,煤價還要上漲。這段時間我正琢磨著去內蒙再買幾座煤礦。」

    「好吧,不聽就算了,我是給你提醒了。另外,我警告你,不要和那些所謂的富二代走得太近,他們專坑你這種類型的。」

    「你是說田俊東?放心吧,我倆關係老好了。這麼說吧,他母親千真萬確在國家發改委,而且是好幾個公司的董事,自己開著一家跑車俱樂部。人家根本不在乎錢,我倆走到一起純屬屬於緣分。到現在為止,我幾乎沒給他花過一分錢,反倒去了京城都是他請客。放心吧,我不會那麼傻,自有分寸。」

    勸說無效,陸一偉只好道:「我看你是不吃虧是不會回頭的,好自為之吧。」

    「對了,他真心有意到龍安縣投資……」

    「打住!」

    陸一偉一擺手道:「以後不準再提此事,我是不會鬆口的。」

    牛福勇對他的「不近人情」很無奈,這要擱到別的領導聽說這麼大的投資高興還來不及呢,可他卻……

    這時候,陸一偉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陌生號碼,猶豫接了起來。

    「喂,是陸書記嗎?」

    聽到是長者的口音,陸一偉放低姿態謙虛地道:「我是,請問您是……」

    「哦,那就對了。我是津門鎮天泉村二組的吳金國,吳艷艷的爺爺。」

    陸一偉聽著有些懵,但不敢怠慢,點頭道:「您好,有事嗎?」

    「陸書記,我孫女在上次車禍中去世了,你還來看過我三四次,每次來都帶著東西,我非常感激。還給我留下手機號碼,說只要有困難就給你打電話。聽說你要離開龍安縣了,真的嗎?」

    陸一偉想起來了,道:「是吳伯啊,不好意思,一時間沒記起來。您聽誰說的?」

    「縣裡面都傳開了,今天下午我村裡的狗剩說的。說你已經離開了,不會再回來了。你可不能走啊,我知道你是好官,是龍安縣最好的官。從來沒有人把我們老百姓當回事,而你卻不一樣,每次來都寒虛問暖,那麼的親民,沒有架子……」

    聽著聽著,陸一偉已是雙眼發紅。



    上一頁    下一頁